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 姐妹

作者:莫风流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大清隐龙调教大宋天下豪商楚臣重生民国娇小姐奋斗1981神医狂妃:邪王,甜甜宠毒妻难逃:仙尊,太强势!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绣色生香最新章节!

    皇后寿诞时,苏婉如曾经见过太子妃,但她只来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因为身边不好,娘家虽追封了可到底人都没了,所以无论她在太子府还是在朝中,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以至于赵标娶了两位侧妃,她也没闹出什么动静来,听说,胡侧妃进门时,她忙前忙后的将身子累垮了。

    此刻,苏婉如坐在太子府正殿的宴席室内,和太子妃谭氏对面而坐。

    和去年比起来,她似乎略胖了一点,但依旧脸色蜡黄,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她的五官很精致,想必年轻时应该是个飒爽英姿的美人。

    不知道,定崔玉蝶做儿媳,是她的意思还是皇后的意思。

    如果是她的意思,那这位太子妃娘娘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

    至少,在应急手段上很了得,挑了崔家这样不高不低的门户,想反抗底子还弱了一些,做正妃,二品大员的嫡女也够格了。

    还是有讲究的。

    只是,赵治庭那样的人,可配着他们玉蝶,尤其是色令智昏以后,就更加是云泥之别了。

    “喝茶。”谭氏笑着道:“……本来以前就准备了一些绣品摆设,可过去了好几年了,就觉得无论绣法还是样子,都有些过时了。”

    “我今天念叨着,本来还没说要麻烦你,还是听太子爷提醒呢。”谭氏含笑道:“没有耽误你的事情吗。”

    她是太子妃,她不过一个买卖人,谭氏居然用这样谦虚的语气和她说话。

    看着,还真是个温和的人啊。

    “您有事吩咐一声我就好了,我就是事情再多,您派来的事情也万万不敢怠慢的。”苏婉如笑着道:“您让我量尺寸,可是要定落地的屏风,放在哪里,您着个妈妈带我去就好了。”

    “我陪你一起。”谭氏起身,她身边随侍的嬷嬷就给他披上了披风,她歉意的道:“虽天已经暖和了,可我却向来怕冷,让苏姑姑见笑了。”

    真是不习惯啊,苏婉如笑着道:“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养好了,是我们百姓的福气。”

    “真是会说话。”谭氏和苏婉如一起出了门,“其实我常听府里的人说起你,就是我们太子爷也提过两回,可见你在京中的名气。”

    苏婉如摆手,“我哪有什么名气,不过是运气好,遇到了太平盛世罢了。”

    “那也是,战乱了这么多年,天下终于定了,百姓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这买卖自然也越做越好。”谭氏道。

    两人说着话,一起出了正殿,刚到门口就看到赵标从门口进来,苏婉如行礼,赵标忙伸手去虚扶她,手伸了一半忽然想起这样有过了,就收了手,道:“免礼了。”

    苏婉如起身,谭氏问道:“殿下从庭儿那边回来吗,药都吃了吧。”

    赵治庭被打了板子,虽没有伤筋动骨,但赵之昂也是盛怒之下,所以皮开肉绽难免的。

    “吃了。”赵标应了一句,看着苏婉如,“苏姑姑来是量尺寸的?”

    苏婉如点头应是,“是,娘娘照顾我们生意,特意让我过来量尺寸。”说着和赵标夫妻福了福,“多谢殿下和娘娘照拂。”

    赵标一笑,摆手道:“这话说的太客气了,更何况我们要做绣品,你那边也是最合适的。”

    “是啊。”谭氏颔首,“各式各样的绣法都有,比以前的锦绣坊还要完善全面。”

    真的是夫妻啊,苏婉如心里感叹,面上依旧笑着,赵标看向谭氏,吩咐道:“吩咐厨房做几道家里的拿手菜,中午请苏姑姑在家里用膳好了。”

    谭氏不疑有他,忙应是,又和苏婉如道:“苏姑姑是江南人吧,家里有个厨子就是江南来的,做菜的手艺极好的,一会儿让你尝尝家乡菜。”

    苏婉如想拒绝都觉得没话讲,只得回道:“那苏氏恭敬不如从命了。”赵治庭养伤,怕是见不到了。

    “这样就对了。”赵标满意了,笑着道:“你们忙去吧,我去歇会儿。”

    谭氏应是在门口吩咐了婆子,和苏婉如一起去了后院。

    后院有许多院子,但是却很安静,苏婉如知道太子的妾室应该是住在罩院里的,只有两位侧妃才有独立的院子,她一路走过去还真没有看到哪个院子里人来人往的。

    不是说那位胡侧妃很得宠嚣张的吗?

