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密会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一  忽的一觉惊醒,冯天玉立起身子,用长袖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方才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与人成亲,在洞房花烛夜之时,他挑开新娘盖头,发现新娘子是花虎。

    冯天玉此时惊醒过来,暗暗庆幸不过是个梦。

    “扫兴,梦到谁不好,梦到花虎,倒霉。”

    他正自嘲,忽听牢门打开,走进一个少女。

    冯天玉不禁揉了揉眼睛,但见那少女穿着蓝色衣裙,长得眉清目秀,亭亭玉立。

    只道还在梦中,他用手狠狠在脸上捏了一把,直把脸颊捏的红肿一块,亦不禁惨叫一声。

    但听少女噗嗤一笑,道:“你无缘无故,为何要揪自己的脸。”

    的确不是梦,冯天玉苦笑一声,道:“我以为在做梦见到了仙女,可是发现不是。”

    蓝衣女子道:“你真会说话。”

    冯天玉盯着女子看,不禁觉得眼熟。

    “我们是不是见过面?”

    蓝衣女子淡淡一笑道:“难道你没有看出我来?”

    冯天玉感觉似曾相识,却又看不出是谁,无奈摇了摇头。

    蓝衣女子道:“看来我现在这个样子和男装打扮差别很大。”

    这话让冯天玉如遭雷击。

    “你是孔四贞!”他吐口而出。

    “没错,就是我。”

    冯天玉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大美女。”

    孔四贞听后面露喜色。

    “你喜欢就好。”

    冯天玉感觉有些不对劲,在她心中,孔四贞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而现在她却一付小女人打扮,倒是令他难以接受。

    看到冯天玉脸色不对劲,孔四贞道:“怎么?你不喜欢我这个样子。”

    虽然看起来怪怪的,但是与他有什么关系?

    冯天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

    孔四贞脸色羞红道:“你还装,明明知道人家是故意穿给你看。”

    穿给我看!

    冯天玉眉头一皱,道:“你什么意思?”

    孔四贞手卷衣角娇羞道:“你喜欢人家也不打声招呼,却让侯方域提亲,现在还装傻充愣。”

    冯天玉这才明了,想来侯方域已向孔有德提起将孔四贞嫁给他,现在看孔四贞模样莫非她竟是对自己有意思!

    能让一个冷酷无情的女子看上,看来自己魅力还是不错。

    可他提娶孔四贞不过权宜之计,想寻机逃走,眼下也只有逢迎。

    冯天玉含情脉脉看着孔四贞,道:“贞贞,你现在换回女儿装实在是美若天仙,我见犹怜。”

    孔四贞惊喜道:“真的。”

    “自然是真的,你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貌,比昭君,似嫦娥,赛西施,倾国倾城,颠倒众生,令人天下男人倾倒。”

    孔四贞的脸已红到脖子根,只见她娇声道:“讨厌。”然后转身离去。

    冯天玉摇头叹道:“感情这事看来能改变一个人。”

    “你说的没错,这感情的确能改变一个人。”

    孔四贞才离去,成须鹤又走了进来。

    冯天玉道:“你来干什么?”

    “自然是来看你。”

    冯天玉道:“看来我长的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貌赛潘安,连你都被我的魅力所折服。”

    成须鹤淡淡一笑道:“你真会说笑,你心里知道我是来干什么。”

    “为了李自成的宝藏?”

    “没错。”

    冯天玉道:“告诉你也无妨,李自成死前给我念了一首诗。”

    成须鹤心喜,急问:“快把诗念给我听。”

    “那你可要听好了。”冯天玉清了清嗓子念道:“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亭台六七座,八九十枝花。”

    这不过是一首耳熟能详的诗,成须鹤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也没发觉其中涵义。

    “你骗我,这不过是一首小孩都会背的诗。”

    冯天玉道:“李自成背的就是这首诗,我现在已经说与你听,你猜不出来其中涵义,怪的了谁。”

    成须鹤怒道:“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找死。”

    出掌向冯天玉攻去。

    拍出几掌,攻向冯天玉三十六处要害部位,冯天玉亦出掌相迎,两人打得难分难解,互拆两百招方止。

    两人气喘吁吁,冯天玉道:“我现在可是孔有德未过门的女婿,你现在出手杀我,不怕孔有德怪罪你?”

