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星辰(二)

作者:酱油苏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主角叫陆离苏子衿凌天神帝韩绝苏冰小说透视仙王在都市至尊神皇叶尘池瑶苏合林听雪小说极品小神医极品小厨工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绝世枭宠最新章节!

    第674章 星辰(二)

    沈星辰二十岁生日当天就在莫有酒店举办的,三米高的蛋糕上立着一只手掌大小的卡通小公主,穿着粉色的公主裙。

    沈星辰左右端详那公主。

    安淘几人还以为他要发脾气,岂料,他看了半天,回头问了句,“我好看还是她好看?”

    众人绝倒。

    沈星辰很喜欢热闹的场面,聚会也好,参加喜宴也好,或者是过生日,他喜欢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凑在一起,这一点和沈亦白很像。

    但是和沈亦白不同的是,把人凑到一起后,沈星辰就搞失踪了——不是呆在自助区吃东西,就是跑休息室打游戏。

    安淘和江韧几人找了一圈才在休息室找到他。

    对方正抱着手机打得那叫一专心致志目不转睛。

    “沈星辰!”江韧扯掉他的耳机,在他耳边大喊一声。

    沈星辰一个激灵,直接从椅子上跌坐在地上,看清是江韧他们后,他无语道,“干嘛啊你们,吓我一跳。”

    “你礼物都堆成山了,不出去看一眼?”江韧坐在他椅子上,把他手机拿过来接着打。

    “有什么好看的。”沈星辰耸肩,“你们的礼物我都拆了,其他人的没心情拆。”

    “心姐送你的礼物看了没?”江韧问。

    沈星辰毛骨悚然地问,“她送我那种礼物了?”

    “哪种?”江韧挑眉。

    安淘微微偏头,“你自己去看吧,在隔壁。”

    沈星辰十分抗拒,“江韧,你去帮我看。”

    江韧忙着打游戏,“等一下,马上就好。”

    沈星辰凑过去看,忍不住嫌弃,“你这什么垃圾技术,坏我名声。”

    江韧直接点了投降。

    沈星辰:“!!!”

    “江韧你大爷!老子这辈子没点过投降!”沈星辰气急败坏。

    江韧一脸无谓,“有什么关系,游戏而已。”

    “你懂个屁!游戏代表我们的战斗精神!战斗精神怎么可以投降!”沈星辰瞪大眼看着手机上投降的人数从一变成四,五秒后,游戏结束。

    “这群人疯了!”他转而怒骂队友,“居然投降!他们是不是疯了?!”

    “对对对,疯了,疯了。”江韧揽着他,“走吧,去拆礼物。”

    沈星辰因为对游戏十分在意,转而忘了礼物,直到被推进隔壁休息室,看见特别特别大的一个礼物盒时,这才心生不妙。

    “等、等一下。”他看向江韧和安淘,“这里不会装着人吧?”

    江韧面色古怪地看着他,“你为什么会以为这里装着人?”

    沈星辰指着安淘,“因为安哥之前说,心姐送他……嗷——安哥,你踩到我的脚了!”

    “哦,对不起。”安淘面无表情。

    沈星辰相当怀疑他是故意的。

    江韧敲了敲礼物盒,“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星辰半信半疑地搬开礼物盒,随后就见盒子里坐着个女孩,女孩穿着对襟复古衫,两边梳着辫子垂在胸前,她安静地倚着盒子,眼睛闭着,似乎睡着了。

    安淘面色微变,“夏以寒?你怎么在里面?”

    夏以寒揉了揉眼睛,“啊,你们来了?”

    她看向沈星辰,“生日快乐。”

    沈星辰:“……谢谢。”

    气氛莫名有些古怪。

    夏以寒从盒子里往外爬,安淘伸手拉了她一把。

    夏以寒道了谢。

    江韧不解,“你怎么在里面?”

    夏以寒出来活动着手脚,“哦,本来里面躺着个别的女孩,我看她缺氧缺得厉害,就叫她出来透透气,你们没看到吗?”