    最重要,新进府的赵治庭的“夫人”呢,不是还有长子吗,怎么也没有看到呢。

    难道母子两人被悄悄送走了?

    她胡思乱想的,谭氏已经引着她在一间阔达的院子前停下来,“就是这里。”说着,自己先进了门,边走边道:“家具都还没有定,约了内务府的人明儿上门来量尺寸,不过这不是影响几个屏风和插屏,苏姑姑这便先定下来。绣品要用的时间长,就怕我多耽误几日,你那边就要赶工了。”

    “是,早一天定我们也能早一点分派人手。”苏婉如打量着院子,进了正厅,打眼就看到个两个小丫头在扫地,她没觉得什么,但谭氏却是一愣,问道:“你们怎么在这里做事,自己院子里没事做了?”

    两个小丫头如惊弓之鸟,听到声音一转身就跪了下来,道:“奴婢叩见娘娘。”行了礼这才抬起头来,左边那位解释道:“小主子睡了,我们夫人说我们闲着也是闲着,就让我们来帮忙洒扫一下。”

    苏婉如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来,因为这两个小丫头,生的很貌美。

    左边小巧温柔,右边高挑娇媚,这样的姿色做丫头还真是可惜啊。

    “还真是勤快的。”谭氏没什么表示,只问道:“乳娘的奶愿意喝了?”

    右边那位丫头回道:“喝了。夫人说多谢娘娘体恤,她一定好好照顾小主子。”

    “去吧。往后这里有专门的人收拾,你们闲了就在院子里歇着,不用来这里帮忙。”谭氏说完,两个小丫头应是,拿着扫把簸萁出去了。

    谭氏没有再说什么,指了正堂,“……原是想挂山水画的,可一想若挂一副绣出来的山水画应该更好,苏姑姑觉得呢。”

    “娘娘这想法好,绣出来的画作,由针线和颜色辅助后会更加的立体好看,挂在中堂里很大气的。”苏婉如笑着道:“那我先将尺寸量出来,稍后娘娘再告诉我,要绣哪副画。”

    “嗯。”谭氏就指了两个婆子,帮着苏婉如亮了尺寸,又带着她去宴席室还有暖阁里各量了挂屏和地屏,额外的,还定了帐子被套枕套和一些喜事补子等。

    “其实,我找你来还是有些私心的。”谭氏看苏婉如写写画画,笑着道:“崔小姐是你的学生,将来她进府,一看这里的摆设许多都是和自己的先生有关,想必看着也要亲切许多。”

    “娘娘真是用心良苦。”苏婉如收了笔墨,将纸折好收好,“玉蝶能做您的儿媳,是她的福气。”

    你是好,可你儿子那样,找个家势再差点的好了,这样对方不在乎他乱七八糟的事,指不定还能高兴期待。

    说崔玉蝶,就是害人家,还为儿媳考虑,也不过说说而已。

    谭氏笑着点头,她的儿子虽位高,可半点骄奢淫逸都没有沾染,唯有这一次犯了错,可年轻人总有糊涂的时候,等将来正妃进门,生了嫡子,夫妻感情好了,侧妃也好,妾室也罢不过都是摆设。

    “娘娘。”门外有婆子过来请,“饭菜摆好了,您和苏姑姑是现在去用,还是稍后?”

    谭氏就和苏婉如道:“累了吧,去用膳吧。”

    苏婉如是一点胃口都没有,笑着道:“好。”随着谭氏回了谭氏的院子,两人进了正殿,赵标也正从房里出来,笑着和苏婉如道:“这些细致的东西,也只有请你亲自过来做,别人做了,怕是你也不放心。”

    “是。这些尺寸虽都是粗粗的量,可若只是描述一番,难免大小会不合心。也不是立刻能更换做好的,还是万无一失比较好。”苏婉如笑着道。

    赵标颔首,做出请的手势,示意苏婉如坐,她笑着道谢,在赵标夫妻后坐了下来。

    谭氏回头,低声问道:“庭儿那边的吃食可送过去了。”

    “送去了,胡夫人正亲自在喂饭呢。”婆子回道。

    谭氏点了点头,就没有再说。

    姓胡吗?苏婉如立刻想起了赵标的侧妃,难道让他侧妃去给赵治庭喂饭?

