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见伤他不着,沙狂飞又连番起脚,如狂风骤雨般踢向冯天玉。

    冯天玉不敢再用手阻挡,身子连连避开。但是沙狂飞可没让他有喘息机会,脚法犀利,快似闪电,冯天玉几乎看不清起来的脚影。

    避开几十招后,冯天玉感觉被动极,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样?感觉如何?”沙狂飞的双腿狂攻下,看着冯天玉躲得狼狈,不禁得意大笑起来。

    冯天玉怒极,避开沙狂飞踢来的一脚后,手卷起拷在手腕的铁链,向沙狂飞踢来的脚击去。

    卷着链子的拳头,便似一只铁拳,就算沙狂飞腿功再强劲,也硬不过铁。

    于是只听一声“咔嚓”一声骨骼断裂声,接着便是一声惨叫,沙狂飞的左脚被冯天玉的铁拳击断,疼得他倒地抱着腿痛苦叫嚷。

    看着沙狂飞终于停止住进攻,冯天玉压抑的心情,才松了口气,笑道:“怎么样,站不起来了吗?”

    沙狂飞没有回复他,因为他只有痛苦着叫喊着。

    冯天玉看在眼里,本来高兴的心情不禁感到失落,因为他突然发现沙狂飞好可怜。被打断了腿,并且已经失去了一只手,此人以后只怕便是个废人。

    冯天玉不禁想帮帮他,他走近沙狂飞。但是沙狂飞虽很痛苦,却并未失去神智,见冯天玉走近,便忍住疼痛,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我现在已是个废人,你要杀我,轻而易举,动手吧。”

    冯天玉淡淡一笑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沙狂飞疑惑看着冯天玉,然后冷哼一声道:“我要杀你,你便杀我,这道理难道也需要别人教你吗?”

    冯天玉道:“你要杀我是你的事,我可不想杀你,脏了我的手。”

    沙狂飞脸色疑惑道:“真的?”

    冯天玉道:“当然是真的。”他蹲下身来。

    沙狂飞一惊,急道:“你不是说不杀我?”

    冯天玉笑道:“你别多心,我不过是想察看一下你的伤势。”

    “查看我的伤势?”

    冯天玉道:“没错,我行走江湖之时学过一些接骨的手法,也许能帮你。”

    沙狂飞冷哼一声道:“你不要骗我,我才不会信你。”

    冯天玉笑道:“看来你只认定我会杀了你。”

    沙狂飞道:“没错,我才不相信你有那么好心。”

    冯天玉叹气道:“其实你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师父,看到你变成这样,我师父要是活着一定很是过意不去。”

    沙狂飞看着冯天玉道:“真的?”

    冯天玉点了点头:“你便让我看看你的腿伤。”

    便要出手去碰他的脚,但是沙狂飞急吼道:“你不要碰我的脚。”

    抬起右腿,向冯天玉扫去。腿风袭来,冯天玉无奈,只好向后退开,堪堪避开,腿风扫面而过,刮得他脸生疼。

    冯天玉暗道好险,但是一番好意却被人如此相待,深觉不是滋味,再看沙狂飞,他正用左手匍匐向牢房门口爬去,已不是冯天玉链子所能够得着。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冯天玉无奈摇了摇头。

    “做吕洞宾有什么好的,他连只狗都对付不了,你还要学做他。”

    沙狂飞爬出密室后,走进两个人。一个长着阔脸,且高大威猛,手持双板斧,一个长着张马脸,人身长精瘦,双手持着铁锤,看起来似乎很是沉重。

    冯天玉看清两人面目,笑道:“你们长得好奇怪,一个像牛,一个像马。”

    那高大的男子道:“你说得没错,我就叫牛头,他就叫马面。”

    世上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只听马面笑道:“没想到小兄弟一眼就看出来了。”

    冯天玉道:“你们的长相是我见过最独特的,所以没想到一猜便着。”

    牛头大笑道:“说得也是,我兄弟二人长得英俊,江湖上谁见了不识得我二人是牛头马面。”

    冯天玉听来,忍不住笑出声来。

    牛头不高兴道:“你笑什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冯天玉笑道:“对,两位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貌赛潘安,就算地府的阎王爷见了,也不禁汗颜。”

    牛头听后大笑道:“好小子,会说话,我喜欢听。”

    马面无奈白了他一眼道:“你高兴个什么劲,难道没听出来他是在嘲笑你我?”

