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献舍

作者:狐言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乡村美女图山村透视神医神级黄金指天才鬼医凌虚幻镜之凤栖传说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太古丹尊最新章节!

    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献舍

    磅礴浩瀚帝力席卷,大势之威不可阻挡,无尽白金光辉宛如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地穴风元之力,尽被妙璃引入太虚剑中,以及被风元吞噬的亿万怨灵,也一并收纳。

    当即,俩道身影冲天而起!

    而此时,外界残破荒野,长河洛矗立虚空,狗蛋被制于掌下。

    叶水寒仍旧不断朝苏晋输送元气,维持对方生机。

    小九、赤炎皇,以及受创夸皇众人,皆焦急等待着,一道道目光望向狱风涧,期盼秦浩能从幻宫绝地安然脱身。

    越千阳、古馗、钟安泽,皆已停手。在他们面前,狗精与人马两兄弟,同时化作魔兽之躯,虎视眈眈对峙着。

    之前秦浩受埋伏,困于天魔乱神曲中,即便他放狗精与人马,依旧抗衡不了帝法曲威,无法消除天魔曲,狗精它们非但发挥不了作用,反而可能被曲子吞噬灵智。

    如今天魔曲解除,三只魔兽已成为不可忽视的巨大战力。秦浩在天权峰修行期间,它们没少受东天调教,境界与兽战帝法,进展极为可观。

    眼下三只魔兽能力,比起钟安泽与古馗丝毫不弱,魔兽先天具有一定优势,真正命起命来,钟安泽与古馗,未必是两只人马的对手。

    狗精受红莲火气侵蚀,由弱逐步变强,接受老兽帝传承以后,它的一身火焰之能堪称秦浩之下,几乎无人可敌,越千阳也不例外,这位烈阳圣殿圣子估计从未想过,与一只狗交手时竟会落入下风。

    但现在诸人都没功夫战斗,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东天和长玉也是一样,隔着很远,意念锁定狱风涧出口,内心渡秒如年,极受煎熬。

    “看来即使秦浩怀有纵天之能,也逃不掉禁地力量的抹杀。”足足过了许久,不见秦浩回来,狱风涧那里安静的让人害怕,长河洛长吸了一口气,发出冷笑之声。

    费尽心机欲除秦浩,如今,那人终于是死了。

    遗憾的是,并未被长河洛亲手斩杀。

    叶水寒左手抓紧,被切断的小拇指泛出来一股锥心的刺痛,太久没尝受过这种感觉了,此刻的他,好像回到过去,回到被宇文家族老祖,带进阴森的那一天。害怕的情绪,一点点吞噬着叶水寒的心灵,他无法想象,秦浩会死。

    但现在,老大久久未归,若非遭遇不测,又岂能放任长河洛嚣张,而不回来?

    这一切,似乎坐实了秦浩陨命绝地之中。

    “不会的,老大那么强,怎么可能死掉,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小九拼命的摇头,眼神有些惊慌,旋即发出一声歇斯里地的长啸,似要吼破苍天。

    秦浩是他的人生目标,是他毕生敬重的人,整个西凉大地,流传着无数秦浩的故事与丰功伟绩,因为如此,受到星儿的邀请,让他加入浩气盟,当时他没有一丝犹豫就点头了。

    可是为什么,他钦佩的英雄,会死!

    这一刻,小九感觉支撑他一路前进的信仰,崩塌了,未来人生,他又该何去何从。

    “世上没有不死之人,只是死得时间早晚不一样,秦浩不是神,怎能无敌于世?他早该死了。”一名轩辕家族的子弟吼道。

    此人,也是此番围剿秦浩的四名轩辕族人中,剩下的唯一一个,轩辕狄神魂耗尽丧命,其余两人,都已身亡。

    为了杀秦浩,他们轩辕氏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整个家族前后多少天才,死在那白发魔鬼手里。

