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黑衣人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这是一间清静古朴的禅房,吃过午饭,冯天玉运功疗伤,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当他睁开眼睛,只见一个男子出现在他面前,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还一身酒气。

    冯天玉觉得眼熟,似曾相识,但是他惊讶的是这人是从何处进来,他分明已把门窗都关上,那男子又怎么悄无声息进到房间。

    见冯天玉睁开眼睛,那大汉笑道:“你终于醒了!”

    冯天玉道:“不知阁下进我房间何事?”

    那乞丐道:“白天我没有趁人之危,你是不是该谢谢我?”

    白天,冯天玉这才想起眼前脏兮兮的男子便是丐帮帮主朱兴。

    他淡淡一笑道:“我看没必要,你应该庆幸你没动手,不然你会被打得满地找牙。”

    朱兴笑道:“看来你很自信,要不我们比上一比。”

    冯天玉刚疗伤完毕,此时正是精神抖擞,心想活动下筋骨倒也无妨。

    “比就比,怕你不成,只是在房里施展不开,我们另找一个地方比武如何?”

    朱兴道:“好,我们到山下去,我先走,你若追不上,可就是你的事了。”

    打开窗子,身子一跃,眨眼间奔出数丈外。

    冯天玉面露得意笑意道:“想甩掉我没门。”

    身子一起,便如电光火石一般在黑夜奔跑。

    冯天玉追着朱兴在密林中奔跑,冯天玉不能跑得太快,也不能跑得太慢,但他紧随在朱兴身后,不让他跑掉。就这样追逐着,很快冯天玉在山下一空旷处停下,而朱兴便在等着他。

    “你的功夫底子不错,果然能与我比试一番。”朱兴道。

    冯天玉道:“客气客气。”

    朱兴道:“你看这地方打起来如何?”冯天玉扫了四周一眼,只见百丈范围无一棵树,皆是平坦草地,笑道:“好地方,好风景。”

    朱兴道:“你满意就好,既然你说要与我比试一番,那我便与你好好比试一番。”

    冯天玉道:“好,我也期待与朱帮主比试,现在请朱帮主出招。”

    朱兴道:“不,还是请你先请。”

    冯天玉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便不客气了。”

    他身子一动,奔向朱兴,一迫近他便连番出掌,掌掌生风。

    朱兴暗暗心惊,连连避开,暗暗心惊,虽然连连避开冯天玉的攻势,但是掌风擦着他的衣服,仍令他感到疼痛。

    冯天玉本想速战速决,想以连绵不绝的攻势逼朱兴使出他的绝招,毕竟明天也许朱兴是擂台上一个劲敌,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越早知道他的绝招,心里越有准备。是以一上来便连攻数十掌,但是朱兴毕竟行走江湖几十年,与敌交手经验老道,是以能避开冯天玉的攻势,最后待冯天玉攻出百掌之后,掌势有所放缓,便出掌攻向冯天玉。

    冯天玉亦是连连躲闪,只是每一掌都是艰险躲过,甚是狼狈。

    两人便如此你攻过来,我打过去,打了半个时辰,却是精力无限,出手无度。

    纵然四周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时,两人也打得尽兴。

    忽的两人停手,朱兴笑道:“痛快,你我今晚一战,可堪比一千年前许褚与马孟起的比武。”

    冯天玉笑道:“那可比不过,马超和许褚可是连夜里也在打斗哩。”

    朱兴道:“那我们便接着打便是。”

    冯天玉道:“要是再有一堆火就好了。”

    朱兴道:“这还不简单。”

    他跃进树林,好一会儿才出来,手里已多了一堆木材。

    把干材放在地上,并燃起火来。此时火光腾起丈高火焰,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只见三丈范围内,皆无一棵树。

    冯天玉笑道:“这样打起来可就清晰多了。”

    朱兴道;“材火坚持不了多久,咱们现在接着打。”

    两人疾奔向对方,出手相接,拳脚相加,犹如两股潮水汇合在一起,激起千层浪,却难分难解。就这样,接着火光的映照,双方短兵相接,又过了几百招,直打得材火烧尽,天地也逐渐暗下来,伸手不见五指。

    虽然天色昏暗,但正打得火热朝天的两人并没有就此停手,凭着敏锐的听力,辩听敌人攻来的方位攻守,就这样又过了数百招,忽听一声惨呼,打得难分难解的两人忽然分开,只见朱兴向后退了数步,嘴里直喘着粗气。

    冯天玉气定神闲道:“前辈承让了。”朱兴笑道:“臭小子,你的武功不错,我行走江湖大半辈子,难逢对手,而你却是唯一一个让我使尽全力的人。”