    “怪罪我,他敢!”成须鹤道:“这些年若不是我辅助他,他岂有今天这个位置。”

    冯天玉道:“纵然如此,你还是他的一条狗,等我与孔四贞结了婚,孔有德便会放了我,到那时一定杀了你!”

    成须鹤一听,不禁吓一跳,到时冯天玉手脚毫无束缚,他如何能敌得过冯天玉?

    “你真的打算投靠孔有德不成?”

    冯天玉道:“投靠孔有德,享受荣华富贵,有什么不好。”

    成须鹤道:“可惜我看你并不像喜欢孔四贞,你想利用孔四贞让孔有德为你解开枷锁。”

    冯天玉道:“是又如何,只要孔有德放了我,我就杀了你。”

    成须鹤不禁担心起来,他决定阻止孔四贞嫁与孔有德。

    “咱们走着瞧。”他转身离去。

    冯天玉笑而不语,但是心里暗暗担心,现在就看孔有德把他看得有多重要了。

    此时已是黑夜,月明星稀,大营火把燃起,帅帐内孔有德和军中大将商议婚礼筹备之事。

    见成须鹤进营帐,孔有德叫退部将,问:“那么晚,道长有伤在身,怎么还不休息?”

    成须鹤道:“我想请将军考虑贞儿嫁给冯天玉。”

    “为何,白天道长不是不反对他俩?”

    成须鹤道:“那时感觉好事一桩,没有多细想,后来发觉,实在万万不可行。”

    孔有德面露惊色,问道:“有何不妥之处?”

    成须鹤道:“将军想想,冯天玉他不一定是真心娶贞儿,极有可能借贞儿想逃出牢笼。”

    孔有德同意的点了点头:“有道理。”

    成须鹤接着道:“何况吴三桂之子吴应熊前来提亲,将军与吴三桂同是朝廷征南大将,要是生了嫌隙,只怕对战局不利。”

    孔有德道:“道长之言,我同意,可是贞儿那里却是不知如何说起。”

    成须鹤道:“有些事情是不能两全,所以将军得做出选择。”

    孔有德心中琢磨,念及冯天玉武功高强,还有孔四贞的心思,他叹气道:“我看还是按计划进行,毕竟贞儿开心。”

    成须鹤还想再言,孔有德道:“本将军累了,道长也回去休息吧。”

    暗恨在心,成须鹤回到自己营帐内,刚要躺下床睡觉,发觉桌子上有一张纸上。

    拿过手上一看,但见纸上写着:明天午时北边树林见。

    落款是吴应熊。

    “他怎么会要见我?”虽不知道有何目的,成须鹤却也还是要去见上一面,看看吴应熊要耍什么花招。

    第二天午时,北边树林外,成须鹤如约而至,但不见一个人影。

    他眼睛扫视四周,朗声道:“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躲藏藏,吴世子出来吧。”

    果然,但听一阵笑声从一颗大树后响起,且走出一个少年公子,但见他眉清目秀,手持把扇,步态翩翩,向成须鹤走来。

    “道长真是准时。”

    成须鹤冷哼一声道:“你有话请讲,免得久了让人看到,误会。”

    吴应熊笑道:“误会便误会,这样道长就可以光明正大离开孔有德,为我爹效力。”

    成须鹤道:“吴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吴应熊道:“没什么意思,只希望道长弃暗投明,为大清效力。”

    成须鹤道:“你这话可就不对,难道我在孔有德手下便不是在为大清做事?”