    现在血债血偿,家族噩梦彻底被终结了。

    这一刻,太值得欢呼,这名残存的轩辕家族弟子,发出了比小九更激动的长嚎,他要把满腹怨恨全部发泄出来,甚至有了就地摆设宴席的豪情。

    可突然间,一道殷红火光至远方冲杀而出,杀气奔腾,照面间,这名长嚎的轩辕家族弟子,就被一条凌厉的翡翠剑影,捅了个透心凉。无比剧烈的魔焰灌入他的体内,烧灼他精神与意志,这股威力巨强的火焰,直接将之焚烧。

    “怎么可能?”轩辕家族残存最后一人,不可置信的望着近在迟尺的面容,这本该死掉的白发恶魔,居然从长河洛选中的凶地里面出来了,非但没有死,而且一击,抹杀了他。

    带着无穷的滔天恨意,轩辕家族残剩的唯一青年,如条烧烂的布袋,从空中缓缓坠落了下去。

    不甘呐!

    为了杀秦浩,他们集合八位皇境,暗中又以苏晋、蓝倾舞性命为代价,布下天魔乱神杀曲。

    可是到了最后,依旧没能达成目标。

    秦浩没有去看燃烧的尸体,掌心元气震荡,握着的宫旗被肆虐的元气绞成了齑粉,妙璃告诉了他,这是一面假的宫旗。

    此时,妙璃悬浮秦浩身侧,白金气焰闪烁,面容无比神圣与庄严,尽现一代大帝之威。即使她散发的气势无比强悍,震得虚空轰鸣,但于场内诸人而言,却宛如空气,除了秦浩以外,无人能够感应妙璃的存在。

    师姐陪伴身旁,秦浩下意识朝妙璃看了看,他们有过肢体接触,秦浩完全能够断定,这位天权峰第三位弟子,根本不是灵魂体,而是个活生生的人。

    之前东天师兄曾言,妙璃渡帝劫失败,早已亡故。

    可事实上,事情远不止这么简单,妙璃身亡背后,有着令人无法想象的隐情。

    此刻秦浩内心翻天覆地,可现在没有时间去了解师姐背后的真相,唯一能证明的,只有一点,东天说了谎。也许整个神宫,都是一个谎言!

    “放开他。”秦浩冲长河洛爆喝道,自然是要对方开放狗蛋。

    “秦兄弟,对不住。”断了一臂的夸皇无颜抬头,开口启齿都觉得羞愧难当。他答应过秦浩,护狗蛋周全,然而,长河洛当着他的面将狗蛋掠走,实在耻辱。

    赤炎皇、工皇,尽皆一副羞愧之色,毕竟今天算计秦浩,也有他们一份。可怎知,秦浩会将长河洛等人,几乎反杀殆尽。

    “放开他。”秦浩并没有理会众人,又爆了一声,宛如惊雷滚荡,来回的冲击虚空,震慑力十足。

    狗蛋是依靠阵法诞生的生灵不假,生命本不值一钱。但只要他活一天,秦浩有义务照顾他,哪怕为偿还救命之恩。

    这两声爆喝过后,使得浩瀚空间寂静无声。

    越千阳自然是紧张的面流冷汗,他内心颤抖,怎会料到秦浩能从幻宫绝地里出来,绝地之力也杀不了秦浩。而且出来之后,一剑又杀了他们一人。

    眼下钟安泽与古馗频频遭创,越千阳也被狗精逼得抽不开身,靠长河洛一人之力,岂是秦浩对手?这一点根本不用想。

    莫说杀秦浩了,现在越千阳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个巨大的问题。

    “长河洛。”越千阳的心弦崩得死紧,实在承受不了这股压抑的气氛,不由喊了一声。

    “呵呵。”长河洛平静轻笑着,目光朝秦浩望去,点点头,语气有些无奈:“我就知道,即使七位峰尊合力展开幻宫大阵,阵法因为意外遗留了一部分漏洞力量,这漏洞也杀不死你,果然,你没有令我看错。”