    牛头一听,顿住笑,不解道:“有吗?他如何嘲笑你我二人,我怎么听不出来?”

    马面道:“你没听到他将你我与阎王爷比较,那阎王爷可是能把鬼吓得魂飞魄散的主。”

    牛头一听,怒道:“没错,好小子,竟然敢嘲笑我二人,看我不把你杀了送你去见阎王。”

    冯天玉吐了吐舌头,笑道:“来啊来啦,快动手啊,不动手的是小狗。”

    牛头听得火冒三丈,呀呀叫着,双手举起斧子,便要向冯天玉砍去。

    “我要杀了你,把你剁了喂狗。”

    但是还未出手,却被马面一把拦住。

    牛头急道:“马面,你拦我做甚?”

    马面道:“你忘了北寒雪,李三笑和沙狂飞的下场。”

    当然没忘,他们就在牢房外外,看到了北寒雪,沙狂飞和李三笑被打成重伤,却未能伤到冯天玉。

    思量那三人武功远胜过自己,牛头点头道:“没错,这小子一定有什么鬼把戏,引人上当,北寒雪,李三笑和沙狂飞便是中了他的招才被打得如此狼狈,眼下他便要激我上前,好中了他的诡计。”

    嘴里说着,眼睛直盯着冯天玉。

    冯天玉笑道:“盯着本帅哥看干什么?难道没见过像我这么帅的?”

    牛头呸的一声道:“我二人都不敢自称帅哥,你也敢自称帅哥,真是不要脸。”

    冯天玉笑道:“我就是不要脸,你待如何?”

    牛头道:“我要杀了你。”

    冯天玉道:“你们要敢杀我,尽管动手。”

    牛头道:“杀你焉用牛刀,马面上。”

    马面白了他一眼道:“为什么要我上?”

    牛头笑道:“他已被链子所束缚,行动自然不便,你杀他轻而易举。”

    马面道:“既然杀他如此容易,你怎么不动手?”

    牛头笑道:“打败他,将军重重有赏,我这不是把功劳让给你嘛。”

    马面冷哼一声道:“这份功劳我让给你,你自己动手杀他便是,我绝不跟你抢。”

    牛头无奈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执着,有我在旁压阵,不知道你害怕这小子什么。”

    马面道:“似乎某人不怕一般,有我在,又怕什么?”

    两人谁都不想打前锋,冯天玉看他二人你推我让,不禁劝道:“你们两个一起上不就好了。”

    听了冯天玉的话,两人停止住争吵,都盯着冯天玉邪笑。

    马面笑道:“我从未听过这么无耻的要求。”

    牛头笑道:“我也是,本来我们不想人多欺负人少,而且还是被链子捆住,但是既然提出来,那我们又不好意思拒绝。”

    冯天玉笑道:“尽管动手,不必客气。”

    牛头道:“看来你真是活腻了,马面我们动手吧。”

    “好。”两人走到冯天玉左右两侧,似乎要两边夹击,使冯天玉措手不及。

    冯天玉虽然自信自己有把握打败二人,奈何被链子所拷,此时要去对付两人,只怕身子没那么灵便,何况对方手持武器。

    左边牛头冷笑道:“小兄弟,我们可要动手了,你可要看清楚我的斧子啊。”