    不会吧……应该是赵治庭的那位夫人姓胡才对。

    姓胡吗?苏婉如莫名想到一个人……

    “吃菜。”赵标示意伺候苏婉如用膳的婢女给她夹几样江南的名菜,苏婉如道了写,从容的吃了几口。

    三个人安静的吃着饭,赵标没有喝酒,吃饭的样子倒也斯文好看。

    赵标也打量着苏婉如,这小丫头真是做什么事都很好,就连这用膳的仪态都比寻常人好看。

    外传她家世不显,他反而觉得疑惑,一个普通的百姓之家,怎么可能养的出这样精致的女子,就连他,许多规矩和仪态也是这两年学的。

    赵标正要说话,苏婉如就听到门外进来了个小丫头,谭氏放了筷子问道:“怎么了,可是栖霞院里有什么事。”

    赵治庭现在就住在这个院子里。

    “殿下吃了几口饭就吐了,那边的夫人说请大夫来看看,是不是前几天饿的很了,伤着脾胃了。”小丫头道。

    谭氏再坐不住,“我去看看。”又吩咐小丫头,“快让人去宫里请太医来。”

    小丫头应是跑了出去。

    “殿下,我去看看庭儿。”谭氏说着又看着苏婉如,“你先坐会儿,我去去就来。”

    苏婉如应是起身送谭氏出去。

    难怪赵之昂会这么急吼吼的赐婚呢,原来是因为赵治庭绝食啊……

    嗯,为了心爱的女人绝食抗议,就算是饿死了也是心甘情愿的,要为他轰轰烈烈的爱情叫好。

    “家里的事,闹腾的不像话。”赵标也放了筷子,和苏婉如隔着桌子说话,“你也听说了吧。治庭在外面……唉,这孩子自小老实,没想到长大了却这样胡闹。”

    苏婉如和他笑笑,没敢评价,人家说自己儿子不好,她可不能也跟着说。

    “母后和我的意思,要去母留子,将孩子送凤阳养几年,等这边嫡子生了,再接回来。可治庭死活不愿意,这不,被圣上打了,他也不悔改,居然绝食,人饿的只剩下一口气,实在是……”

    可怜天下父母心哦!不管是谁,做父母的总是拧不过自己的孩子啊,苏婉如看着赵标笑笑,心道您别和我说这话啊,我又不是长辈,我什么都不懂的。

    “稚子无辜。”苏婉如笑着道:“殿下再生气多看看孩子就气消了,那么小的孩子瞧着肯定可爱的很。”

    这是赵标想听的,他和她说这话,绝非只是诉苦,而是想找一个没有利益冲突,无法指责他又让他觉得舒服的人,得到认可而已。

    苏婉如顺着他的话说。

    “是啊。”赵标叹气,“也只能这么想了,那孩子才四个月,长的虎头虎脑的,瞧着真招人疼。就是父母不懂事。”

    苏婉如跟着点头,认识到招标原来是这样的性子。

    “殿下。”门外有小丫头过来,“小主子哭了,那位夫人在照顾长孙殿下,您看……”

    意思是,能不能您去看看。

    赵标就露出为难之色。

    “事情办妥了,那我告辞了。”苏婉如顺势就站了起来,她早就想走了,“多谢殿下和娘娘留饭。”

    赵标颔首,“那就不留你了,改日你再过来坐。”

    “是。”苏婉如拿了自己的东西,由婆子引着出去,苏婉如和婆子聊着,道:“皇长孙殿下身体好些了吗?”