    “……”

    唐心也恰在此刻从门口出现,问沈星辰,“怎么样?礼物喜欢吗?”

    沈星辰干笑几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了?”唐心也注意到众人表情有异,走进来一看,“嗯?那女孩呢?”

    江韧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下巴一抬,冲着夏以寒的方向道,“她把人给放走了。”

    夏以寒看着唐心说,“心姐姐,我知道,你好心给沈星辰送礼物,但是呢,我们能不能不要搞这一套。”

    唐心睨着她,“哪一套?”

    她气场比夏以寒强了数十倍,这三个字出来,众人都闻到一股火药味。

    安淘站到夏以寒边上,“唐心,她没别的意思。”

    “哦,那她什么意思?”唐心笑了一声,“怎么?觉得我这种行为恶劣不堪?”

    “倒也不能那么说。”夏以寒笑眯眯地看着她,“是有点恶—心。”

    最后俩个字,她拖着长音。

    唐心脸上的笑消失了。

    夏以寒依旧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

    安淘挡在唐心面前说,“走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唐心挥开安淘,“你们出去。”

    安淘身子不动,另一手去扯夏以寒的手腕。

    江韧看完热闹,走过来,揽着唐心的肩膀说,“心儿姐,我明年生日你打算送我什么啊?我看上你一样东西,不知道到时候你能不能送我?”

    唐心挣了挣,没挣开。

    她冲江韧动手,江韧游刃有余地避开,还跟她过了两招,最后被她一拳打在肚子上,他依旧眉眼带笑,“解气了?”

    唐心往夏以寒的方向看了眼,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江韧把门关上之前冲安淘使了个眼色。

    安淘了然地点头,等唐心走了,这才扯着夏以寒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沈星辰,他尴尬又茫然地站了会,随后掏出手机继续打游戏,没打几分钟,门口有人敲门,他去开门。

    门口站着个短发女生,穿着一身男装。

    之所以能判断出对方是女性,是因为……她的骨架很纤细,露出的脖颈修长白皙,手腕又细又白。

    她捧着一只蛋糕,蛋糕上写着小星星生日快乐。

    她看着沈星辰问,“你是沈星辰?”

    沈星辰点点头,“嗯。”

    “祝你生日快乐。”她不知从哪儿掏出蜡烛插在蛋糕上,随后手指往沈星辰身上一擦,指腹窜起一簇火焰。

    沈星辰看呆了。

    就见女孩神色自如地用指腹把蜡烛点燃,随后面无表情地唱,“祝你生日快乐……”

    唱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沈星辰忍不住打断她,“停——”

    女孩有些茫然地眨眼,“我还有三句没唱完。”

    “……”沈星辰抬手,“不需要唱了,太难听了。”

    “那你许愿吹蜡烛吧。”女孩说。

    沈星辰这么多年过生日从没许过愿,低头把蜡烛吹了就说,“行了,许完了。”

    女孩问,“什么愿?”

    沈星辰:“……”

    “唐心叫你来给我送蛋糕?”他问。

    “她叫我陪你玩一天。”

    “一天?”沈星辰有些惊奇,“玩什么?”

    “给你变魔术。”她踮脚冲沈星辰耳后打了个响指,手里凭空多了一朵玫瑰花,“送你。”

    沈星辰接过那朵玫瑰花,整个人都傻了,“你在干嘛?”

    “送花给你啊。”她一脸理所当然。

    “为什么送花给我?”沈星辰无语,“我又不是女孩子。”

    “可你穿着女装啊。”她说。

    “……”

    我靠?

    沈星辰哑了。

    “你走吧。”他挥手,想继续打游戏。

    那女孩跟了进来,把蛋糕放在桌上,冲他说,“切蛋糕,还有,分一块给我。”

    沈星辰:“?”

    “大哥,你不是唐心花钱雇来的吗?”他费解地问,“你还能吃蛋糕?”

