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荣沉“出差”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夫君……”顾浅眯着眼睛,躺在床榻上,一只手四处摸索,寻找着谢景淮的胸膛。

    软糯糯的声音敲醒了谢景淮的生物钟,谢景淮微微侧过身子,大手揽住顾浅的细腰,亦是闭着眼睛低唤了一声:“浅浅。”

    顾浅只穿了一件极薄的白色中衣,透过衣衫搂着顾浅觉得不够,谢景淮将大手伸进了中衣,抚摸着顾浅胸前的一片柔软。

    晨起最是小兄弟最为蓬勃的时候,即使顾浅什么也没做,谢景淮也觉得体内一阵燥热。

    感觉到下身的反应,谢景淮当下便觉得不妙,于是松开了大手,将手退出,让自己冷静下来。

    顾浅还在浅眠当中,未曾发现谢景淮身体的反应。

    一睡又是半个时辰,顾浅才算是睡醒了,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醒了?”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就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夫君。”顾浅揉了揉眼眸,软糯糯的喊了一声,随即整个人扑进了谢景淮的怀抱里。

    亲昵的揉了揉顾浅凌乱的秀发:“该起床用早膳了。”

    说话间,谢景淮的大手一把把顾浅从床榻上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顾浅就跟个软绵绵的娃娃似的,整个人躺在了谢景淮的怀中。

    顾浅不习惯这古代的穿衣方式,太过复杂和繁冗,而每天起床都是谢景淮不厌其烦的为顾浅更衣。

    今日也是和往常一样,谢景淮将一旁的衣物取过,一件一件的替顾浅穿好。

    等到二人将外衣都穿好了,才叫了下人进来侍候梳洗。

    “王爷。”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谢景淮望着门外应了一声:“进来。”

    “王爷,宫里送请柬来了。”林总管一身灰色的衣衫,站立在屋子里中,手里拿着一封精致的请柬。

    谢景淮伸手接过,林总管识趣的退了出去,自从这府里来了小王妃之后,谢景淮便不喜欢有人打扰他和小王妃的二人世界,作为这王府里的老人,林总管自是知道谢景淮的性子。

    谢景淮打开请柬看了看,顾浅有些好奇的凑过来,偏头问:“夫君,这是什么呀?”

    “是宫里送来的请柬,明日晚上皇上在宫中设宴,让一众大臣夫人前去参加。”谢景淮看着请柬说道。

    “那我也要去吗?”顾浅脑子里记得板栗说过的,一般像这种宫廷聚会,顾浅都是要去的,谁让她是瑞王妃呢。

    谢景淮将请柬放下,看着顾浅道:“随你,你想去便去,不想去便不去。”

    按照规矩,顾浅是瑞王妃,理应参加皇上所设的宫宴,但谁让咱们瑞王是个宠妻狂魔呢,一切都随着顾浅的性子来。

    顾浅微仰着下巴,睁着那对灵动像是会说话的眼眸深情的道:“夫君去我就去,夫君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浅浅这是夫唱妇随吗?”谢景淮听完顾浅的话,心中有些欢愉,勾了勾顾浅的下巴说道。

    “夫唱妇随是什么意思啊?”这四个字在顾浅的大脑里处于严重陌生状态,顾浅根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谢景淮早就习惯了顾浅这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明白的状态,耐着性子解释道:“夫唱妇随的意思就是夫君做什么,浅浅你便做什么,夫君去哪里,浅浅便去哪里,一切都以夫君为主。”

    “原来这就是夫唱妇随啊,夫君对我好,我愿意都听夫君的。”顾浅白皙的脸上扬起一抹笑容道。

    每每看到顾浅这天真可爱的模样,谢景淮的大手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轻轻捏了一下,心里泛起一丝涟漪。

    谢景淮望着顾浅的脸,十分认真的道:“浅浅不必什么都听夫君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就好了。”

    “我就知道,夫君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了。”顾浅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顾浅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幸运,虽说前世被培养成了武器,这一世也没人疼爱自己,还要完成那么多破任务,但好在遇到了谢景淮。

    谢景淮就像是自己在黑暗生活里遇到的一道光一般,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明亮起来。

    虽说一开始顾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但真的嫁给谢景淮之后,顾浅发现她好像把谢景淮装在心里了呢。

    二人又是一番甜蜜,随即商定了明日一同进宫。

    当日夜里,谢景淮已经和顾浅睡下了,就听到修一在门口喊谢景淮。

    “这么晚了,修一怎么来了?”顾浅有些疑问的道。

    顾浅在王府里住了一些时日,对修一也算是渐渐熟悉。

    谢景淮坐了起来,对顾浅道:“应是有重要的事找我,你先睡,我一会儿便来。”

    “嗯。”顾浅点了点头。

    谢景淮掀开被子,穿上鞋子,披了一件外袍,起身后又细心的替顾浅掖好了被子,生怕顾浅着凉。

    出了书房,谢景淮未曾去书房,而是径直就走到了庭院里。谢景淮走在前边的一处花园里,停下来问:“可是浅浅的事?”

    “嗯,王爷交代的事情已经有消息了。”修一点了点头。

    谢景淮曾交代过,若是事关顾浅,不论多晚,只要有了消息便来汇报。

    谢景淮转过身,看着修一问:“怎么样?”

    “那批夜闯王府的黑衣人的身份已经查到了,那些人并不是大齐的人,而是西梁国的人。”

    “西梁国的人?”谢景淮微微吃惊,那西梁国离大齐千里之远,为何会有西梁国的人来刺杀顾浅?

    只是稍稍一想,谢景淮便觉得这里面不对经,应当有其他什么端倪。

    修一又道:“嗯,属下已经确定过了,就是西梁国的人。”

    “西梁国的人怎么会刺杀浅浅?”这话既是在问修一,也是在问自己。

    黑夜中,修一满脸严肃的回答:“属下查到,西梁国的国师于半月之前占卦,说是这世上有天女出现,得此女者便可得天下,这女子说的好像就是王妃。”

    得此女者得天下,谢景淮在心里呢喃了一遍,心中是万分震惊,但随即又淡然下来,思虑着什么。

    顾浅乃是大齐人,顾府的女儿,她怎么会和西梁国的人扯上关系呢?

    除非顾浅并非是顾府的亲生女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