    这话没什么不可说的,婆子就回道:“皮外伤还好,就是前两日饿的狠了点,今天这第一顿难免有些受不住。”

    “皇长孙殿下脾气也是倔呢。”苏婉如笑着道。

    婆子点头,“可不是吗,奴婢是看着殿下长大的,这自小啊就是主意大脾气倔的。”

    没看出来,苏婉如腹诽了一句。

    “张嬷嬷。”小道上迎来了个婆子,“那位夫人要亲自炖药膳,我们……您要不要去看看。”

    张嬷嬷簇了簇眉头,看了一眼苏婉如,苏婉如忙道:“您去忙吧,随便指个小丫头引我出去就好了。”

    “那就对不住苏姑姑了。”张嬷嬷福了福,随手指了个锄草的小丫头,“送苏姑姑出府。”

    小丫头应是,在身上擦了擦手,苏婉如跟着她在曲曲弯弯的抄手游廊出了内院。

    待她离开,原来的小道上出现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静静的看着苏婉如离开的背影,她站了好一会儿,忽然轻轻一笑,道:“原来真的是你啊……”

    话落,人便走了。

    苏婉如坐在车里,掀了帘子朝内院看过去,姓胡啊……

    这世上特别喜欢作恶惹人讨厌的人又姓胡的还真是不少啊。

    苏婉如放了帘子,车子便出了太子府,过了两条街,苏婉如敲了车门,“劳驾,将我放在这里好了,我还有点事要办。”

    车夫停了车,苏婉如径直去了宁王府,不知道赵衍在不在,她敲了门,守门的婆子见着她顿时笑着道:“苏姑姑来的正巧,我们王爷正准备要出门的,您要是晚来一点,就碰不到了。”

    婆子说完,苏婉如就看到马车绕过影壁在门口停下,赵衍掀开车帘,看着她一笑,“确实是很巧。”

    “我掐指算的。”苏婉如站在车下行了礼,赵衍下来,打量着她问道:“是怕我难过,所以来安慰我的吗。”

    苏婉如点头,“是啊,朱正言春风得意,我们宁王爷却暗自神伤,一对比真是让人不服气啊。”

    她是打趣,赵衍听着也是笑了起来,指了指内院,“你从哪里过来的?”

    “太子妃娘娘请我去量尺寸,她要定大婚用的绣品。中午还和太子殿下一起用的午膳。”苏婉如语气轻松的说着,赵衍眉头簇了簇,道:“太子没有去衙门里吗?”

    “没有啊,怎么了?”苏婉如问道。

    赵衍摇了摇头,若有所思的道:“凤阳每年洪涝,淮水每年雨季都让人心惊胆跳。如今祖陵有建在那边,父皇便让太子找几个懂水利控水的能匠,研究一番。”

    “彻底解决了这件事,将来也不用每年都要提醒吊胆。”赵衍道:“所以,你说太子在家里没有去府衙,让我觉得有些惊讶。”

    苏婉如也很惊讶,“淮水怎么解决?”

    “不容易,要是有好的法子,恐怕也不会成为遗留问题,如今沿岸百姓一到雨季就是战战兢兢。”赵衍叹了口气。

    这个事苏婉如完全不懂,只是以前听苏正行提过几次,确实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啊。

    不单淮河,黄河两岸也是如此。

    冬天的雪灾,夏天的洪灾,百姓不是靠朝廷吃饭,而是靠天收啊。

    “我没事。”赵衍和她在书房坐下来,他笑看着她,道:“这样的结果我早预料到了,所以真的接到圣旨后,也并没有意外。到是你让我意外,没想到你会来看我。”

    “我们是朋友嘛!我难过的时候你去看我,你心情不好的时候,我自然也是要两肋插刀喽。”苏婉如笑着道。

    赵衍怔怔的看着她,一笑,道:“是啊,我们是朋友嘛!”

    “江西知府……你知道此人吗,可派人去打听了?孙小姐为人如何,既然将来要一起过日子,先大概了解一下比较好。”圣旨下了,赵衍的婚事如果没有意外应该就是这样了,多点了解总没不是坏事。

    “打听了又如何。”赵衍笑着道:“若是个痴傻或是丑恶的,难道我能拒婚吗。”

    苏婉如瞪眼,泄了口气,又低声道:“王爷聪明绝顶,知道了后自然有办法化解的。”又道:“或者,你去将这位孙小姐杀了,让后逼着孙知府认一位貌美如花温柔体贴的女子做女儿,这样一来,又遵从了圣旨,又遂了自己的心愿。”

    “这个建议不错,我这几日便着手去办。”赵衍一脸认真的道。

    苏婉如噗嗤一笑,和他说了一会儿,就和他一起出门,她回了绣坊,将在太子府量的尺寸交给了春娘,“……花样和绣法我都写着呢,你看着分派吧。”

    春娘应是,苏婉如又道:“宁王府的绣品都好了吧?”