    “你放着不吃不是很浪费?”她反问,一双眼写满了疑惑,“你现在不吃,晚一点吃口味就变了,不好吃了。”

    沈星辰深吸一口气,“那行,你要吃就自己切。”

    “你生日,为什么要我切蛋糕?”她把塑料刀递过去,“你切。”

    沈星辰想尽快摆脱掉她,赶紧切了一块给她,“行了吧,拿出去吃。”

    她捧着蛋糕说了声,“谢谢。”

    随后就坐在椅子上吃了起来。

    沈星辰低头继续打游戏,刚刚和她说话时间,他已经死了两回了。

    结果等他一局游戏打完,回头再看,女孩不见了,他四下去找,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又钻进了那个巨大的礼物盒里。

    “……”沈星辰敲了敲盒子,“你在干嘛?”

    “陪你啊。”她抬头问,“游戏打完了?”

    沈星辰下意识点了点头。

    “那好。”她从盒子里跳出来,“我们开始吧。”

    “……开始什么?”沈星辰有点慌。

    她把四周的灯关了,随后伸手在沈星辰的耳边打了个响指,指腹窜着火焰,她将燃着火焰的手指放在唇边轻轻一吹,半空中炸开一团烟花。

    沈星辰还没这么近距离看过烟花,被惊得后退了一步,周围一片漆黑,只有女孩的头顶上空烟花璀璨,照亮整个房间。

    她说是来表演魔术,还真的是来表演魔术。

    要不是被敲门声打断,她用火焰拼就的生日快乐只差最后一个乐字就要完成。

    沈星辰去开门,门外站着孤独——孤鹰和独啄的儿子。

    这小孩,黑皮肤,白头发,才十八岁,长得是又高又壮,沈星辰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思考一个问题:这货到底是吃什么长的?

    “生日快乐。”孤独把礼物送给他,随后看了眼房间,有些了然地说,“你继续忙,我走了。”

    沈星辰头点一半,觉出不对,“嗯?”

    他回头看了眼,房间里漆黑一片,只依稀辨得出里面站着个女孩。

    “……”

    “等会,不是你想的那样!”他喊住孤独,“真的,她就是一魔术师,你知道吧?专门表演魔术的。”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孤独冲他一挥手,潇洒离去。

    沈星辰:“……”

    他回头看了眼,女孩歪着脑袋问他,“继续?”

    沈星辰:“……”

    靠。

    另一边安淘拉着夏以寒去了酒店后门。

    后门有很多奶茶小店,安淘进去买了杯果汁,端来给她。

    “酒店不是有吗?”夏以寒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还要浪费钱?”

    安淘指了指后门的小路,“走吧。”

    夏以寒跟在他身后,手里捧着那杯果汁。

    “你误会唐心了。”安淘说,“她之前确实送过女孩给我,但那女孩并不是……”

    “并不是什么?”夏以寒接话,“出来卖的?”

    安淘微微皱眉,倒也没反驳,“那女孩很会聊天,我后来接触了,才发现,她很有特点,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所以?”夏以寒嘬了口果汁,漫不经心地问。

    “所以,你应该见到了那个女孩,她身上一定有过人之处,不然唐心不会把她送来。”安淘说。

    夏以寒不说话。

    “唐心不是你想的那样,她很厉害。”安淘想了想说,“是真的厉害。”

    夏以寒咬着吸管,问,“你喜欢她?”

    “我很欣赏她。”安淘中肯地评价道,“某些方面,她比男人厉害多了。”

    夏以寒把果汁喝完,几步走到垃圾桶边把杯子丢了进去。

    “安淘哥哥。”她面上没有笑容,眼神平静,“我很不喜欢她那种态度,太自大了,自以为有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那种自大。”

    “你也有钱,沈星辰有钱,江韧有钱,我也不穷。”她忽然凑近,那双平日里总是笑眯眯的眼睛笔直地看向安淘,“但我们没有人像她那样,我看到她吩咐那个女孩,一定要逗沈星辰开心,这个出发点没有错,但我不喜欢,我以为礼物用心就好,并不是用钱就好,你觉得呢?”