    吴应熊道:“谁不知道孔有德有今天都是道长辅佐,但是享受朝廷嘉奖的是孔有德,而非道长你,我爹都替道长不值得,想请道长为他效力,他会为道长请功。”

    成须鹤听后,心中亦觉得辅佐孔有德几年,竟然什么都没有得到,更想到他竟不考虑自己的建议,阻止冯天玉与孔四贞成亲,心中更恼。

    吴应熊看到成须鹤脸色转变,心中暗喜。

    “只要道长愿意,我爹随时恭候你。”

    成须鹤道:“容我几天考虑。”

    说完转身离去。

    待他走远,林中又跃出两个人,一个长得像牛一样强壮,一个长得像马一样瘦削,长得如此奇异,令人一眼便难以忘记,两人正是牛头马面。

    待走近,马面道:“吴公子,看来成须鹤有些动心了。”

    吴应熊道:“我也看出来,若是没了成须鹤,以孔有德之才,绝对斗不过李定国孙可望,那时只要我爹坐观虎斗,待孔有德被击败,平南将军就只有我爹一人,那时消灭南明,功劳亦只有我爹一人,盖世战功,封王拜相,指日可待。”

    牛头谄笑道:“到那时公子便是小王爷了。”

    吴应熊听后大笑不止。

    他岂知在不远处的树丛里,有两个人将他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此人就是唐飞剑和唐小妹,他二人追寻冯天玉至此,未想到无意看到且听到吴应熊和成须鹤见面。

    “哥,吴三桂和孔有德好像不和。”

    唐飞剑点了点头。

    但听那吴应熊继续道:“牛头马面,你们说孔有德将孔四贞嫁给一个叫冯天玉的人。”

    唐飞剑和唐小妹闻言大吃一惊。

    那马面道:“没错,那冯天玉是昔日江湖第一高手东方无我的徒弟,练的绝世武功,不但将成须鹤打成重伤,还打败李三笑,北寒雪,沙狂飞等一干江湖高手。”

    吴应熊听得大吃一惊。

    “那冯天玉果真如此厉害?”

    “没错,我二人亲眼所见。”

    吴应熊道:“怪不得孔有德舍得将孔四贞嫁给他,怪不得孔四贞会如此钟情与他,现在看来冯天玉倒是一块稀世珍宝,人人夺之。”

    牛头道:“将军这话莫非是说想将冯天玉亦收为手下不成?”

    吴应熊道:“我的确有此心,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见上一面才好。”

    的确大营防守重重,连一只苍蝇都难以混进,更不必说一个大活人。

    马面笑道:“这还不容易,公子要想见冯天玉,我们便可以安排。”

    “真的?”

    “当然是真的。”

    吴应熊道:“你们如何安排?”

    牛头道:“只要我们偷出一套军甲,公子便可在大营中畅行无阻。”

    “不错,倒是好主意。”

    一旁偷听的唐飞剑听到此处眼睛一亮。

    “也许我们可以利用他们救冯天玉。”

    唐小妹道:“如何救?”

    唐飞剑道:“看我的。”

    只见他从树丛中钻出,朗声道:“想不到孔有德竟会有两个吃里扒外的手下。”

    吴应熊和牛头马面吓了一跳,转头看去,见唐飞剑走来,吴应熊问道:“阁下是何人?”

    唐飞剑恭手道:“在下唐飞剑,是四川唐门少门主。”

    吴应熊恭手道:“久仰久仰,不知唐兄为何在旁偷听我们讲话?”

    唐飞剑道:“非我有意听你们的话,实因我兄弟冯天玉被孔有德手下所抓,藏在此处待时机解救,不巧听到几位的话。”

    吴应熊眼睛一亮:“唐兄与冯天玉是兄弟?”

    “算不上兄弟,不过萍水相逢,互视为知己罢了。”

    不管如何总算相识,吴应熊要拉拢冯天玉,也少不了讨好唐飞剑,毕竟四川唐门在武林威名远播。

    “唐兄放心,我亦仰慕冯兄弟大名,正打算晚上进去解救他。”

    唐飞剑道:“吴公子真是侠义为怀,我愿意晚上和你一起去解救冯天玉。”

    “有唐兄同行,想必一定能救出冯兄弟。”

    一旁的牛头马面不禁笑出声来。

    吴应熊眉头一皱,道:“二位为何发笑?”

    马面道:“公子不知那冯天玉被孔有德用玄铁链所缚,要想救他出来,谈何容易。”

    吴应熊不禁皱眉:“那该如何是好?”

    牛头道:“其实倒也简单,只要从孔有德那里得到玄铁链钥匙便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