    “最后一个屏风还差一两日的功夫,绣完了就都能交货了。”春娘回道。

    苏婉如颔首,在门口招呼了二狗子,“我带你遛弯去。”

    “汪!”二狗子很高兴,苏婉如最近陪它的时间大不如前,现在难得由她陪着,它自然是高兴的不得了。

    一人一狗在后院溜达了好几圈,苏婉如累了回去睡了一觉,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迷迷糊糊的被人推醒,苏婉如睁眼就看到周娴的脸正贴着她,“崔大人家来人请你过府一趟。”

    “崔大人?哪个崔大人。”苏婉如坐了起来,脑子这才清醒过来,“崔大人?怎么了,是不是崔玉蝶有事。”

    周娴摇头,回道:“我看啊,八九不离十。”

    “来的人,还在吗。哎呀,我的衣服呢。”苏婉如忙起身下床,周娴将她衣服丢给她,“你别急啊,来接人的婆子气定神闲的,没慌没哭,肯定不是什么多少事。”

    苏婉如松了口气起来外院,崔府的婆子见到她来行了礼,道:“……姑姑别急,已经没什么事了。”

    那就是前面是有事的喽。苏婉如颔首坐了崔府的马车,去了崔府。

    婆子引着她直接去了崔玉蝶的院子,崔夫人在正厅里来回的走着,手里绞着帕子,听到小丫头回禀,忙迎出来急着道:“……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的,什么话都劝了,也没有用。我寻思着她向来尊敬您,有话和喜欢和您说,就自作主张请您来了。”

    “夫人莫急。”苏婉如道:“她年纪小,突然遇到这样的事一时没法接受,有点情绪上的发泄也是正常的。您别跟着着急,急坏了身体,玉蝶就更要难过了。”

    “这孩子就是死脑筋。”崔夫人叹气,亲自推开了卧室的门,“蝶儿啊,你看看谁来了。”

    苏婉如进了门,就看到崔玉蝶从床上坐起来,惊讶道:“苏姑姑!”

    “没事,你躺着吧,躺着舒服点。”苏婉如在床头坐下来,打量着崔玉蝶,“这脸色可真是不好看啊,昨晚是不是都没睡觉呢。”

    崔玉蝶红了眼睛,眼泪簌簌的落,“我哪能睡的着,一想到余生要待在那样一个地方,和各种各样的女人争宠斗艳,我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崔夫人也转头过去,擦了擦眼泪。

    “还有一年时间,说不定……”苏婉如凑在崔玉蝶耳边道:“说不定,婚事还没成他就死了呢。”

    崔玉蝶一愣,就看到苏婉如冲着她调皮的眨眼睛,她噗嗤一笑,又接着哭,“要是这样,我就为他守孝三年吧,也算全了一段缘分。”

    苏婉如揉揉崔玉蝶的脸,“我的小仙女,你是要在这一年里,把自己折腾死了,他可不会为你守孝三年。”

    “也对。”崔玉蝶愤愤不平的样子,想了想又觉得大概赵治庭是死不了的,“姑姑,我可怎么办啊。”

    苏婉如叹气,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这个时候,要不然去挑拨赵治庭的那位夫人,要不然就派人将他暗杀了,这样一来婚事就作废了。

    “行了,现在想不到办法我们就慢慢想,你看看你娘担心的样子,你忍心吗。”苏婉如拉着她起来,“去吃饭,不让传宫里去了,让皇后娘娘知道你这幅样子,崔大人那边都要被斥责的。”

    崔玉蝶鼓着嘴巴起来,崔夫人长长的松了口气,道:“这样就对了,你这样折腾自己,娘不知道多担心。”

    “娘。”崔玉蝶哭着,崔大人下衙,刚换了衣服便过来了,见苏婉如在,点了点头,“苏姑姑何时过来的。”

    苏婉如笑着道:“也是刚才到的。大人刚下衙吗。”

    “是啊。”崔大人看着女儿叹了口气,“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岂是你想饿肚子绝食就能解决的。你当你是他,绝食几日圣上就能让步。”

    崔大人在说赵治庭,为了留下那对母子,绝食表决心。

    “爹!”崔玉蝶道:“我错了。我知道你和我娘心里也不好过,我还这样胡闹。”

    她自己也知道,圣旨既然下了,她父亲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去吃饭吧。”崔大人摆了摆手,看着苏婉如,道:“苏姑姑今日去太子府了?”