    冯天玉暗暗心惊,原来朱兴已是在拼尽全力与他相拼,他还道对方留有一手哩。“朱帮主过奖了,也许是帮主未使尽全力,让我几招,是以才能与你较量几招,若朱帮主想要赢在下,只怕出手间便足以办到。

    朱兴摆手笑道:“我可没有让你,确实是使尽了全力与你打,你不必过谦。”

    冯天玉道:“想是如此,不然休息一会儿,等朱帮主会过气来,我们接着再打。”

    朱兴笑道:“不打了,有那力气还不如去睡上一觉的好。”

    说着便走。冯天玉道:“前辈,我们还未分出胜负哩。”

    朱兴道:“小子,你已经赢了。”

    冯天玉还想说什么,朱兴突然站住道:“小子,明天大会上,我可不会再让你。”他话说完时,身子跃起,消失在黑夜中。

    想来朱兴也是来试探他武功底细,冯天玉摇头苦笑,便要回去。

    正要起身,忽觉有破风声向他袭来。

    他能感觉是个人,是个轻功高绝的人,他可以感觉到对方武功高强,令他感到害怕。

    破风声在离他三丈远处,便停住,冯天玉知道对方一定是躲在某个角落,窥视着他。

    敌明我暗,对自己的处境甚为不利,何况对方是个高手。对方以静制动,冯天玉自然需得一动破静,使对方露出马脚,这样他找到对方踪迹,挽回不利的局面。

    只听他朗声道:“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

    一片沉寂,没人说话。

    冯天玉道:“大半夜出来瞎逛是要吓死人的,阁下是人是鬼倒是出个声?”

    终于,黑暗处有人声响起:“放心,我是人。”

    声音雄浑,冯天玉辨不出是何人。

    “我猜你也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江湖义士之一,对不对?”

    没人声回复。

    冯天玉想知道躲在暗处的人是谁,是以便想拖住与他说话,想让他露出马脚来。

    “你怎么不说话?”那躲在暗处的黑衣人还是不说话。

    冯天玉又道:“我猜你一定是个丑八怪,不然怎么躲在暗处,不敢现身。”

    那黑衣人似乎不耐烦冯天玉啰嗦个没完没了,冷冷道:“你以为你的算盘我会不知道,我这次来是想与你过几招。”

    冯天玉打了个哈欠道:“我累了,现在天色已晚,以后有机会再与你交手。”

    黑衣人道:“不行,今晚一定要过上几招。”

    冯天玉笑道“要是我不和你交手怎么样?”

    那黑衣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也感觉很矛盾,过了一会儿,似乎经过了一番较量,那黑衣人有了主意道:“我猜你不会的。”

    “为什么?我要是决定不动手,谁也劝不了。”冯天玉甚是自信。

    那黑衣人道:“你若不还手,只怕我会出手打死你。”

    冯天玉道:“好大的口气,只怕你有心却没那个本事。”

    “那你就接招试试。”

    黑衣人话一说完,冯天玉便觉一个黑影向他袭来,来势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冯天玉急忙身子一动,避开袭向他的黑影,虽然避开,但是有劲风刮面,冯天玉只觉脸庞生疼。

    但是他未顾忌太多,急忙挥掌向方才飘过的黑影击去。

    但是黑影消失不见,冯天玉击了个空。

    冯天玉暗暗心惊,环顾四周,看到的却是无尽黑暗,一点动静也没有,似乎对方是个不需要呼吸的魔鬼,而自己的一举一动对方都能感觉到。

    “我才不信他那么厉害。”他身子一动,掠至一棵树上,双耳聆听八方。

    忽觉有掌风袭来,只听耳边有声音响起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躲开我吗?”

    冯天玉暗暗吃惊,未想自己竟是羊入虎口,方才一掠,竟奔至那黑衣人附近。

    冯天玉急忙出掌向黑衣人击去,但是晚了一步,只听“啪”的一声,冯天玉肩膀被击中一掌,身子直坠落地,沉重摔在地上,疼得冯天玉咬牙切齿。

    但是他知道此时不是喊疼的时候,因为他感觉到黑衣人的掌力又向他击来。

    冯天玉身子在地上一滚,似木桶般,滚出丈远,身子跃起,跃到丈远处不动,屏住呼吸,等待着对方露出动静。

    那黑衣人似乎知道冯天玉的用意,也是不作声响。

    冯天玉方才在地上翻滚之时,顺手悄悄从地上拿了一块石子,此时捏着石子在手,掷向离他一丈远处。

    石子掷出,便听咔的声响,冯天玉等待着对方出手。

    果然黑衣人有了动静,却不是袭向那石子,而是冲冯天玉袭来。冯天玉惊疑,但身子早已移动,跃出三丈外。

    那黑衣人笑道:“小子,这种把戏也想骗得了我?”

