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撕裂般的疼痛感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下堂王妃逆袭记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向来懂得控制情绪的顾蕊此时却是控制不住脾气,玉手一扬,将桌面的东西全部摔在了地面上,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响声来。

    这样的顾蕊十分少见,一旁的婢女见了亦是吓了一跳。

    婢女吓得不敢多言,赶紧蹲下收拾东西,将地面上的一片狼藉收拾好后,顾蕊仍是坐在一旁生着气。

    顾蕊平日里向来懂得自控,但今日却是失控了。

    此时的顾蕊双目猩红,眼中满是怒意。自己苦心设计的计划毁于一旦,连顾浅半点儿都不曾伤到。

    原以为此计可将顾浅彻底拉下马,谁知道竟然是自己算错了。

    顾蕊发了一通脾气后,才算是冷静了下来。冷静后,顾蕊才收拾了自己的情绪。

    这次不成还有下次,她就不信你顾浅有通天的本领,能够逃过一次还有下一次。

    “侍候我歇息。”顾蕊平心后,又恢复了往日的冷静道。

    “是,小姐。”婢女看着顾蕊面色恢复了正常,整个人才放松了不少,上前为顾蕊褪去衣衫,侍候着顾蕊睡下。

    这么一番折腾,已经是深夜。

    今夜这一出让众人都没有睡好觉,尤其是顾浅,这一睡,竟是直接睡到了第二天大上午。

    秋冬的天本就不十分透亮,这不冷不热的温度最是适合睡觉。

    顾浅缓缓睁开眼眸,微微挪动了一下身子,刚一挪动顾浅便感觉到身体传来一阵撕裂的疼痛感。

    有一瞬间顾浅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当即再挪动了一下小腿,可刚刚移动,那撕裂一般的疼痛感再次袭来。

    顿时,顾浅两道弯眉紧紧蹙在一起,不由得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顾浅怎么觉得自己浑身都疼得厉害。

    这种疼和平日里受伤的感觉不同,这种疼好似有人将自己的身体撕毁一般,只要轻轻一动,便会牵动全身,疼痛感顿时袭满全身。

    “啊……”顾浅想要撑起来,还未起来,整个人便倒了下来,吃痛的叫了一声。

    顾浅的叫声惊醒了床榻边上靠着的谢景淮,谢景淮猛然抬头:“浅浅!”

    “夫君,我这是怎么了?我感觉我一身好疼。”顾浅满脸痛楚的望着谢景淮。

    身体稍稍一动,就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顾浅不敢再随便乱动,这疼痛感让顾浅有些承受不住。

    谢景淮愣了一下,回想起昨晚两人发生的事情,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

    谢景淮望着顾浅,薄唇微抿,问道:“浅浅,你可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些什么?”

    “昨晚?”顾浅半眯了一下眼睛,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闭上眼睛一回想,昨夜发生的事情回荡在顾浅的脑海里,但却只是一部分,并不完全。

    “昨晚我们去参加宴会,有个婢女说子怡找我,然后把我带到了别院的房间里,那个房间里有个男人。”顾浅目光望着远处,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回忆时,顾浅微微蹙了蹙眉:“昨晚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浑身发烫,跟发烧了似的,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我只隐约记得那个男的好像要对我做些什么,上官月来了救了我,再之后我好像还看到了夫君。”

    顾浅的记忆并不完全,只记得个大楷,但是说出来的基本上与上官月所说的吻合,想来事情的经过应该就是如此了。

    “浅浅,你昨晚是中毒了。”谢景淮听完后才对顾浅道。

    “中毒?中什么毒?”顾浅一脸的吃惊。

    谢景淮性感的薄唇微张:“你所中的毒乃是情香散。”

    “情香散是什么毒?”顾浅面上满是茫然,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这是一种媚药,中毒者必须与人交合方能解毒,若是无人与之交合,便会直接死亡。”谢景淮那没有温度的声音响起。

    “媚药?”顾浅睁大了眼眸,身子微动,牵动身体,一阵疼痛感传来,立即蹙了蹙眉头。

    等到身上的疼痛感缓解后,顾浅才将谢景淮的话捋了个清楚。

    顾浅长长的睫毛轻颤,眼中露出疑惑和茫然,又带着些许的吃惊看着谢景淮道:“我现在没死,就是毒已经解了,那是谁给我解的毒?我是不是已经和人做过那种事了?”

    虽是来自现代的女子,但顾浅毕竟年纪小,提起房中之事仍是觉得有些尴尬。

    “是我给你解的毒。”谢景淮冷然的道。

    顾浅有一瞬间的吃惊,呆了片刻,面上的神情又放松了下来说了一句:“那就好,只要是夫君就好。”

    “浅浅,你的年纪太小,我本来不想那么早……”谢景淮欲言又止的道:“只是昨晚那种情况,我若是不给你解毒,你便会有生命危险。”

    顾浅笑了笑,未曾放在心上,望着谢景淮的眼眸道:“没关系的夫君,板栗都跟我说过了,咱们是夫妻,早晚会做这件事。板栗说了,第一次是女子这辈子最重要的,只能和夫君做。”

    “浅浅,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谢景淮眼中闪过一抹疼惜之色。

    原以为顾浅会生气,或是会不知所措,但谢景淮万万没有想到顾浅会是这样的态度。

    但正因为如此,谢景淮才会更加的觉得愧疚。她如此信任自己,可是自己呢?竟然连保护都保护不了她!

    说起来他是拥有至高无上权利的瑞王,可是他差点儿看着自己的女人出事!

    “这件事不怪夫君。”顾浅摇摇头,面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夫君,我的身上好疼,是因为和夫君做了那些事吗?”

    顾浅从前并未经历过这等事,又无人引导过顾浅,所以顾浅对于房中这等事仍是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

    一般的大户人家都会在女子适龄时专门请老妈妈来引导,教导此事,但顾浅一直养在后院,自是没有人来告诉顾浅这些。

    前世的顾浅一直被人当做武器试验品,更是不知这些。

    谢景淮闻言忍不住抚上顾浅的脸,目光扫向顾浅时,不经意的看到了一旁的那抹嫣红,这是顾浅的处子之血。

    看着顾浅那不经世事的模样,谢景淮点了点头。

    “板栗不是说做这种事很美好的吗?为什么会疼呢?”顾浅疑惑的问道。

    谢景淮吸了口气,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她的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