    “你说得对。”安淘认可地点头,“但她出生在那个环境,受影响是一定的。”

    “所以,你觉得还是我错了,希望我去给她道歉?”夏以寒问。

    她太聪明了。

    安淘觉得这丫头如果有犯罪的想法,一般人不一定能抓得住她。

    “道歉可以。”夏以寒眼睛里又出现了笑意,“但是安淘哥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安淘点头,“行。”

    “你都不问是什么就回答行?”夏以寒眼里的笑忽而狡黠起来,她凑近几分,看着安淘的脸,轻声说,“如果我让你……”

    安淘伸手卡着她的下巴,不让她说话。

    夏以寒笑出声,“安淘哥哥,怎么了?”她无辜道,“我就是想让你参加我学校的舞蹈晚会啊,我缺一个男伴。”

    安淘面无表情,“我最近工作很忙。”

    “别扯了。”夏以寒戳穿他,“你那天休息,我早就查过了。”

    安淘:“……”

    “那如果你很忙的话,道歉的事就算了,我也挺忙的。”夏以寒作势往外走,“我要回去了,很久没回家看看了。”

    安淘拉住她的胳膊,“夏以寒。”

    夏以寒回头,眼睛弯成月牙,“怎么啦?”

    “晚会日期发我。”安淘说。

    “好的。”夏以寒比了个OK的手势。

    安淘看见她得逞的笑,就知道自己被她算计了。

    但只能哀叹一声。

    夏以寒去找唐心道歉了,唐心很大度,只淡淡说了句,“没事。”

    但是转身时,脸上总算露出点笑,毕竟还是在意的。

    倒是路过江韧时,夏以寒和安淘俩人被拦住。

    “两位大哥大姐,我刚刚被狠狠地打了一拳,你俩没人安慰安慰我?”江韧是那种张扬的帅气,他和他父亲不同,他脸上总是带着笑,打架时也喜欢笑,有些坏坏的,但又特别招女孩子喜欢。

    几个兄弟当中,数他人缘最好。

    夏以寒掏了掏包,“要不要用东西敷一下?我给你敷?”

    江韧弹了一下夏以寒的发顶,“小丫头,让你长长记性,以后没大没小的,可没人管你了。”

    夏以寒虽然比江韧大,但是因为长得比较娇小,江韧总是拿她当妹妹照顾。

    “那以后你受伤,我也不管你了。”夏以寒说。

    江韧冷哼,“谁要你管?”他睇着安淘,酸溜溜道,“你管好你的安淘哥哥吧。”

    夏以寒笑了,“好呀,那我以后就只管安淘哥哥好了。”

    安淘轻咳一声,“陈家娴来了。”

    江韧立马冲了出去。

    夏以寒问,“江韧为什么能一直喜欢家娴姐呢?”

    “不知道。”安淘说。

    “为什么不知道?”夏以寒问。

    “我为什么知道?”安淘反问。

    “你没有喜欢的人吗?”夏以寒看着他的眼睛。

    安淘有些不自在地移开视线,“……没有。”

    夏以寒轻轻笑了,“我有哎,安淘哥哥,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安淘:“……不想。”

    夏以寒:“……”

    两人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我想知道,谁啊?”

    夏以寒转身,看着沈星辰问,“那个女孩呢?”

    “走了。”沈星辰摊手,“真牛批,给我表演了一小时的魔术。”

    “开心吗?”安淘问。

    沈星辰皱眉,“不知道,我总感觉……她把我当女的看。”

    “你出去问问。”安淘指着大厅,“看看有谁把你当男的看。”

    沈星辰:“……”

    “你还没说你喜欢谁呢?”他看向夏以寒。

    夏以寒笑眯眯地看着他说,“反正不是你。”

    沈星辰:“……”

    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