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被绑了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人群中似是有人在东撞西撞,堵在酒楼前的群众瞬间就乱了,还伴随着一声又一声的谩骂。

    芍药和莫问二人对视一眼,默契的护住她怀中的顾浅,尽量不让她被人群冲撞,并小心的往外围退去。

    这突然乱起来的人群,不对劲。

    正打算猜字谜的谢景淮眸光一寒,正打算去找顾浅时,陡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惊恐大叫:“要塌了!!快跑啊!!”

    谢景淮停住脚步,转身一看,便看到身后酒楼搭起来,挂着字谜牌子的木桩子正他所在的方向倒下来。

    木桩子体积不大,但若是砸在他身上,估计也会把他砸伤了。

    砸伤他不要紧,台下还有惊慌失措的百姓,还有被吓哭无措的孩子。

    因此,谢景淮脚步一转,同齐阳温子亭对视了一眼后,三人上前顶住了那倒塌下来的木桩子。

    只闻嘎吱一声,原本倒下的木桩子直接被他们三人归位,并且靠在了酒楼墙上,确保它不会再轻易倒塌下来。

    三人耽搁了这么点时间,下方的人早就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

    等官府的人来掌管好秩序时,谢景淮已经寻不到芍药和顾浅的身影了,只有一个气喘吁吁从人群中挤出来的莫问。

    一瞬间,谢景淮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深邃的眸光中更是淬着寒光,声音沉冷无比:“王妃呢?”

    “回禀王爷,方才有一伙人突然冲出来将属下和王妃冲散,等属下从人群里挤出来,就已不见王妃和芍药的身影。”莫问跪在谢景淮面前,顶着他身上蓬勃而出的森冷气压,低着头沉声道。

    “属下失职,未能保护王妃,还请王爷责罚。”

    谢景淮黑着一张郁气沉沉的脸,半响没说话,周围的气压却是越来越低,让前来镇压混乱人群,正过来给他行礼的大理寺卿绷紧了皮,心中是欲哭无泪。

    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呢,出来镇压个混乱人群,还能碰上端王妃失踪。

    “十二修罗听令!”谢景淮未搭理瑟瑟发抖的大理寺卿和正跪在地上的莫问,俊脸阴沉,冷喝一声。

    话音一落,周围骤然出现了十二个如同幽魂一般,脸上带着鬼面,身上弥漫着阴森煞气的人:“属下在!”

    “给本王找!翻遍整个京城也要将本王的王妃安全无恙的带回来!”谢景淮如今像是吞了火星一般,神色极为可怕,身上的嗜血气息更是飕飕的往外冒。

    “是!”十二修罗应答一声,再次如同鬼魅一般消失。

    谢景淮血液中的嗜血因子正在疯狂跳动,冷厉的眸子微微眯起,薄唇勾起一抹薄锐的弧度。

    很好,京城中已经很久没人敢在他头上动土了。

    希望那个人藏深些,莫要那么容易就被抓到了。

    否则,他一定会让他后悔,为何会生为人!

    站在不远处的大理寺卿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心中是泪流满面。

    谢阎王不愧是阎王,身上的气势依旧如此恐怖,他这个离的远的,都能感觉到他心中的滔滔怒火以及茂盛的煞气。

    更别提距离谢景淮最近的温子亭和齐阳了。

    两人额头上冒着冷汗,生怕谢景淮一气之下迁怒到他俩身上。

    毕竟,愤怒中的谢景淮,可是六亲不认,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主。

    齐阳都已经忍不住为那掳走顾浅的人默哀了。

    惹谁不好,惹到谢阎王头上。

    这下子,当真要去阎王那报道了。

    ………………

    而如今,被抓走的顾浅被人关在了一间黑漆漆的小房间里,芍药被人打晕绑起,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她身边。

    一刻钟前,一群乞丐从巷子里跑出来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时不时摸一下妇女的臀部,引起误会而产生暴动。

    随后那群乞丐又肆意在人群中跑来跑去的,故意将莫问和芍药撞开,利用人群让他们分离。

    芍药感觉到不对的时候,巷子里冲出来了一群蒙着面的高大男人,直接将芍药打晕,拎着自己就趁乱跑了。

    他们也没跑多远,甚至没跑出暴动中心,翻进了一家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小院子,把她双手双脚绑起来后,就丢进了这个房间里。

    芍药被迷晕,顾浅自然不会把她丢下自己离开。

    更何况,她现在也有些感兴趣,是谁让人来绑她的。

    从那些人的行动来看,倒不像是拐子,而像是计划好的,就抓她一个。

    想想,来这个时空之后,跟她有仇的除了顾家三母女之外,也就只有一个大金公主了。

    那么,今日动手的,会是谁呢?

    扶苏系统心中分外无语,甚至还有点同情幕后指使者。

    绑架谁不好,居然绑架自家主人。

    当真是活腻歪了。

    默默的,扶苏系统心里给那幕后指使者点了一排的蜡。

    顾浅手微微一用力,绑在她手上的绳子瞬间断开,随后她摸黑将绑住脚的绳子也给扯开了。

    全程就跟扯面条似的,轻松的不行。

    那群人估计觉得她是个小孩,所以格外放松警惕,外面都没留人守。

    得到活动后,顾浅也没急着离开,而是靠在墙上闭目养神。

    来都来了,好歹也要见个面不是。

    约摸一炷香后,外边传来了一道轻柔的女声:“她如何了?”

    “回禀公主,她被属下绑住手脚,丢在了房间里。”另一道低沉的男声恭敬回答,似乎还带着几分忐忑:“公主,这样做真的可以么?若是让三王子殿下知道,那……”

    “哼,你不说,我不说,他又怎可能会知晓?”那道女声冷冷一笑,带着几分病态的疯狂:“反正过了今日,那女孩就活不了了!”

    “是。”那道男声回答着,带着几分无奈。

    “带我去瞧瞧,那被端王另类相待的孩子,究竟有何特别。”那女声冷冷说着,话语中也失去了之前的柔和,有的只是满满的阴冷。

    屋内的顾浅小眉头微微一扬,红唇勾起了几分嗜血的弧度。

    哎呀呀,她猜到了。

    幕后指使者是——

    门“嘎吱”一声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身劲装的大金公主从外面走进来。

    顾浅大眼睛微微弯了弯,眸中带着几分诡异的愉悦。

    大金公主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