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大事不好了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小姑娘小脸紧绷,冲板栗张开双手:“替我更衣。”

    闻言,板栗松了一口气,点了头后忙拿过她放置在一边的衣裳就要上前帮她穿好。

    然,她刚要帮小王妃穿上里衣,却突的觉得手上一凉,心中升起了几分不安,仿佛被凶兽盯上一般。

    板栗下意识的抬起头,却看到了自家王爷面色阴沉,目光冰冷的看着她拿着里衣的手。

    板栗:“……”

    这咋回事啊?

    她怎么感觉她要是帮小王妃把衣服穿上了,就会迎来灭顶之灾呢?

    板栗吞了吞口水,强大的求生欲让她开了口:“王、王爷,要不,您来给小王妃更衣?”

    “嗯。”谢景淮矜持的应了一声,伸出手拿过她手中的衣服,上前给顾浅穿上。

    顾浅倒没拒绝他,只是小脸依旧臭臭的,转过头没理他罢了。

    板栗看着两人的互动,暗搓搓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现在看来,是小王妃和王爷闹别扭了。

    怪不得小王妃会破天荒的喊她进来更衣,她还以为王爷去上早朝了呢。

    好险好险,她差点就成炮灰了。

    想着,板栗便默默退了出去,她可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说不准炮火什么时候对准了她,她可就要凉凉了。

    房间里瞬间又只剩下顾浅和谢景淮二人。

    “浅浅。”谢景淮给她穿好衣服后,伸手便将她拥入怀中,下巴轻轻在她柔软的头顶蹭了蹭,道:“别气了好不好,你不理夫君,夫君心里难受。”

    说着,他执起她的柔夷,将其放在胸前:“你摸摸看,夫君心里是真难受。”

    顾浅绷着的小脸好看了一些,她抬头瞅了他一眼,抿了抿嘴,道:“你今后不许再打我小屁屁。”

    每次都打她屁屁,她不要面子的吗?

    “可以。”谢景淮道。

    顾浅心中一喜,刚要出声,却听到他道:“在你不犯错的前提下,我不打。”

    顾浅心中的喜意消失殆尽,那也就是说,她要是犯错了,还会打她屁屁咯?

    一时间,顾浅心里相当郁闷。

    扶苏系统趁机道:“主人哇,你可以问问他,亲亲和打屁屁选择哪一个呀。”

    “又亲亲又打屁屁的,主人你也太亏了。”

    听着,顾浅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仰着小脸看向谢景淮,问道:“亲亲和打屁屁你选择哪一个?亲亲了就不能打屁屁,打屁屁了就不能亲亲,选!”

    谢景淮眉头一扬:“二选一?”

    “嗯。”顾浅点点小脑袋,扶苏说的没错呀,他又亲又打屁屁的,她太亏了。

    “小孩子才做选择。”谢景淮将她从床上抱起来:“而大人是全部都要。我是大人,所以,我两个都要。”

    “哇!”顾浅气的伸手捶他的胸膛:“你贪心!”

    她再也不想理夫君了!

    顾浅气呼呼的吃完早膳后,便要出府去冷静冷静。

    现在看到自家夫君,她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拳头,想狠狠的打他一顿。

    但她舍不得,所以只能跑出府去冷静冷静了。

    谢景淮又怎肯让她自己一个人跑出府去,一把抱住她,把她按在床上亲了又亲,决定把人亲到消气为止。

    “消气没?”谢景淮望着身下软成一滩春水,面色嫣红,美目迷离的人儿,低低笑了声,开口道。

    顾浅狠狠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后把头转了过去,脸颊却又红又热,暗暗骂自己不争气。

    居然被夫君亲了一下后,心里就消气了。

    哼,夫君这也太卑鄙了,连美色都用上了。

    “没消气?”谢景淮狭长的眼眸中含着笑,低下头又想亲她:“那夫君就继续亲。”

    “别!”见他低下头,顾浅急忙伸出手阻止他,小嘴扁了扁,没好气的嘟囔道:“我不生气了。”

    “当真?”谢景淮将人困在怀中,一副不相信她的模样。

    “嗯。”顾浅不情不愿的点了点小脑袋,她还能说生气么?明显不能!

    哼,再让夫君继续亲下去,她的嘴就肿了,这让她还怎么出去散步。

    谢景淮薄唇啜着愉悦的弧度,抱着顾浅躺在床上,问道:“今日早膳可合你胃口?”

    “嗯,挺好吃的。”顾浅点点头,却依旧有点别扭的想要从自家夫君怀里挪出来。

    “那夫君明日继续做给你吃。”谢景淮察觉她的意图,伸手把她娇软的身体往自己怀里一捞,紧紧抱住。

    闻言,顾浅刷的一下抬起头看向谢景淮,大眼中满是不敢置信:“那早膳,你做的?”

    夫君居然,亲自给她做了早膳?

    “嗯,赔罪。”谢景淮点点头,轻轻捏着她柔软的脸颊,舒服的眯着眼。

    顾浅脸颊一红,在他怀里动了动,伸出手抱住他的劲腰,闷闷道:“我不生气了,原谅你了。”

    都亲自给自己做早膳赔罪了,她哪还有生气的理由。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阵后,在顾浅的要求下,便起来溜达消食。

    一边溜达顾浅一边跟他说昨日茶会上发生的事情,谢景淮则含笑听着,暗自在小本子上记下一个又一个刁难她人的名字。

    当然,他不会亲自去找那些贵女的麻烦。

    他会找她们老爹的麻烦。

    女儿刁难他家小王妃,他这个做夫君的,只能刁难刁难她们家老爹或者兄长之类的了。

    溜达结束后,修一恰好找谢景淮有事,顾浅便让他去处理自己的事情,而她则回清阁苑待着。

    她刚回房间,屁股都还没坐热,便听到了板栗咋咋呼呼的声音。

    “小王妃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顾浅嘴角微微抽了抽,看着从外面飞奔进来的板栗,没好气道:“我好着呢,这是出什么事了?”

    “昨日在靖王府咱不是遇刺了么?上官如烟的衣服不是被割破走光了么?那时候王爷也在,现在外面传言,王爷在昨日看光了上官如烟的身体!”

    “上官如烟一大早便要死要活的,靖王正带着人朝咱瑞王府这边过来,要求咱们王爷给上官如烟一个交代呢!”

    板栗跟连珠炮似的把事情交代清楚了,便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小王妃,咱现在该怎么办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