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武夷派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傍晚之时,冯天玉回到城外三十里处的紫竹轩,他与龙小莲和绿无双约定好晚上在那里见面。

    竹林被风吹得沙沙响,冯天玉正走着,自和时敬迁分开后,他一直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虽然他知道那人是谁,但他并没有打草惊蛇。

    很快他便回到紫竹轩中,龙小莲和绿无双正在焦急的等着他,见到冯天玉回来,两人欣喜万分,绿无双问道:“事情办的怎么样?”

    冯天玉道:“我们回屋里再说。”

    三人回到屋中,天色昏暗,龙小莲便要点上油灯。

    冯天玉推开窗子便要爬出去,龙小莲不解,问道:“怎么了?”

    冯天玉低声道:“有人跟着我到这,你们留在屋中,我将他擒拿住。”

    绿无双和龙小莲会意,冯天玉从窗子跃出,绕回到屋前隐蔽处躲着,不一会儿便见竹林中一道黑影向紫竹轩射来,速度之快似幽灵鬼魅。

    很快那黑影停住,靠近屋子窗边,冯天玉知道那人定是在偷听他们说话。

    “这下看你往哪里逃?”

    他身子一跃而起,落在那人身后,那人正在偷听,感觉到背后有动静,急转身来,看到冯天玉,大吃一惊道:“你怎么在这?”

    冯天玉笑道:“我现在应该在屋里对不对?”

    不管应该在哪,此时被发现,唯有逃走,便要起身,但是冯天玉已出手擒拿住他的肩膀,那人半边身子顿时无力,急道:“冯兄,你这是为何。”

    冯天玉道:“这只怕应该你最清楚才对。”

    他点了那人的穴道,便提进屋子,绿无双一看那人大吃一惊。

    “吴应熊!”

    没错,那人便是吴应熊。

    吴应熊心里暗道不好,脸上仍是坦然自若,面露笑意道:“绿姑娘,别来无恙。”

    绿无双想起之前吴应熊要菲薄于她,气不打一处来来,上去便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得吴应熊哭爹喊娘,惨叫不止,直打得绿无双手酸气竭才罢休。

    “这次便打到这里,以后有空再扁你。”

    但见吴应熊原来白净的面容变得五颜六色,鼻青脸肿,面目全非,冯天玉和龙小莲不禁升起同情之心,龙小莲也对绿无双有了新的认识。

    将吴应熊扔到一房间内,三人坐在一起,绿无双抱怨道:“你怎么那么不小心,让这人跟着你到这里都不知道。”

    冯天玉道:“我若是不知道,你方才又怎么能痛打吴应熊。”

    绿无双道:“这么说你是故意让他跟着你到这?”

    “没错。”

    “好吧,算你聪明。”

    冯天玉咳嗽一声,道:“我们还是说正事要紧,你们两个办的怎么样?”

    龙小莲道:“我已经令福建白莲教弟子集合,随时可以听候调遣。”

    绿无双道:“我借赤松子道长名号邀请,福建十八帮三十六派的掌门都表示愿意出手相助。”

    冯天玉道:“以道长的名号邀请,岂不是骗人?”

    绿无双道:“怕什么,先把他们聚集再说,到时就说道长离不开身,所以由你主持不就好了。”

    眼下也唯有如此。

    “好,我们明天晚上就攻城。”

    攻城!龙小莲和绿无双大惊失色。

    绿无双道:“你是不是疯了。”

    冯天玉白了他一眼:“你才疯了。”

    “既没疯,怎么会疯言疯语。”

    冯天玉道:“哪一句话疯言疯语?”

    绿无双道:“白莲教不过聚集三千教众,再加上门派五千余人,不过九千余众,如何攻打得了防守坚固的城池?”

    的确,纵然江湖之人能以一敌三,奈何城池高筑,也无可奈何矣。

    龙小莲虽认识冯天玉时间不长,但是知道他为人谨慎,她不禁问道:“你这次到泉州城里,一定有什么发现对不对?”

