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计划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怪不得抬不动你,原来你小子懂妖术。”清兵头子冷笑一声,举起手中大刀。

    “那我倒要看看是你脖子硬还是刀硬。”他挥刀向冯天玉砍去。

    寒光一闪,刀带着杀意袭来。

    冯天玉他可不懂什么妖术,他的脖子自然也没有刀硬,所以他要避开,但见他左脚抬起,将桌子踢得升起,撞掉清兵头子的刀,双手一抖,清兵便觉手背雷击般痛麻,将手收回。

    趁此机会,冯天玉身子跃起,凌空一脚踢翻架住郑森脖子的清兵,稳稳落地。

    这不过是瞬间发生,清兵头子惊恐不已,急令道:“快,将他们拿下!”

    周围的几个清兵并冯天玉的身手惊住,当下听到清兵头子的话,立即挥刀向二人扑去。

    冯天玉也不坐以待毙,身子一动,便朝清兵扑去,鹰爪功擒拿摔打,很快便将那些清兵的刀夺走,并将清兵摔翻在地。

    “小兄弟好身手。”郑森赞道。

    冯天玉面露不屑:“这算什么,不过略施小力。”

    看着瑟瑟发抖的清兵头子,郑森笑道:“那这小子就交给我好了。”

    但见他卷起袖子走了过去,清兵头子不禁吓得后退几步。

    “满清走狗,留你何用。”他一手提起清兵头子,然后将他从窗子扔下楼去,但听一声惨叫,那清兵头子摔得脑浆崩裂死去,接着热闹的大街很快便慌乱起来。

    冯天玉惊叹郑森臂力。

    “郑兄好身手。”

    看着满地打滚呻吟的清兵和桌椅,竟是看不到时敬迁的影子。

    “竟然让时敬迁跑了。”郑森甚是遗憾。

    此时危险正在来临。

    冯天玉道:“我们得快些走,不然清兵关闭城门,我们就走不了了。”

    “没错。”郑森提起包袱,二人从窗子跃下,钻进混乱的人群中,向城门奔去。

    眼看就要走到城门,忽有一骑狂奔而来,马上的人令道:“封锁城门,不许任何一人出入。”

    守门清兵领命,便要关门,冯天玉和郑森急忙出手击翻守门士兵,夺门离去。

    出了门,便一直往树林里钻去,奔跑几十里路方才停止。

    喘了一会儿气,两人相视大笑起来。

    郑森道:“好久没有那么痛快,这一次多亏小兄弟你。”

    冯天玉道:“举手之劳罢了,我只是想知道郑兄是否真的是郑成功郑将军?”

    郑森道:“实不相瞒,我便是郑成功。”

    冯天玉闻言肃然起敬:“想不到郑兄便是威震天下的郑将军。”

    郑成功道:“不敢当,我在厦门带领一支义军抗击满清,意图恢复汉室,小兄弟身手不凡,不如随我回去,我给你个将军当。”

    冯天玉道:“那倒不必,我不是当将军的料,何况我毫无功绩,就去当将军,难免将军手下不服。”

    郑成功怒道:“你救了我的命,我要你做将军,谁敢不服!”

    冯天玉道:“那我更不能去,这岂不是会让将军与手下不和,要知道军心不可失。”

    郑成功闻言叹道:“既然小兄弟如此,那我便不强求。这次欠小兄弟一个人情,若是以后小兄弟有什么困难,尽管来厦门找我,我必还人情。”

    冯天玉笑道:“将军不说,我也会去找将军,恳求帮忙一件事。”

    “哦,什么事?”

    冯天玉道:“几日前在清灵山南少林举办的武林大会,所有武林群豪被满清爪牙所伏,全都被关押在泉州牢内,我希望将军能助我一臂之力。”

    郑成功闻言道:“这事我也曾听说,不过有些棘手,泉州城池坚固,加上有三万驻军,若无数倍人马,是不可能打下,而我手下不足三万人,要攻下泉州,只怕不可能。”

    冯天玉道:“事在人为,我可以开城门让将军领兵杀入。”

    郑成功一脸难以置信,道:“那小兄弟打算怎么做?”