    抬起手,举起双斧,大喝一声,向冯天玉砍去。

    右边马面也抡起铁锤,向冯天玉砸去。

    两人攻势如狂风骤雨,来势汹汹,势不可挡。

    冯天玉暗暗心惊,身子急闪,避开两人连连砍砸向自己的斧子和铁锤。

    但是对方连绵不断击出,冯天玉被铁链所束缚,身子不能灵活避开,如何是好。

    现在,冯天玉方避开了牛头砍向自己的斧子,却觉脑袋后有劲风袭来,急忙俯下身子。

    只觉背后有劲风吹来,耳畔“呼呼”声作响,正是马面的铁锤锤从背后扫过。

    冯天玉暗道好险,但是那边牛头双手持斧又劈砍过来,冯天玉吃惊,身子一侧,避开迎面看来的一斧子,急拉手上链子,将牛头的手缠住,往前一引,牛头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整倒牛头,冯天玉暗松一口气,但是发现马面已面带笑意,挥动双斧又向他砸来,冯天玉心惊,退至墙边,避开了一铁锤,但是另一铁锤也随至而至,砸向冯天玉。冯天玉靠在墙边,手中链子松弛,于是他把链子缠在手上,却正是两只铁拳。

    面对砸来的铁锤,冯天玉铁拳击出,只听“当”的铁器声响,马面被震得后退丈远。

    冯天玉则背靠着墙,但是脚也在地上留下了个脚印。牛头不知何时爬起,凌空跃起,半空中使出一招“力劈华山”,来势凶猛,似要将冯天玉劈成两半一般。冯天玉也不回避,一掌击出,竟击向劈开的斧子。又是“当”的一声金属声响。

    牛头只觉手心被震得发麻,右手斧子亦脱手而出,向后飞去。岂知不偏不倚,斧子竟是飞向那马面。

    面对突如其来的斧子,马面也是吓了一跳,急举起双锤向前击出,又是“当”的声响,将飞向他的斧子磕飞落地,然后瞪眼看着牛头,怒道:“牛头,你什么意思?”

    牛头尴尬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马面气道:“不是故意的,看你也尝尝我一锤。”

    说着把右手铁锤抡起两圈,而后脱手而出,铁锤向牛头的面门砸去。

    看着呼呼袭来的铁锤,牛头顿时吓一跳,急扔出斧子,不偏不巧,只听“当”的一声,斧子和铁锤砸在一起,掉落在地。

    牛头似乎也很是生气,红着一双牛眼,怒气冲冲道:“马面,我看你是疯了。”

    马面怒回道:“疯了又怎么样?”牛头火冒三丈,大喝一声,身子跃起,向马面掠去,待到近前,挥起拳头便向他招呼。

    马面也不避开,挥起左手铁锤,向牛头砸去。

    牛头的双斧都已脱手,手中无铁器,不敢赤手硬接马面铁锤,急忙后退数步才避开。

    马面怒道:“哪里跑。”挥起铁锤,追了上去,迎面就给牛头一锤。

    牛头气急,见马面又向他攻来,便在地上一滚,避开了马面一锤,正巧滚到了方才丢掉的斧子身边,捡起双斧起身便向马面砍去。

    只听“叮当”声不停响,两人手中有了各自兵器,便纠缠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

    站在一旁的冯天玉,见所有过程都看在眼里,见牛头和马面丢下自己打了起来,不禁傻了眼。但是对方不攻向自己,而自相残杀起来,对自己来说难道不是一件好事,所以冯天玉坐在地上,看着马面和牛头打斗,看到精彩和惊险处,不禁拍掌叫好。

    就这样,牛头和马面一打竟然就打了一个时辰,且打得难分难解。

    直打到他们都累得趴在地上,而冯天玉亦看得眼花缭乱,双眼累极,此时晕晕欲睡。

    牛头和马面猛喘着气,当他们俩看到靠在墙边,几乎睡着的冯天玉时,心中的火气又涌上心头。

    “我们似乎忘记了到此来的目的。”马面道。

    牛头点了点头同意道:“没错。”

    他们慢慢站起身来,并慢慢走向冯天玉。

    冯天玉其实并未睡着,他感觉到了腾腾杀气向他扑来,不禁张开眼睛。

    见马面和牛头向他走来,急站起身来拍掌赞道:“原来你们不打了。”

    马面冷笑道:“刚才我俩打得怎么样?”

    冯天玉笑道:“还用说,刚才你们打得真精彩,就像龙争虎斗,龙腾虎跃,龙蟠虎踞,龙马精神,牛头马面……”

    牛头道:“既然我们打得那么精彩,你怎么不加入进来?”