    苏婉如点头,和崔大人一起往外走,上次游行他们配合的挺好的,崔大人也敬重苏婉如,小小年纪办事比许多人都要稳妥周到。

    “苏姑姑可见到了太子?”崔大人问道。

    苏婉如明白,他是在问赵标对那对母子是什么态度,苏婉如斟酌了一下,道:“对那孩子,既不喜又不舍吧。”

    不喜,是因为孩子的身份,不舍是因为是自己的亲孙子。

    “真是糊涂。”崔大人愠怒,说完惊觉自己有些失态,摆了摆手,道:“让姑姑见笑了。”

    是糊涂,这种事处理的这么不清不楚的。

    “朝中弹劾的奏折没有了吗。”苏婉如问道。

    赵之昂,不是一个开放的君主,许多朝事上,他都是一言堂。

    先问,等大家吵的不可开交,他再独断定夺。

    “没有了。”崔大人颔首道:“打了三十板子后,事情就压下去了。”

    胡闹啊,这乱了子嗣的事,居然还纵容包容。

    苏婉如没说话,在崔家逗留了好一会儿,坐车回绣坊。

    太子府的事情奇异的平静下来,崔玉蝶又接着回来上课,她没什么嫁妆要亲自绣的,这些事都是内务府的事,她只要安安心心的学规矩等待出嫁就好了。

    四月初六,刘康的船队回来,苏婉如去了济宁,离京前她听道真定馆粮被偷的事,是新人的知府检查粮仓发现的。

    不知道粮什么时候没有的,收粮仓的人一问三不知。

    但不知道可不能推卸责任,赵之昂大怒之下,砍了十几个人,又罢免了好些人的官职。

    只要没查到刘家庄和苏季,苏婉如才懒得管,她在济宁待了半个月,将那边的天下百货扶上了轨道,才回燕京,但却没有见到苏季,杜舟说苏季很可能去东面成都府了。

    去成都府?难道是去追着奸细去了吗。

    是了,卢氏就是那边的人。

    “你可算回来了。”周娴道:“这段时间,太子府里可热闹了。”

    苏婉如眼睛一亮,笑着道:“什么事?那位夫人又怀孕了?”

    “你怎么这么聪明。”周娴哈哈大笑,“听说都三个月了才知道,那位夫人自己都没有注意,还发卖了身边几个贴身的丫头,说是不用心服侍主子。”

    “我的天。”苏婉如竖起个大拇指,对那位女子佩服的五体投地,“皇后娘娘那边怎么说?”

    周娴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啊,就等着你回来去打听呢,要不,你递个拜帖去一趟太子府怎么样,说不定能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我才不去。”苏婉如回房换了衣服,匆匆洗了把脸,“我去天下百货了,那边的货上来我都没去看。才不管这些糟心事。”

    最后一年生三个,看赵之昂还有没有脸逼着崔大人嫁自己嫡亲的闺女。

    简直一家人脑子都坏了。

    她带着二狗子匆匆去了天下百货,乔掌柜等着她进来算账对账,苏婉如一一看过,刚办完事喝了一口茶,司三葆来了。

    “你这是一回来就来这里忙了?”司三葆坐下来,苏婉如给他倒茶,“是啊,半个月没对账,又进了这么多货。各处的红利也要分一分,事情很多。公公我好忙好累啊。”

    “杂家也没有闲着啊。”司三葆好笑的瞪了她一眼,“杂家来不是和你闲聊的,说两句话就走。”

    苏婉如正色,问道:“什么事,公公您说。”

    “那天我在坤宁宫里,见到了皇长孙领着那位夫人了。”司三葆一脸的惊奇,“杂家瞧着,那位夫人甚是面熟。”

    苏婉如挑眉,道:“我记得您在应天办宴席的那次,广宴宾客,常州的番阳伯府的夫人和小姐也来了。我记得姓那位小姐姓胡嘛。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不是。”司三葆道:“那天来的胡小姐杂家细细瞧过,眉眼不一样。这位胡氏我瞧着怎么想是应天锦绣坊里的绣娘。”

    苏婉如愕然,惊讶的道:“您确定?”