    冯天玉道:“将军明晚半夜只要领兵到城外埋伏好,待城楼上火光亮起,便挥军杀入,我为将军开门。”

    “若是如此,那我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冯天玉欣喜:“那就有劳将军。”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回去安排,咱们明晚泉州城中见。”

    说着想东离去。

    待着郑成功离去不见身影,冯天玉忽的道:“你难道真是属猴子,待在树上不觉得累?”

    四周无人,也没有一丝人声。

    冯天玉道:“你若再不下来,我可要出手了。”

    他话说完,一个人忽的从旁边一棵树上落下,那人瘦削如猴,却不是悦来客栈逃跑的时敬迁还有谁。

    时敬迁笑道:“你怎么知道我在树上?”

    冯天玉道:“你纵然轻功绝顶,但是休想逃的过我的耳目。”

    时敬迁道:“这么说你是个可怕的对手,我不能让你活在这世上。”

    说着他忽的出手,一拳击向冯天玉,冯天玉也不动,待他手袭至身前,忽的出手抓去他的手腕。

    手腕被冯天玉一抓,似被拷住,不能动弹,时敬迁登时急,另一只手便要再出拳,可是还未出自一半,冯天玉抓住时敬迁的手一拧,将他拧翻在地,摔得时敬迁惨叫不止。

    “疼死我了。”

    冯天玉收回手,笑道:“滋味如何?”

    “别得意。”时敬迁翻身跃起,身子似猴子般向冯天玉面门扑去,来势快极,但是还未碰到冯天玉,冯天玉便一掌击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掌力袭向时敬迁,时敬迁难以抵御,竟是被击飞三丈外,摔得四脚朝天。

    呻吟声不止,冯天玉走到他身边道:“怎么样,还来不来?”

    “你还是放过我吧,不玩了。”

    时敬迁慢慢从地上爬起来,手护着腰,似乎不扶着就会散架一般。

    冯天玉道:“是你先向我出手,怎么说得好像是我先向你出手在先似的。”

    时敬迁无言以对:“好吧,算我倒霉,碰到你这个克星,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咧。”

    便要离去,但是冯天玉把他拦住。

    “是你送上门,怎么能说走就走。”

    时敬迁面露惧色,道:“这位少侠,你还想怎么样?”

    冯天玉道:“你方才躲在树上,将我和郑成功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现在就这么走,我们的计划岂不是被你拿去告密。”

    时敬迁闻言,更是惊慌失措,谄笑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那些满清走狗的。”

    冯天玉道:“那可不一定,在悦来客栈时你不是带着清兵来抓郑成功,现在你要我如何相信你说的话?”

    时敬迁举起双指道:“可以对天发誓。”

    冯天玉道:“若老天爷显灵,天下又岂有那么多坏人,所以我不信那些山崩地裂的毒誓。”

    时敬迁道:“那你待如何才肯相信?”

    冯天玉笑道:“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时敬迁闻言转身便要跑,奈何身子才动,冯天玉已出指点住他的穴道。

    “少侠饶命,看在我祖上是梁山好汉时迁的份上,放我一马。”

    时敬迁不能动弹,甚是害怕。

    冯天玉道:“看你胆小如鼠的样子,实在看不出你是梁山好汉之后。”

    时敬迁笑道:“经过十几代人,当然不像,何况你也没见过时迁,怎么知道我不像。”

    冯天玉道:“我是没见过时迁,但是至少时迁劫富济贫,算是条汉子,而你为钱不择手段,勾结清兵,欲害英雄郑将军,与时迁行事大大不同。”

    时敬迁闻言面红耳赤。

    “这都是误会,保证没有下一次。”

    冯天玉道:“其实我可以不想杀你,倒有一条活路让你选。”

    时敬迁大喜,道:“少侠请讲,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冯天玉道:“方才你也听到我和郑将军的计划,这个计划最关键的地方需要交给你执行。”

    时敬迁道:“不行,偷东西还可以,要我打仗那是万万不可能。”

    冯天玉道:“放心,不是让你带兵冲锋陷阵,而是让你鸡鸣狗盗。”

    鸡鸣狗盗?这可是飞贼的祖师爷的故事,时敬迁听后笑道:“少侠高明,竟然想效仿孟尝君。”

    冯天玉道:“你懂什么叫鸡鸣狗盗?”