    冯天玉笑道:“你们打得那么好,我就不参与了,现在你们继续,我为你们鼓掌呐喊加油。”

    马面冷笑道:“那怎么行,还是一起打好了。”

    冯天玉还想说什么,但是牛头斧子已砍将过来。冯天玉身子一转,避开来斧,牛头的斧子砍在了大理石壁上。

    冯天玉还未站定,马面又舞锤向他砸来,冯天玉急击出铁拳,又是当的声响,将马面震退。

    牛头也横斧向他脖子砍来。冯天玉伸出左手抓去,将斧刃抓在手里,右手铁拳击出,将牛头击飞丈外。

    “牛头,你没事吧。”马面看着摔倒在地的牛头,表示关切。

    牛头有气无力道:“放心,还死不了,我的一身牛皮厚着呢,那小子伤不了我。”

    虽然如此说,但是仍躺在地上不起。

    马面知道他必是受了重伤,眼下瞪了一眼冯天玉,生气道:“你敢伤老牛,我跟你拼了。”

    冯天玉心中奇怪,方才两人还打起来,现在为何却又互相关心起来,他岂知马面和牛头闯荡江湖十几年来一直都形影不离,胜似亲兄弟,虽然有时候拌嘴,但是却不会真动手。

    眼下见牛头被打得躺地不起,马面心生怒气,挥锤向冯天玉砸来。

    冯天玉也没有被马面的腾腾杀气所吓到,看准铁锤砸来的位置,动身避开,手上链子寻机缠住了马面的手,并顺势将他双手铁锤夺下。

    就这样,马面被冯天玉制住,并点了穴道。牛头看在眼里,看到马面被制住,似乎也很是着急,艰难爬起来,便要挥动双斧向冯天玉杀来,冯天玉却把马面挡在身前,使牛头束手束脚,无从下手。

    牛头急道:“有本事你放了马面,那人做挡箭牌,算什么英雄。”

    冯天玉笑道:“那我不作英雄也罢,有本事你把我和马面都杀了。”

    牛头气道:“我不会杀马面的。”

    冯天玉道:“这样,你可就别想杀我。”

    牛头气道:“不杀你,怎么得到将军刮目相看,一定要杀了你。”

    冯天玉道:“即是如此,那你动手吧。”

    牛头对马面道:“即是如此,那我只好动手了,马面,你死后,我每天都给你烧钱。”

    马面冷笑道:“牛头尽管动手,不必担心。”

    牛头道:“好,那我动手了。”

    他挥斧向马面砍去。看着劈向他的斧子,站在身后的冯天玉难以置信,牛头会杀马面。

    但是砍来的斧子,渐渐落尽,却由不得冯天玉不相信。

    就在冯天玉想拉开马面,避开劈下的斧子时,忽马面俯下身子,如此牛头砍来的斧子,竟是朝他砍来。冯天玉大吃一惊,便想要躲开,奈何距离太近,虽然后退了一步,斧刃还是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口子。

    冯天玉艰险避开马面与牛头默契的暗算,但是牛头并没有收手,挥斧继续砍向冯天玉。

    冯天玉此时双手还抓牢马面不放,自是难以招架牛头连连砍来的斧子。

    但是避开几斧后,冯天玉又将马面拉到身前,挡在前面。这下牛头又束手束脚,不敢出手。

    冯天玉脸上的伤口不停渗血,血珠在他脸上畅流,流到脖子上,他也不在乎。

    “怎么,方才不是说马面死也无所谓,现在怎么不敢出手?”

    马面呸的一声道:“废话,你的命岂会有我的命值钱,我的命换你的命当然划不来了。”

    冯天玉出手捏住马面的脖子,笑道:“划不来又如何,现在你的命便捏在我的手里,划不划得来还不是我说的算。”

    马面冷笑道:“你难道敢杀我?”

    冯天玉道:“我看你们说的将军并非有意招降我,而是打算置我与死地,那我拉个江湖高手陪葬,有何奇怪?”