    “杂家记不大清楚,但依稀记得一些。”司三葆道:“我记得当时你逃走前,还逃走了一位绣娘吧。是不是姓胡?”

    都姓胡!所以司三葆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可当时没有听说哪位绣娘和番阳伯有什么关系啊。”

    “是姓胡。”苏婉如掩面惊讶的道:“……不会吧。”

    是胡琼月吗?那她可真是厉害啊,当初逃走后是去了番阳伯府吗,居然还混成了人家的义女啊。

    有了身份也就罢了,居然还成了赵治庭的妾。

    她这位表妹,可真是有大志向。

    “我认得她,要不公公安排我见一面?”苏婉如道:“如果确定了,公公您说不定还能用上。只是我怕是不能和她多来往,当初我和她可是打架动手过的。”

    “那也是你的错。你的性子也太野了。”司三葆想了想,道:“你说的没错,这位夫人可不简单,回来不过一个月,就将太后娘娘哄的服服帖帖的,现在每天晨昏定省,揣着肚子去宫里请安。”

    太后年纪大了,又是农妇出身,懂的少又只管自己高兴喜好,所以见她能生养,又乖巧,自然就喜欢了。

    “是有本事。”苏婉如点头,胡琼月“彩衣娱亲”的本事,相当好。

    “不过杂家安排你见面不容易,你要想见只能去太子府。”司三葆道:“你尽快想办法确认一下。”

    她这么确认,也没有理由去太子府啊,就算去了,也会像上次那样,什么都看不到。

    “如果真是胡琼月,那我让她来见我。”苏婉如扬眉,笑了笑。

    隔了两日,她就让人送描好的花样子去太子府,又带了十几块绣着各式花样子的手帕作为礼物,给太子府里的管事嬷嬷们。

    这和府里的管事嬷嬷走动,相当正常。

    苏婉如没去别的地方,就在绣坊里等,第二天一早就来了一位小丫头,递了信给她。

    心里的字迹她熟悉的很,约她中午在如云馆里见面。

    中午换了衣服,坐车晃晃悠悠的去了如云馆,一推开雅间的门,就看到里面坐着一位妇人打扮的女子。

    穿着一件浅粉的妆花缎褙子,下面是条月白的马面裙,梳着坠马髻,额间别着一只红宝石璎珞,略施了脂粉,人也圆润丰腴,看上去极为的风华富贵。

    “还真是你啊。”苏婉如关了门,打量着胡琼月,“我还为我想错了呢。”

    胡琼月坐在周边,也上下打量着苏婉如,比以前长高了不少,气色很不错,至于样子,还是让她厌恶,她收回视线,冷淡的道:“你故意送了一方绣着桂花的帕子进府,不就是想要见我吗。说吧,找我什么事,我很忙。”

    “是忙。”苏婉如在她对面坐下来,看着她的肚子,“听说又怀了,你可真能生啊,以前没看出来。”

    胡琼月咯噔一声放了茶盅,睨着苏婉如道:“或许你也能生,不如快点试试。”

    “我忙的很,没空成亲呢。”苏婉如托着下巴看着她,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不是不做妾的吗,如今却投在了赵治庭的怀里。我真是想想扇你两个耳光啊,替我爹娘也替你的爹娘。”

    “你又比我好多少。”胡琼月冷笑一声,“这世上,唯有你没有脸说我。”

    苏婉如点了点头,确定了是胡琼月,她就不想和她废话了,“嗯,好好做的你的夫人吧,将来说不定能做侧妃,还能做个贤妃娘娘,你的前途无量哦。”

    说着起身便走,胡琼月就盯着她的后背,“苏婉如,我说过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给我磕头,你且等着。”

    她早就知道苏婉如在燕京,那天在太子府她也亲眼见到她了。

    她没有找苏婉如的原因,就是因为她现在的身份不够高,她要等,等那天身份足够压住苏婉如时,她才会主动来见她。

    “一个侧妃的身份哦?”苏婉如摆了摆手,“你做正妃还差不多,侧妃我见着可不用行礼。加油啊,我的好表妹。”

    折腾,折腾起来说不定崔玉蝶就不用嫁了呢。

    “不过。”苏婉如奇怪的看着胡琼月,“番阳伯是不是傻了,为什么收了一位丢进家门颜面的义女,跟着赵治庭私奔做了妾?”