    “废话,你要死么?”秦浩低哑出声,脚步往前一踏。

    嗡,一层火焰罡气席卷开来,令整个虚空像是煮沸了一般,高温骤升。骇人的大道焰力,让赤炎皇也为之战栗。

    “杀我?”长河洛摇摇头:“你还办不到,至于杀你,我还有机会。”

    嘴角泛出冷酷的笑意,长河洛手掌抬起,一股浑厚掌力如同泰山崩陨,轰霆一击,碾压狗蛋头顶,哗地一声,热血喷溅弥漫,浇了长河洛一脸,他白衣顿时化作一身血红。

    “狗蛋。”秦浩咆哮着,陨星规则融入剑中,一道惊鸿剑影飞驰而去,中途分裂开来,形成密集剑网,欲将长河洛当场格杀。

    长河洛毫不在意的冷笑,拎起狗蛋孱弱的尸身朝漫天剑网甩了上去,这一刻,狗蛋双臂一松,一直紧抱的包裹坠向下方,中途散开,掉出来一块白润玉石,散发着夺目光彩。

    “那是?”长河洛低头,玉石传出一股令他熟悉的感觉,似是神宫之物。他虚空一抓,坠落的玉石被倒吸而归,落入长河洛掌心,他一眼扫过,却见玉石之上,有怪石嶙峋,宛如一道道擎天的渺小峰峦,熟悉的气息,正是从这些小峰峦传来,汇入神识之内。

    “七道峰峦,神宫七峰,宫旗,宫石,哈哈哈……”长河洛彻底想明白了,所谓宫旗,并非一定真是旗帜,有可能是以其他形式存在,就比如……手中这块石头。

    它就是宫石,代表神宫七峰绝对权威,与天权口中的宫旗性质相当,拿得宫石,同样可以向七位峰主许愿,满足一切要求。

    真是没想到,各峰弟子参与试炼,都想得到的宫旗,竟出自一个幻宫孩童身上。

    命运捉弄的是,它一直在秦浩身边,秦浩却不自知。

    长河洛扬天长笑,笑得眼泪快流出来了,掌中却是黄金光芒肆虐,砰地一声,把狗蛋家祖祖辈辈守护的至宝,捏得荡然无存。

    尽管他也想带回去,向七位峰尊许愿,获得其余六峰的至高功法。

    可长河洛更清楚,宫石带在身上,他不一定能够活着出去,必然招引其他神宫弟子前来围杀争夺,与其这样,不如毁掉,他拿不回去,旁人也休想染指。

    对比之下,秦浩更需要宫石,所以他将之毁掉,今天这一趟伏击,最少不算太失败,毁了宫石,算给秦浩一个深刻的重创。

    秦浩眼看狗蛋陷入万剑杀网当中,虽心中清楚对方可能死了,那只是一具尸身,仍不忍破坏,他意志笼罩虚空,剑意随之消散,手臂伸展,将狗蛋抱进怀里。

    而此时,长河洛捏碎宫石,早撕裂空间,扬长而去。

    不过对于秦浩来说,狗蛋更重要。

    “大……大哥哥,我是不是又给你添麻烦了,夸皇叔叔不让我来,我偏偏要来,实在放心不下你,却又帮不上忙,我好没用。”带着满脸鲜血,狗蛋虚弱的睁开眼眸。

    秦浩摇摇头,内心拼命呐喊:“师姐,救人。”