    马面听得有理,吓得冷汗直流,急媚笑道:“冯少侠,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冯天玉道:“我一直都在好好说话,是你们不好好说话。”

    马面紧张道:“是,是,我们也好好说话。”

    冯天玉道:“真要好好说话,那快让牛头把手上的双斧放下。”

    牛头气道:“应该是你快把马面放了,留你全尸。”

    冯天玉笑道:“你既然不答应,那我只好杀了马面。”

    捏住马面脖子的手不禁一紧。

    马面能感受到冯天玉加大了手劲,急对牛头道:“你还不快放下斧子,这小子可说的出做得到。”

    牛头犹豫再三,马面又道:“难道你想看我被杀?”

    牛头笑道:“当然不会,我们什么交情,我怎么忍心看着你被杀,我放下便是。”

    他把双斧放在地上,离身前不远处。

    冯天玉道:“那可还不行,你把斧子踢到我脚下来。”

    牛头心里暗骂冯天玉狡猾,却又无可奈何将脚下双斧踢到冯天玉脚下。

    冯天玉起脚踩住,牛头道:“我已经兑现承诺,现在你也该把马面放了吧。”

    冯天玉笑道:“我不放你又待如何?”

    马面急道:“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冯天玉道:“我就言而无信怎么样?”

    牛头道:“言而无信,传到江湖,岂不让武林人士耻笑?”

    冯天玉道:“有什么好笑,我不过是无名小卒罢了,何况江湖讲究信义,你们为满清朝廷效力,实为不义,我言而无信,我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马面道:“是没区别。”

    冯天玉道:“这不就成了,所以对你们两个不义之人,我没必要言而有信。”

    牛头道:“你可是东方无我的徒弟,昔年东方无我以仁义信而行走江湖,为正邪两道所尊敬,你难道想让你师父蒙羞?”

    提到东方无我,冯天玉顿时身子一震,心中一阵思量,他还是决定放了马面。

    “好,男儿大丈夫,言而有信,放了你又如何。”

    将链子收起,背后踹了一脚,将马面踹飞丈远,幸好牛头接住,不然只怕要摔个狗吃屎。

    马面站稳,立即转过身来,恶狠狠瞪了冯天玉一眼,道:“我们可跟你没完。”

    便要冲上去,忽发觉手上兵器竟然没了踪影,眼睛细看,发现自己的铁锤正被冯天玉踩在脚下。

    当然冯天玉脚下还有牛头的双斧。

    这双锤乃是精铁打造,重达百斤,是马面的随身兵器,跟马面闯荡江湖十几年,已经有了感情,眼下急道:“小鬼,把我的无敌神锤踢给我。”

    冯天玉白了他一眼道:“你这破铁锤也好意思叫无敌神锤?”

    马面急道:“我爱怎么叫与你何干?”

    冯天玉笑道:“你破铁锤对你很重要吗?”

    马面道:“那是当然,这把铁锤乃是我从东洋人手里花重金购得百斤精铁,又花重金请泉州有名的铁匠欧练子铸造了七七四十九天方得,你说是不是一件贵重的兵器。”

    冯天玉笑道:“这铁锤倒是来得曲折。”

    牛头不服气道:“这有何足道哉,我那双斧才珍贵哩。”

    冯天玉道:“你这斧子又有何特别之处?”

    牛头道:“这斧子乃是我花重金从色目人手中购得百斤精金,又请京城名匠锤炼九九八十一天打制而成,锋利无比。”

    冯天玉听后道:“不错,你这斧子倒比这铁锤更贵重不少,更是江湖难得的一件兵器。”

    牛头道:“那是当然。”

    马面听在耳里,甚觉不舒服,笑道:“牛头,你的那破斧子不是当年上山为盗时抢了某个材夫所得,怎么还有此来历?”

    牛头冷哼一声道:“那是我斧子太贵重,怕有人抢了去,倒是你的铁锤,我记得是你从采石场的某个工匠手里抢来的,怎么现在却说是东洋人手里购得精铁打造的?”