    时敬迁道:“这最熟悉不过,相传有一次,孟尝君率领众宾客出使秦国。秦昭王将他留下,想让他当相国。孟尝君不敢得罪秦昭王,只好留下来。不久,大臣们劝秦王:“留下孟尝君对秦国是不利的,他出身王族,在齐国有封地,有家人,怎么会真心为秦国办事呢?”

    秦昭王觉得有理,便改变了主意,把孟尝君和他的手下人软禁起来,只等找个借口杀掉。战国时候,齐国的孟尝君喜欢招纳各种人做门客,号称宾客三千。他对宾客是来者不拒,有才能的让他们各尽其能,没有才能的也提供食宿。

    泰昭王有个最受宠爱的妃子,只要妃子说一,昭王绝不说二。孟尝君派人去求她救助。妃子答应了,条件是拿齐国那一件天下无双的狐白裘做报酬。这可叫孟尝君作难了,因为刚到秦国,他便把这件狐白裘献给了秦昭王。就在这时候,有一个门客说“我能把狐白裘找来!”说完就走了。

    原来这个门客最善于钻狗洞偷东西。他先摸清情况,知道昭王特别喜爱那件狐裘,一时舍不得穿,放在宫中的精品贮藏室里。他便借着月光,逃过巡逻人的眼睛,轻易地钻进贮藏室把狐裘偷出来。妃子见到狐白裘高兴极了,想方设法说服秦昭王放弃了杀孟尝君的念头,并准备过两天为他饯行,送他回齐国。

    孟尝君可不敢再等过两天,立即率领手下人连夜偷偷骑马向东快奔。到了函谷关(在现在河南省灵宝县,当时是秦国的东大门)正是半夜。按秦国法规,函谷关每天鸡叫才开门,半夜时候,鸡可怎么能叫呢?大家正犯愁时,只听见几声“喔,喔,喔”的雄鸡啼鸣,接着,城关外的雄鸡都打鸣了。原来,孟尝君的另一个门客会学鸡叫,而鸡是只要听到第一声啼叫就立刻会跟着叫起来的。怎么还没睡蹭实鸡就叫了呢?守关的士兵虽然觉得奇怪,但也只得起来打开关门,放他们出去。天亮了,秦昭王得知孟尝君一行已经逃走,立刻派出人马追赶。追到函谷关,人家已经出关多时了。”

    冯天玉道:“是这么回事,但是我不是让你去偷狐裘,也不是去学鸡叫,只要你在明晚子时爬上城楼,打开城门,以你的身手这事想来手到擒来罢。”

    飞檐走壁对时敬迁来说的确是小菜一碟,虽然知道有些风险他还是咬了咬牙答应下来。

    冯天玉道:“你这人不可靠,我不相信你。”

    时敬迁急道:“你待如何才肯相信?”

    冯天玉想了想,背过身去,在身上搓了搓,很快手上便多了一块泥丸。他转过身来对时敬迁笑道:“我不相信你,除非你服下这颗药丸。”

    看着冯天玉手中泥丸,时敬迁只道是剧毒,登时脸色惨白。

    “少侠,这还是算了吧。”

    冯天玉道:“你不服下,我唯有一掌劈死你,才能保守住那个计划。”

    说着便要出掌击去。

    但手还未打出,时敬迁急叫停,道:“我吃便是。”

    冯天玉心里暗自好笑。

    “张开嘴。”

    时敬迁依言张开嘴巴,冯天玉将药丸弹入他的嘴里,因为太快,时敬迁还未反应过来便吞进肚子里,只觉那药丸有点酸,黏,入口即化。

    “这是什么毒药,怎么有点怪?”

    冯天玉才不会告诉时敬迁那是他身上的泥捏成的,他忍住笑道:“这是我研制的独门毒药叫三天命。”

    三天命,时敬迁听后冷汗直流。

    “你意思是说我的命还有三天?”

    “没错,所以你不但要守住我的计划,还要帮我打开城门,三天后我自会给你解药。”说着出指解开了时敬迁的穴道。

    时敬迁身子一能动便用手指扣挖喉咙,想要吐出那药丸。

    冯天玉道:“我看你还是不要费劲,那三天命入口即化,现在已融入你的体内,你纵然把肚子都挖出来清洗一遍也没用。”

    闻言,时敬迁才放弃,道:“好,明晚子时开城门,到时你可得准备好解药。”

    “一言为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