    听她这么说,绿无双也不禁有所期待。

    冯天玉道:“没错,我这次去泉州城遇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

    冯天玉道:“那人叫郑成功。”

    绿无双和龙小莲眼睛一亮,郑成功的名字如雷贯耳,威震海内,是条英雄好汉。

    绿无双惊喜道:“我竟然把他给忘了,李将军和郑将军多有书信联络,若是请求郑将军出手相助,一定能攻陷泉州,明天我就去请他帮忙。”

    冯天玉道:“你倒也不必走着一趟。”

    “为什么?”绿无双大惑不解。

    冯天玉把遇见郑成功的经过和预谋攻城的事情告诉了二人。

    绿无双道:“这么说,岂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冯天玉道:“没错,只待明晚时敬迁举火为号。”

    第二天很快到来,直待得傍晚,在泉州城外三十里处的密林中人山人海,福建十八帮三十六派的人都已来齐,更惊喜的是福建的丐帮弟子也自发前来,此时人聚在一起,竟是有上万之众,冯天玉立于高处,看着眼前人,心中欣喜。只是令他头疼的是人分成了两拨,一拨是白莲教弟子,一拨是福建武林各派江湖人士。

    正邪不两立,两拨人以兵器相对剑拔弩张,似乎有风吹草动,便会大打出手。

    冯天玉知道若不调解好这些人的关系,只怕这一万武林义士难以齐心攻城。

    当下咳嗽一声道:“今日是为解救各派掌门而来,望大家放弃前嫌,共同对敌才是。”

    众人都觉得有理,但是见冯天玉年纪轻轻,心中难免不服。其中一个大汉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这么说话。”

    “在下冯天玉,是个无名之辈,今天召集大家在一起,只是为了解救被关在泉州城中的武林同道。”

    一个大汉道:“那赤松子道长现在何处?”

    绿无双道:“军情紧急,李将军正在率军与清军交战,赤松子道长离不开身,所以今天由我旁边这位少年英雄冯天玉主持。”

    有人起哄道:“一个无名之辈,要听他发号施令,实在可笑。”

    说罢众人大笑起来。

    人群中又一个大汉道:“虽然是赤松子道长让你主持,但是我们冲的是赤松子道长的名号来的,何况你与白莲教勾结,若是让你发号施令,我们不服。”

    绿无双在旁急道:“安静,冯天玉是赤松子道长的朋友,难道你们连赤松子道长都不服?”

    “赤松子道长今天若是在此,我们福建十八帮三十六派皆听从于他,但是就不愿让一个无名小子发号施令。”

    面对众人非议,冯天玉淡定自若,道:“那你们希望谁主持大局?”

    一个大汉道:“那自然得是一位德高望重之人,看在场的人,唯有福建第一大门派武夷派掌门玄虚子道长莫属。”

    他话说完,福建各门派都齐声欢呼。

    冯天玉眼睛看向人丛中的一群道士,笑道:“却不知玄虚子道长何在?”

    他话说完,一身穿道袍的老者从人群中走出,对四面的武林人士拱了拱手,道:“承蒙各位抬爱,老夫虽有心带领大家解救被关押的各派掌门,但是赤松子道长说由这位叫冯天玉的少年带领,老夫敬仰赤松子道长,无意争这虚位,还请众位同道谅解。”

    玄虚子的高风亮节令在场的人无不敬佩,此时一个大汉道:“玄虚子道长不主持大局,何人能主持,反正我不相信这小子能带着大家救出被清兵抓住的各派掌门。”

    玄虚子道:“人岂可貌相,既然赤松子举荐之人,定然有他独到之处。”

    众人也觉得有理,一个大汉道:“玄虚子道长不必谦让,在下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素来武林讲究以武功服人,要我们信服也可以,道长和这位小兄弟比武一番,谁赢我们就听谁的。”

    一个是地方武林的掌门,武功威震福建,一个是无名的少年,虽不知武功如何,想来不可能是一个习武几十年的武夷派掌门的对手,众人自然是表示同意,因为他们知道要比,冯天玉是输定了。

    在众人欢呼下,玄虚子道:“盛情难却,既然大家看得起武夷派,我便答应这一场比武便是,小兄弟意下如何?”

    冯天玉笑道:“既然大家要求,我自然是乐意奉陪。”

    他从高处落下,走到玄虚子面前,拜道:“晚辈有理。”

    玄虚子道:“年轻人不必客气,我们现在比武,不分长幼,只分胜负。”

    “好,请道长先出手。”

    玄虚子道:“说好了不分长幼,你我同时出手便是。”

    冯天玉倒是觉得这武夷派掌门有趣的紧。

    此时天色暗下来,四周已点起火把,周围人将冯天玉和玄虚子围住,却留下很大的空间。

    二人互视对方,久久未动手,此时空气似乎凝结,周围的人都紧张的等待。

    绿无双有些不耐烦,道:“喂,你们两个再傻站着,这天就快要亮了!”

