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 零九十二章 尘埃落定

作者:分金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主角叫陆离苏子衿凌天神帝韩绝苏冰小说透视仙王在都市至尊神皇叶尘池瑶苏合林听雪小说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重生1991最新章节!

    “笔记本?”

    陈广生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那笔记本他虽然没看过,但向东也说了几个重要的情况,其中常胜军的名字,也出现过一次。

    “是,不过它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

    在陈广生说话时,常胜军一直在盯着陈广生,心知他没有说谎,紧张的心情,这才放松下来。

    不用陈广生多言,他待会肯定要去问向云林的,这个笔记本,绝对不能现世。

    从常胜军办公室离开后,陈广生不禁轻轻摇了摇头。

    但心情还是颇为不错的,照今天这情况来看,刘大田的下场,已经是注定的了。

    “陈董,我们接下来去哪?”

    他在常胜军办公室的期间,向东他们都没有走,在外面等着。

    “当然是市局,不过东子,你就别去了。”

    “为什么?”

    “向东有些不解。”

    “我想待会,向市长会找你的,你到时还要回来。”

    见向东满脸不解,陈广生也没解释,拍了拍他肩膀。

    “放心,不是什么大事,我问你,邓主任和刘大田的关系很好吗?”

    刚才的会议上,那么多人都没讲话,偏偏就他站出来,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的风险有多大?

    邓桂国能坐到今天这位置,政治智慧肯定非常高,没理由看不出局势。

    除非他有不得不帮的理由,这让陈广生感到好奇。

    当初向东和陈广生介绍的情况中,邓桂国的确是和刘大田,最为亲密的人之一。

    毕竟刘大田身为南圳市人大代表,平时就经常要去人大开会。

    向东想了想,然后凑到了陈广生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

    “原来如此,那难怪了。”

    说完后,他们就坐车前往了市局。

    “广生,刚才向东那小子,和你说了什么悄悄话,那邓桂国是怎么回事?”

    “大田集团下的好几个分公司,邓主任都占着不少的干股,而且邓主任的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在大田集团中担任要职。”

    听到这,田成栋他们都明白了,毕竟都是政治家庭出身。

    邓桂国在大田集团中占着干股,这本身就有很大问题,一旦对刘大田展开彻查,肯定会查到这一点。

    到时邓桂国根本无法解释,更何况,他的子女也在大田集团工作,这就更加说不清楚了。

    而且,两人之间,肯定还有很多,外人不知道的关系。

    刘大田这件事闹的这么大,即便是市里想低调处理,可总得找人出来负责。

    不出意外的话,邓桂国很可能就是这个人。

    一如当初邱力出事,金发荣在会议上点名一样,最后是市政府秘书长王祝年,成了为邱力负责的人物。

    也就是说,刘大田如果真的倒了,被查出大量犯罪证据,邓桂国就成了第二个王祝年。

    因此哪怕有一丝机会,明知风险极大,他也要拼尽全力保刘大田。

    这件事,陈广生并不太关心,只要刘大田倒下,其他人陈广生并不在乎。

    “田哥,这里的事情基本尘埃落定了,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明天。”

    ……

    等他到了市局后,首先见了,被刘大田害的家破人亡那两家人。

    他们的情绪都非常激动,接待室内一片哭泣。

    当陈广生和汪健进来,她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是一个劲的哭。

    然后逮着里面那个警察,不停的哭诉他们家人,被刘大田害死的这件事。

    “局长!”

    这民警也是头疼的很,可这是上头重点关照的案子,他也不敢发火,见到汪健,赶紧站起来敬了一个礼。

    “局长!您是局长,局长啊,你要为我们家做主啊,我姐姐姐夫死的冤枉啊。”

    还有个一头白发的老婆子,直接就对汪健跪了下来,满脸悲伤的哭道。

    “老天爷有眼,终于让我们找到凶手了,局长,青天大老爷,您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汪健赶紧弯腰扶起了对方。

    人民群众给警察局长下跪,这要传出去还了得。

    “请你们放心,我既然过来了,肯定是要为你们做主,不管他刘大田的势力再大,也会受到应有的制裁。”

    这个下跪的阿婆,就是被活埋的那对父子中,父亲的老伴,实际上今年才刚六十。

    可老伴儿子都没了,给他身心都带来了巨大打击。

    加上这些年,她一直在为此而奔波,此时看上去,犹如七八十的老太一样,实在是叫人心疼。

    “这位叫陈广生,你们家的事,就是他无意发现的。”

    紧接着,陈广生又为他们介绍了下陈广生。

    这几人一听,又给陈广生下跪,口中大叫“恩人。”

    陈广生也立刻将他们扶起,然后让他们都坐下。

    陈广生的话很温柔,似乎带有一种很特别的魔力,让他们逐渐平复下来。

    “你们家遇到的事,公安局已经受理,而我手中有着确凿的证据,他刘大田肯定是难逃一死,这点你们大可以放心。

    只不过人死如灯灭,对你们的遭遇,我也感到愤怒和同情,我今天来见你们。

    一来是想给你们信心,或许你们都听过,刘大田在南圳的名号,觉的动不了他,但现在动他的人是我,任何人都保不住他。”

    这话听上去有些狂,但的确让这几人,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不少。

    他们是最普通的老百姓不假,可刘大田是什么人,还是听说过一些传闻的。

    他们就怕这样的人和当官的勾结。

    “其次,就是我之前讲的,你们的家人已经被害死,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在法庭受理此案的时候,你们一定要记得,多要一些经济赔偿。

    这也算是他刘大田欠你们的。”

    “那要多少钱呢?”

    那个孩子的舅舅问道,也不知怎么的,他们就愿意相信陈广生。

    “一个人十万,应该问题不大的。”

    现在这年代,按照正常的死亡补助,分为三点。

    六个月的平均工资;按照国家标准,家里有失去劳动能力的老人,或者不具备劳动能力的孩子,发放的一次性补助;第三,城镇居民年收入的20倍。这样算下来的话,一个人顶多赔个几万块顶天了,这还是最理想的情况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