    对方说话了?冯天玉心里暗奇,难道他不怕我知道他所处的位置,然后偷袭他?

    冯天玉不说话,对方耳力强于他,对方这是故意引他说话哩。

    那黑衣人接着道:“你不说话,是不是以为我想引你说话,使你暴露踪迹?如果你这么想,现在大可不必,我知道你现在的位置,要想出手制你,易如反掌。”

    冯天玉仍是不言,黑衣人道:“你不信,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冯天玉自然不信,他打死也不相信,眼前一片漆黑,对方还能看到自己。

    但是冯天玉又不能不相信,因为他感觉到有掌风袭向了他。

    掌风铺面而来,劲力却是不小,冯天玉想躲却是来不及。

    料自己必定会被黑衣人一掌击毙,岂知掌风嘎然忽止,肩膀处的肩井穴被点了一下,冯天玉便觉身子麻木,不能动弹。

    “这下你相信了吧?”

    冯天玉暗暗奇道:“你怎么知道我的位置?”

    那黑衣人道:“因为你身上有一股臭汗味。”

    冯天玉无奈道:“这次算是栽了,我以后一定每天都要洗澡一次。”

    他似乎忘记自己现在落在别人手上,有没有以后还是个未知数。

    那黑衣人道:“也许让你失望了,你只怕以后没机会洗澡了,今晚你就得带着这身臭皮囊下地狱。”

    冯天玉笑道:“你要杀我?”

    那黑衣人道:“没错。”

    冯天玉笑道:“你说慌,我知道你不会杀我。”

    “你真的觉得我会不杀你?”

    冯天玉道:“没错,我不认识你,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黑衣人道:“那可不一定。”冯天玉一听,暗暗心惊,强笑道:“你有什么杀我的理由?”

    那黑衣人捏住冯天玉的肩膀,道:“因为你武功高强,会武林盟主之位,我不杀你,你要是赢得武林盟主之位怎么办?”

    果然是参加武林大会的武林群豪,冯天玉肩膀被捏的生疼,龇牙咧嘴道:“我已落在你手中,你又何必担心。”

    那黑衣人冷笑道:“只有死人才能让人放心,今天你必须得死。”

    冯天玉道:“你连番说要我的命,但是我敢打赌我会活的好好的,还能见到太阳出来。”

    那黑衣人冷笑道:“我现在便取你的命。”

    他话说完,冯天玉便觉有掌风扑面而来,但是对方出掌并未落实。

    等了半天,冯天玉笑道:“怎么样,我说过你不会杀我吧。”

    只听那黑衣人大笑三声。

    冯天玉奇道:“你笑什么?”

    那黑衣人道:“你小子很聪明,但我也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了你?”

    冯天玉道:“因为你方才有机会一掌便杀了我,但是你却没有,而是出手点住我的穴道,让我和你废话了半天,所以我猜你不会杀了我。”

    那黑衣人点头道:“没错。”

    冯天玉道:“现在该我问你,为什么不杀我了。”

    那黑衣人道:“你那么聪明,猜猜看。”

    冯天玉道:“只有两个原因。”

    “说说哪两个原因?”

    冯天玉道:“一是你本性不坏,我与你无怨无仇,所以你不杀我。”

    那黑衣人笑道:“这的确是一个原因,第二原因是什么?”

    冯天玉道:“你是个恶人,虽想杀我,但是我还有利用价值,所以你不能杀我。”

    那黑衣人鼓掌赞道:“聪明,不愧是东方无我的徒弟。”

    冯天玉道:“现在我却在想……”

    那黑衣人道:“你在想什么?”

    冯天玉道:“我在想你到底是因为哪个原因不杀我?”

    黑衣人道:“你猜猜看。”

    想了一会儿,冯天玉道:“我想是第二个,我对你还有利用价值。”

    黑衣人道:“没错,恭喜你又答对了。”

    “可是我对你有什么利用价值,我可是与你素不相识。”

    那黑衣人道:“想必这问题你也想到了答案了吧?”

    “想不出。”冯天玉摇了摇头,想那黑衣人武功如此高强,自己又有何能让他利用之处。

    黑衣人道:“你想不想知道?”

