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被带坏的顾浅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于是乎,端王府的下人们便看到,自家英明神武的王爷身后,跟着一位面含微笑,温润如玉的俊俏公子哥。

    林总管一瞅见他,身子便抖了抖,浑身变得警惕起来。

    这温家小哥儿怎么又跑来找王爷了?

    “林总管,怎么了?”正帮林总管忙的扶蝶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他的变化,忙开口询问。

    林总管紧绷着一张脸没说话,旁边一个丫鬟便道:“你瞧瞧王爷身边的那名男子。”

    扶蝶一怔,悄咪咪的瞥了一眼,当下心中惊艳。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

    那外貌虽没王爷出色,但胜在气质温雅,让人一瞧便对他心生好感。

    当下与王爷站在一块,端是赏心悦目的紧。

    “那位是?”见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扶蝶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看着身旁的丫鬟,低声询问。

    她在顾将军府的时候压根就没办法同夫人出席,对于京城中的贵公子也很少认识。

    对于温子亭,她今天更是初见。

    “温家二公子,同王爷从小一块长大,之前有段时间,林总管误会王爷是断袖,并且对象便是温公子,所以对他特别防备。”

    一旁的丫鬟忍着笑,凑到扶蝶耳边低声道:“现在有了小王妃,林总管估计也不大放心,生怕温公子真跟我们家王爷有什么呢。”

    扶蝶张了张嘴,看了一眼似是什么都没听到的林总管,突然出口安慰了一句:“林总管放心,他抢不过我们家姑娘的。”因为他打不过。

    之前姑娘打飞大金公主的壮举她可是听说了。

    要是温家公子真对王爷有什么非分之想。

    扶蝶敢肯定,他会被自家姑娘打成一只狗狗。

    毕竟,自家姑娘不知道吃了什么,武力值是蹭蹭蹭的涨。

    她对顾浅,可是有盲目的自信。

    此时,被扶蝶念叨的顾浅还在熟睡中,压根就没察觉房间里多出了两个人。

    谢景淮也没想着吵醒她,也没去碰她,而是先传膳。

    毕竟这两天他在她熟睡的时候碰她,也吃了不少亏。

    不知这小姑娘是遭受了什么,睡了了时候肌肉还是紧绷警惕的,一碰她就下意识的对他发起进攻,并且进攻的速度还相当快。

    要不是他实力在她之上,估计都制服不了她。

    温子亭一眼瞧见躺在软塌上熟睡的顾浅,眼眉一挑,迈开步子朝着她的方向走了过去,伸出手想戳一戳她的脸蛋。

    在他伸手的那一刻,谢景淮嘴角微微一抽,不忍的转过了脸。

    果然,一阵乒铃乓啷的声音响起来后,谢景淮再转头一看,一眼就看到了被摔在地上吃灰,一脸懵逼的温子亭。

    这、这怎么一回事?

    他只不过是想戳戳小姑娘的脸,怎么突然就被摔了?

    谢景淮薄唇抿成一条直线,似是在压抑着自己的笑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问:“没事吧?”

    “你、你、你……”温子亭颤巍巍的抬起手指向谢景淮,一张口嗓音都破了:“你早就知道是不是?”

    这小姑娘睡觉的时候不能碰,一碰就会被打。

    这厮肯定早就知道。

    不然,他定会上前将这小姑娘叫起来。

    “我知道什么?”谢景淮一脸无辜,一张俊脸上似乎写着,我什么都不知道的字样。

    温子亭扶着被摔得生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指着装无辜的谢王爷,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厮,这厮就是个黑心货!

    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谁让你乱去动我的人呢?”谢景淮薄唇微微勾起一抹笑,瞧起来却十分冰凉,让温子亭身子一缩,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不说话了,直勾勾的看着躺在软塌上的小姑娘。

    就算是动了手,她现在也睡的很沉。

    似乎没有什么能够将她吵醒的。

    等午膳上的差不多的时候,谢景淮才朝顾浅走去。

    温子亭脸上微微露出一抹兴奋,似乎下一秒就能看到这家伙像他一样,被这小姑娘摔在地上了。

    然,他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出现。

    只见谢景淮和顾浅过了十几招,一进攻一方格挡,甚至谢景淮还迎刃有余。

    实际上,顾浅脑袋里扶苏系统正在狂嚎:“主人你醒醒!你醒醒啊!别打了!别打了!!快醒醒!”

    这如同破锣一般的嗓子把顾浅吵的相当不耐烦,终是没好气的睁开了眼睛,嘟囔了声:“别闹……困。”

    “吃了午膳再睡。”见她醒来,谢景淮在温子亭如同看鬼一般的目光中,自然而然的弯下腰,将软塌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姑娘抱了起来,坐在饭桌旁边,仔细的伺候她吃饭。

    温子亭手中的扇子吧嗒一下掉在地上,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这个舀起一勺粥,轻轻吹了之后再喂小姑娘的男人,眼珠子几乎要夺眶而出。

    他、他、他他他他、他没看错吧?

    面前这个人是谢景淮吧?

    是那个臭冰山吧?

    为什么他脸上会出现那么柔和的表情?

    为什么这不近女色的臭冰山会亲自给一女人喂吃的?

    这、这是他还没睡醒吗?

    温子亭机械的抬起手狠狠的扭了一把自己的脸颊,脸上传来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不是没睡醒,他不是做梦。

    这臭冰山,为了一个小姑娘,变了!

    顾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张大嘴巴,一脸震惊的温子亭时,混沌的大脑才清醒了一些。

    她眨了眨眼睛,举起手正准备朝他挥一挥打招呼的时候,一个勺子粥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先吃饭。”她听到谢景淮这么说。

    顾浅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乖巧的先吃完饭。

    本来她是想自己吃的,但现在浑身提不起力气来。

    为了不浪费粮食,就先委屈他喂自己吃吧。

    大不了,等她身体好了,再帮他去做事报答他。

    毕竟,就算他是她夫君,对她的好,也不是无条件的嘛。

    像这两天扶苏说的,一个人对一个人的好,都是有企图的。

    就像是,那些人把她当成武器来养,是为了让他们暗杀某个人,为自己赢得利益一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