    马面道:“我那是低调,但是也难以掩盖它是一件好兵器。”

    冯天玉道:“这是不是一件好兵器你们都说的有理,却不知谁说的对,不如这样,我用铁锤砸斧子,若铁锤不能砸烂斧子,牛头说得有理,我再用斧子砍铁锤,若斧子不能把铁锤砍成几段,则马面说得对,你们俩如何?”

    冯天玉的建议倒是符合马面和牛头的心意,两人同时道:“好!”

    这样,于是冯天玉抡起铁锤砸向斧子,砸了几下,斧子竟然变成了一团,不再有刃,更瞧不出是斧子。

    牛头看得心如刀绞。冯天玉道:“很明显是马面赢了。”

    马面得意笑道:“我都看着呢,怎么样,牛头,你可服?”

    牛头冷哼一声道:“好戏还在后头。”冯天玉又用斧子砍向铁锤,那斧子倒也如牛头所说,能削铁如泥,冯天玉砍了几下,竟将铁锤如豆腐般砍成数段,斧刃也有些翻卷。

    这还是难以掩饰牛头胜利的喜悦,他对马面得意笑道:“怎么样,我的斧子不错吧?”

    此时马面脸上肌肉不住抽动,白了牛头一眼道:“你还有心情高兴,难道没看到我们的兵器被这小子给毁了吗?”

    牛头这才醒悟,只听叮当声响,冯天玉正用斧子往手上拷着的链子上砍,但是砍了几下,斧子便翻卷不堪,而铁链却一点痕迹都没有。

    冯天玉扔掉斧子,又拿起那完好的铁锤往链子上砸,但是砸了几下,斧子便成了一块方铁块,而链子仍一点痕迹都没有,冯天玉气极:“什么无坚不摧的铁锤,什么削铁如泥的斧子,都是垃圾。”

    把手中铁锤扔向远处。马面和牛头气极,但是不知为何大笑起来。

    冯天玉不解道:“我毁了你们的兵器,你们不生气,却还笑得出来?”

    马面道:“我们自然是生气,但是见你拿我们的兵器想弄断那链子,忍不住笑起来。”

    冯天玉不解道:“哪里可笑?”

    马面道:“你可知你手上所戴的铁链是什么材料打制?”

    冯天玉看着链子,只觉沉重得很,也黑得发亮,的确不像是铁打制的链子,却又看不出是什么材质。

    “莫非这是玄铁打造的不成?”

    冯天玉开玩笑道,虽然他知道不可能,因为玄铁乃是打制绝世神兵的好材料,世间稀有。

    只听那牛头道:“不错,小子有眼光,竟然看得出这链子乃是玄铁打制。”

    冯天玉这可傻了眼,没想到他无意之言,却言中了,看着拷着手的链子,喃喃道:“没想到,江湖人梦寐以求的玄铁,此刻就在我手中。”

    马面道:“这玄铁是很珍贵,但是我们将军怕你跑了,竟拿出这坚不可摧的玄铁链将你拷住,你现在身上就算插满翅膀,也难以逃出这铁牢。”

    冯天玉一听,面露绝望之色。“你们将军真是看得起我。”

    马面道:“谁让你是东方无我的土地,小心使得万年船。”

    冯天玉坐在地上道:“好吧,你们不是要杀我去你们将军面前证明自己,现在我让你们杀我,尽管来动手。”

    马面和牛头皆是一惊,他们未想到冯天玉竟然不想活了,虽然不知道他的话是真是假,他俩都不敢靠近,因为他们失去了兵器,而且冯天玉武功高强,要胜他只怕不易。

    两人互视了一眼,似乎有了决定。

    马面笑道:“我们不杀你。”

    冯天玉惊的站起来道:“为什么?”

    马面道:“杀你倒是便宜你了,不如让你今后余生就在这牢房里渡过,岂不更折磨人?”

    暗无天日,手脚被束缚,这的确是比死了还惨。冯天玉想想都绝望,生无可恋。

    牛头和马面大笑着走出牢房。

    冯天玉无奈,牢房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他坐在地上等待,等待那将军派下一个人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