    天快要亮?现在不过更入夜,又怎么可能那么快天亮。

    但她话一出,冯天玉和玄虚子都齐地出手向对方攻去,

    但见玄虚子出掌凌厉如剑,招数繁复奇幻。双臂挥动,四面八方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真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虚招固为诱敌扰敌,但到临阵之时,五虚八虚亦均可变为实招。

    众人无不惊叹,有人惊道:“是武夷派的天女散花掌。”

    绿无双笑道:“怎么取做天女散花掌法,而不是取道士散花掌法?”

    众人虽被精彩打斗吸引,但听绿无双的话,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有一大汉见绿无双长得美貌如花,便对她道:“姑娘岂知这掌法背后有一个故事。”

    绿无双好奇,问道:“什么故事?快说。”

    那大汉道:“那是三百年前,当时武夷派还未建,当年武夷派开山祖师赵玄风到武夷山游玩,后累了在一条溪水边的的树下睡觉,并做了个梦,梦到天上仙女乘七彩云经过武夷山,赞叹景色漂亮,不禁将手中花篮中的花瓣洒遍武夷山,使武夷山繁花似锦,后来赵玄风醒来,回想当时仙女洒花的样子,心生灵感,创出了天女散花掌和天女散花剑法。”

    绿无双觉得有趣极。

    此时冯天玉和玄虚子仍在打斗,已交手数十招,虽然玄虚子天女散花掌法精妙无比,但是冯天玉的掌法亦不甘示弱,但见他劈风掌出手如风,连连劈出,一掌掌力胜过一掌,掌力层层叠叠,扑向玄虚子。

    众人惊呼,心中赞叹冯天玉如此年纪便能与一个练武几十年的一派掌门打得难分难解,而且谁都能看出是冯天玉占上风。

    绿无双笑道:“风吹花散,天女散花掌法在劈风掌的攻势下,也不过如此。”

    果然,又过十几招后,面对冯天玉连绵不绝的攻势,玄虚子难以招架,胸口洞开,被冯天玉一掌击中,连退数步方止。

    “道长承让了。”冯天玉恭手敬道。

    玄虚子被一掌击中,虽然冯天玉收了掌力,没有受内伤,但是还是被击得心血澎湃,当下缓了口气道:“小兄弟掌法惊人,令人敬佩。”

    冯天玉道:“道长掌法亦是了得。”

    玄虚子作为一派掌门眼下当着福建武林群雄的面输给一个无名小子,这口气如何咽的下,当下道:“不知小兄弟是否会剑法如何?”

    冯天玉道:“略懂皮毛罢了。”

    玄虚子道:“好那我们就比比剑法如何?”虽然对方只懂皮毛,但是这正好是挽回面子的好机会,也不怕别人笑话。

    但他又岂知道冯天玉会使天下第一快剑风雷剑法,他方才不过是说些客套话罢了,当下同意道:“既然玄虚子道长有意过招,我自是奉陪到底。”

    “好,痛快!”玄虚子从弟子那里取来两把剑,一把向冯天玉抛去。

    冯天玉操手接住,当下挥舞起来,但觉轻飘飘,虽无龙吟剑适手,却可算得上一件称手兵器。

    当下左手捏剑诀,右手持剑于胸前,道:“道长请动手。”

    玄虚子心中想着报方才一掌之仇,当下大喝一声,挺剑便向冯天玉刺去。

    冯天玉挥剑相迎,徒一交手便听剑碰撞发出响声不绝,两人出手皆快得令人目不暇接,旁人竟是看不清。

    但是人群中不乏高手,绿无双和龙小莲便看得清清楚楚,但见玄虚子使剑弄出剑花朵朵,似天女散花一般,赏心悦目,却又招招精妙。

    冯天玉出剑凌厉,绿无双和龙小莲竟是看不清,似乎他手中并未有剑,不过手在动罢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招,因为没人能看清,众人目不转睛看着,等待二人停下那一刻。

    果然,但听当的一声响,两人终于停了下来。

    冯天玉横剑胸前,赞道:“好剑,好剑法!”

    方才声响分明是断剑之声,且地上有半截剑,众人看到冯天玉手中剑完整,并无断处,心奇,又看向玄虚子手中剑,但见手中剑剑身不过半尺。

    看到这里自然是胜负已然明了。

    玄虚子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冯天玉道:“你竟然会使风雷剑法,不知东方无我是你的什么人?”

    冯天玉道:“实不相瞒,是我的师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