    冯天玉道:“你若告诉我自然求之不得。”

    黑衣人道:“我想知道李自成宝藏的秘密。”

    原来是为了宝藏,他心里感谢李自成的宝藏又救了他一命,可是想不通黑衣人又岂会知道李自成宝藏秘密,难道是成须鹤告诉他?想来成须鹤得不到宝藏,又打不过他,害怕自己找他报仇,是以他说出李自成宝藏的秘密,借助武林的力量杀他。

    黑衣人见冯天玉不出声,道:“我劝你还是告诉我,免受皮肉之苦。”

    冯天玉道:“可是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李自成宝藏,也许是有人陷害我,你告诉我那个陷害我的人是谁,竟然想出这种借刀杀人的毒计,我要杀了他!”

    黑衣人道:“你应该知道那陷害你的人是谁。”

    冯天玉笑道:“我知道是成须鹤告诉你李自成宝藏的秘密,现在你知道我是被陷害的,李自成宝藏也是子虚乌有,是不是该放了我,我也好教训他,替你出口气,你被骗,心里肯定也很不是滋味对不对?”

    黑衣人道:“我能感觉到成须鹤对你的恨意,但是我也不会怀疑李自成宝藏的秘密,你最好告诉我,不然你会受皮肉之苦。”

    冯天玉道:“若是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但是士可杀不可辱,你最好杀了我,你什么都别想从我身上打听得到。”

    “我可不信。”黑衣人出指点了冯天玉的笑穴,他希望冯天玉忍不住求饶,告诉他李自成宝藏的秘密。

    可是他又岂知自从五年前冯天玉被绿无双点了笑穴后,便对这一穴道畏之如虎,将之视为最大弱点。

    所以这五年他练功将笑穴完全封闭,谁点上都不会让他发笑,只会让他觉得可笑。

    但听他大笑三声道:“你以为这对我有用吗?”

    黑衣人自然看出来,笑穴对他没有用。

    冯天玉道:“我看你还是换一种方式吧。”

    黑衣人掏出一瓶子,倒出一粒黑色药丸,道:“你服下它。”

    “这是什么?”冯天玉好奇问。

    黑衣人道:“放心,不会是好东西。”

    当然,是好东西也不会给冯天玉吃。

    “吃下它。”

    黑衣人将药丸递到他的嘴边。

    冯天玉将头扭到一边,他可不想吃这不明不白之物。

    “不想吃,由不得你。”

    黑衣人掰开他的嘴,将药丸塞进去,并合上他的嘴,最后冯天玉还是将药丸咽进肚子里。

    但觉有点甜,冯天玉问道:“你到底给我吃了什么?”

    黑衣人道:“是万蚁丹。”

    “什么是万蚁丹?”

    黑衣人道:“你现在感觉如何?”

    药丸咽下肚子,都没有感觉到有所不适。

    “没有感觉。”

    黑衣人道:“不出三下,你便会感觉全身被万蚁噬咬,那滋味生不如死。”

    冯天玉道:“你吓唬我?可惜我不是吓大的,不用你说,我自己数三下,一二三,看看,我什么事都没有。”

    甚是得意,笑起来。

    但是很快,笑脸便僵住,慢慢面容扭曲。

    黑衣人见状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奇痒无比?”

    的确是如万千蚂蚁在噬咬全身,痛痒无比,却不能用手挠,身子不能动,只有默默忍受,冯天玉不禁面容抽搐,咬紧牙关不说话。

    黑衣人对冯天玉的表情很是满意,道:“这药性会持续四个时辰,你要是不想忍受这种痛苦还是将李自成宝藏秘密告诉我。”

    冯天玉忍住痛苦,强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黑衣人冷哼一声。

    “那我们走着瞧,看谁先忍不住。”

    他坐在地上等待。

    冯天玉虽是痛苦,他的忍耐力可非同一般人,是以他咬牙坚持着。

    很快,四个时辰过去,天际渐渐明亮,冯天玉竟是忍受下来,他全身湿透,身上噬咬肉体的感觉消失。

    黑衣人站起身来道:“想不到你承受能力竟如此坚韧,倒令我刮目相看。”

    冯天玉惨笑道:“不要这么说,我会骄傲的。”

    虽然他忍受住了万蚁噬咬全身的痛苦,但是全身几乎虚脱掉,口渴难耐。

    黑衣人自然也看出来他狼狈不堪。

    “也许再来几颗万蚁丹你就会开口。”

    冯天玉道:“也许我会开口,但是只怕到时你也会错过武林大会盟主选举。”

    这倒是,黑衣人冷哼一声。

    “这次便到此为止,等我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再回来收拾你。”

    他出手提着冯天玉,飞奔清灵山下,寻得一个小洞,将冯天玉扔进洞里,然后离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