    妙璃飞身而来,一手搭在秦浩肩头,浩瀚帝力以秦浩为载体,顺着对方的手臂,灌入狗蛋体内,护住脆弱的灵识。

    “那一掌只是简单的外力,并没有粉碎这孩子灵魂,想必是要拖住你救人,趁机逃跑。”妙璃也是看穿了长河洛的意图。

    “不重要了。”秦浩传音道。

    “大哥哥,我快死了吧,别浪费你的力气,你是好人,我应该把父亲的遗物给你的。可是,被我弄丢了。”狗蛋觉得越来越虚弱,轻如鸿毛,灵魂欲想飞走一样。

    “别说话,你死不了。”秦浩安慰道,旋即,徐徐落下,将狗蛋交给小九,有着妙璃浩瀚帝力守护,一时半刻,狗蛋的灵魂不会被天道驱散。

    这一刻,也是朝着叶水寒走去,因为苏晋也需要救治。

    另一边,就在长河洛逃离同时,越千阳也想跑,不由个个面色狂变,人皇之力斩碎空间,欲钻进空间缝隙之中。

    “你们这些东西哪里跑。”赤炎皇见状,大手朝虚空握杀而去,发出雷霆震吼,刹那间,人皇之力搅乱空间,强行打碎空间裂缝,飞身而上与越千阳缠斗在了一起。

    身为一界之主,皇境八重,修习火焰大道,赤炎皇能力比起越千阳,可是半分不弱,甚至抡起根基方面,他这一界之主更为浑厚。

    越千阳就倒了霉,本被秦浩打伤,后与狗精斗了许久,他身心力乏,伴随长河洛一跑,他更慌了,没撑几招,便败在了赤炎皇手中,这次想跑也跑不掉。

    钟安泽与古馗更惨,完全被阿黑阿黄蹂躏,几乎同一时刻,步了越千阳后尘,成为了阶下囚。

    “老大。”叶水寒瞧见秦浩过来,终于如释重负。

    秦浩点头,看着躺在地上的苏晋,暗中向妙璃传音开口,“师姐,能救吗?”

    妙璃却是摇摇头:“命魂已碎,神魂受曲音反噬,又遭重创,救不了了。”

    苏晋与蓝倾舞越阶弹奏天魔乱神曲,曲子又被长河洛改篡,虽然中途蓝倾舞自杀终止曲威,然而,苏晋毕竟受了一定程度的反噬,他没有当场身亡,已是奇迹。

    现在苏晋神魂已经残破不堪,靠着叶水寒不停输入元气吊着一口气,已然没有复原的可能。

    “秦……秦浩师兄……咳咳……”苏晋听到秦浩的声音,缓缓睁开眸子,强撑一丝凄凉的微笑,他道:“秦浩师兄,叶师兄,你们……不用救我了,我清楚自己的状况,剩余神魂无法承受天道,不要白费力气。”

    “苏晋。”叶水寒心头一酸,曾几何时,眼前这位,也是个绝代风华的天才。

    “多谢秦浩师兄这两年来的照顾,我与倾舞,再也没有机会来回报你,让我死吧,不然倾舞会很孤单,只求师兄带一捧黄土回神宫,将我的衣物与黄土葬在瑶光峰,我便此生无憾,至于我的身体……”苏晋也是瞧见了小九怀里的狗蛋,他强撑着笑了笑:“这孩子对师兄而言,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人,我记得宫尊说过,幻宫生灵一样有生命,一旦夺舍了神宫弟子,就能走出神宫,代替神宫弟子活着。”

    “这孩子的肉身被长河洛毁了,不能快点找到宿体,他也会死,让他与我的身体融合吧,我会用残剩的神魂,将一身所学,尽皆传承于他,算我苏晋,代倾舞报答师兄的恩情,咳咳……”苏晋快速努力的说完,意识已经脆弱不堪。

    “苏师弟,一路走好。”秦浩忍着眼眶里的泪水,这一刻,妙璃出手,汹涌大帝之力抽离狗蛋的灵魂,注入苏晋躯体当中。

    苏晋微笑着,放弃一切抵挡,残破的神魂越缩越小,最终化作一道神圣传承光晕,汇入狗蛋灵魂当中,将此生武道一切,尽皆烙印在狗蛋的灵魂深处,从幼年踏上武道那刻起,至来到神宫学习的一切,毫无保留传授于狗蛋。

    从此以后,世上再无苏晋,或者说,有一个人一模一样的人,代替苏晋活着,完成他未完成的梦想。

    这不算夺舍,而是比夺舍更伟大的献舍。奉献一切,成全旁人!

    秦浩昂起头,尽量不让眼泪掉落,说什么回报不回报,其实蓝倾舞从自杀,终止了天魔曲那刻起,这对苦命情侣就不再欠他什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