    胡琼月目光一闪,站了起来,道:“这和你无关。”说着,她推开苏婉如开门出去。

    “结账没有。”苏婉如道:“你现在是夫人,花的是月列银子,应该你请客的。”

    胡琼月唉口舌上向来占不到苏婉如的便宜,喊了小厮结账匆匆而去。

    苏婉如站在窗口看着她的车渐渐走远。

    胡琼月坐在车里气的喝了一盅茶,回到太子府里心气才平和了一些,赵治庭正在院子里散步,见她回来忙道:“月儿,他们说你出去了,去哪里了。”

    “听说如云馆的燕饺不错,你不是你想吃的吗,我就去给你买了一些。”胡琼月将食盒递给嬷嬷,“拿去热一下。”

    赵治庭欢喜的握着胡琼月的手,“月儿有心了,我随口一句话你都记在心里。”

    “殿下客气了。你我之间,说这些就太见外了。”胡琼月顺势就靠在赵治庭怀里。

    赵治庭搂着她不由想到当初他们认识的场景,她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就能喜欢他,一心一意为他,为了和他在一起,连家也不要,这一份情意他如何能不感动,如何舍得负她。

    “我今天在路上看到了应锦绣坊了,就是那位有名的苏氏办的应锦是吧?”胡琼月问道。

    赵治庭点头,“这位苏氏确实厉害。”他将知道的事和胡琼月说了一遍,“……圣上还将官家的漕运借给她运货,这一次到京中的货,就是通过官船进京,一直到皇城根底下卸货,省去了不少时间人力。”

    要不然就只能在通州下船,换马车走两日到京城。

    比起来,那肯定是官家的漕运方便。

    “到皇城根底下?”胡琼月目瞪口呆,赵治庭道:“她在圣上面前夸了海口,一年内,能上缴国库一百万两白银!”

    胡琼月根本没有听后面的话,脑袋里嗡嗡的响。

    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她终于知道她要干什么了。

    浑身发冷,胡琼月站不住,扶着赵治庭道:“我忽然有些不舒服,想回去躺一下。”说着,忙扶着丫头的手匆匆回了自己的小院子。

    苏婉如,苏婉如你好大的胆子啊,居然……居然敢。

    船到皇城里,今天运的是货,明天就能运人啊!

    她真是好算计啊,可是有没有想过,这是皇城啊,她能有几个人,能做得到推翻大周吗。

    更何况,杀了赵之昂又怎么样,还有赵标还有赵治庭呢。

    胡琼月进门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很可爱,白白胖胖的还冲着她笑。

    不行,不行的。

    我的儿子将来是要做皇帝是,这大周的江山是我儿子的!

    决不能让那个贱人得逞,否则,一旦成事,苏婉如绝对不会留她和她的儿子的。

    胡琼月气的发抖。

    “夫人。”小丫头扶着她,柔声问道:“您是不是不舒服,可要请大夫来看看。”

    胡琼月摆了摆手,躺在了床上,手抚在肚子上,“没事。”

    当年,她留在了番阳伯府,意外的番阳伯夫妇居然很喜欢她,收了她做义女,她也正有这个心思,所以当然不会拒绝。

    在常州留了半年后,一次出行,让她意外救了赵治庭,当时他似乎遇到了水匪。

    她他原以为不过是个普通人,却偶然看到了他随身带着的私章。

    知道他的身份。

    现在想想真是缘分,她那天出门还是车夫走错了路,若不然也遇不到赵治庭。

    这么好的机会,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错过。

    所以,她抓住了这个机会。

    这是她翻身的机会,所以,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苏婉如破坏。

    “居然做了这么多。”胡琼月想到在应天时苏婉如的表现,她当时就怀疑她有这个想法,可当时的心情是讥诮,毕竟她一个女人能做什么。

    现在想想,她还是小看她了啊,手段心机可真是了不得。

    “翠儿。”胡琼月吩咐小丫头,“你去打听一下应锦绣坊的苏姑姑。我一来就听了她许多事迹,很喜欢听,你再去打听的细致点,说来给我听。”

    翠儿应是想,笑着道:“这个好打听的,苏姑姑的事燕京所有人都知道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