第二十五章:堵人去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主角叫陆离苏子衿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宫宴过后,顾浅便出名了。

    京城内所有人都知道,顾浅在宫宴上不怕死的对瑞王大胆示爱,然后瑞王还真的答应了!

    一时间,京城中向是被人丢了块巨石,无法平静下来,有关于各种版本的传言更是犹如柳絮一般四处飞着。

    京城贵女对顾浅是又羡慕又妒忌,瑞王啊,光那模样便能引得她们女子疯狂,没想到最后得了瑞王妃位置的,还是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

    京城公子哥们对顾浅则是佩服不已,居然敢跟“阎王”示爱,京城中唯一有这个胆色,并且还不被拒绝的,也就唯有顾浅一个了。

    与此同时,顾浅的身份传言也在满天飞着。

    有人说顾浅是顾将军的私生女,因从未见过她出席在各类宴会上。

    有人说顾浅是顾将军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儿,还有人说顾浅是顾将军捡来的,还有人说,顾浅是个妖女……

    一波接着一波,从未平静。

    这一些,顾浅完全不清楚。

    因为她在宫宴结束后的那天,接下来的好几天都在瑞王府躺着恢复元气。

    没办法,扶苏系统太坑爹了。

    “姑娘,还难受么?”扶蝶小心翼翼的搀扶着顾浅去软塌上坐着,满脸担忧的询问。

    在宫宴的第二天,顾浅就让人去把扶蝶给带过瑞王府来了,带来的还有自己的小包袱,从此跟顾将军府断绝了一切关系。

    对此,顾浅心里一点都不难受。

    倒是扶蝶这丫头,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时候,直接就哭成了个泪人儿,还以为是谢景淮伤的她,如同小母鸡保护自己的鸡崽一般,牢牢的将自己护在身后。

    幸好后来解释清楚了,不然估计这丫头会来个壮士断腕,直接跟谢景淮杠上。

    “我已经好多了。”顾浅拍拍她的手背,安抚道。

    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恢复元气,把她躺的都快要发霉了。

    她原还以为这些天谢景淮会偶尔来瞅一瞅她,结果他就跟失踪了似的,一连好几天没出现过。

    要不是她现在住在瑞王府,不怕他跑了,她还真担心谢景淮把她给咕咕咕了。

    “得尽快准备成亲……”顾浅坐在软塌上,望着外边,眸光微闪。

    扶苏系统告诉她,时间过去的越多,她的身体状况就越不好。

    月中的时候先吐个血,将近月末的时候直接就吐个心脏了。

    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顾浅身体一好,就开始担忧起成亲的事情来。

    “那就好。”扶蝶给她斟着茶,开口道:“那天你可真是吓到奴婢了。”

    顾浅干笑了声,心想,以后还有得吓的。

    “不过,这瑞王府,和奴婢想的不太一样……”扶蝶抿了抿唇,她原本还以为进了瑞王府是来受苦的,没想到,这瑞王府要比她想象中的好。

    她作为姑娘的贴身丫鬟,府里的人对她都挺好的,从来没有为难她。

    反而,在瑞王府的这几天,是她从被卖当丫鬟的这段日子里,过的最舒适的几天。

    “没什么不一样的。”顾浅喝了口热茶,舒服的眯了眯眼,心里盘算着待会去书房堵人,先让谢景淮把婚事办了。

    “主人,那……嫁妆怎么办?成亲女方不是要有嫁妆么?”扶苏系统冷不丁的问了一句,把顾浅问的虎躯一震。

    嫁妆……那是啥玩意儿?

    “资料显示,女方嫁给男方一般都要带嫁妆,嫁妆是娘家人要准备的,当然,也可以是主人继承自己母亲的嫁妆,然后带着一块嫁给男方,嫁妆越丰厚,女方在男方家里的地位就越高。”

    扶苏系统不辞辛苦的给顾浅科普了下。

    顾浅一脸茫然,转头看向扶蝶:“那……那个啥……我娘……有给我留什么嫁妆之类的吗?”

    没嫁妆的话是不是要自己准备?

    可她现在是一穷二白,浑身上下一个钢镚儿都木有啊。

    “嫁妆?”扶蝶愣了下,随后转身去翻着昨天收拾好的包袱:“夫人只给姑娘留了一块玉佩,别的奴婢不怎么清楚。”

    “玉佩?”顾浅一愣,瞬间就把自己的身世给接上了。

    按照剧情来说,娘给女儿留玉佩,不是关于身世,那就关于宝藏。

    以顾浅现在混的那么惨的经验来看,估计是关于自己身世的。

    莫不成,她不是顾将军的亲生女儿?

    顾浅一脑补起来就停不下来,导致扶苏系统在她脑里看了好几场狗血的寻亲记。

    “就是这块。”扶蝶将一块白色的玉佩翻了出来,拿着它递给了顾浅。

    顾浅从她手中接过玉佩,仔细一看,便发现这块玉佩上刻着一个龙飞凤舞的“景”字。

    这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奶奶的。

    该不会真让她猜中了吧?

    她跟顾将军,其实没什么血缘关系?

    要真是这样,这些年她在将军府里受的冷遇倒是能解释清楚。

    毕竟她娘给顾将军带了一顶史诗级绿帽。

    而她就是被迁怒的那一方。

    顾浅心里十分复杂,甚至还有点想笑。

    嗯……不过……知道她不是顾将军的种,她也就放心了。

    “成。”顾浅掂了掂玉佩的重量,澄澈的双眸微微眯着,如同一只小狐狸一般:“我去书房堵人。”

    嫁妆嘛,一切好说。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让谢景淮先跟她成亲。

    “啥、啥啥啥?”扶蝶瞬间呆了,脸刷的一下变得雪白,看着已经下了软塌,大步朝着书房方向走去的顾浅,急忙追了出去:“姑娘,不可啊!”

    顾浅对她的呼唤充耳不闻,去书房的路上还顺手顺了不知道谁丢在花园里的绳子,握在手里直奔谢景淮而去。

    她刚离开不久,花园中出现了一名身穿粗布衣的小厮,他一脸蒙圈的挠着头,看着空空如野的空地:“咦,奇怪了,我的捆猪绳呢?哪去了?”

    书房内,谢景淮正同温子亭商量事宜。

    “陛下说,大金的王上有要同大齐国和亲的打算,这次前来大齐,更是派了自己疼爱的小女儿来,指名了要同你和亲,你这次,有什么打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