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神秘公子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那男子道:“即是如此,那你们也跟着一起去好了。”

    冯天玉笑道:“你想请我们去就去,无缘无故请人上船一聚,只怕有什么阴谋罢。”

    那男子道:“不要想太多,不过是喝茶吃东西。”

    提到吃的,此时已是正午,肚子早已饥肠辘辘。

    冯天玉道:“有吃的还差不多,既然如此便上去坐坐也好。”

    那男子道:“可是我家主人主要是邀请这位姑娘。”

    董小宛道:“不好意思,我不会轻易见陌生人。”

    那男子道:“主人说,只要姑娘上船与他吃一顿饭,姑娘便能得到黄金百两。”

    一顿饭,黄金百两,这只怕世上大部分的人打拼一辈子也不一定挣到,但是董小宛陪吃顿饭功夫便可得到。

    冯天玉暗叹长得漂亮的女人与众不同,心里暗想下辈子能投胎是个美女。

    只道董小宛会答应,岂知她婉言拒绝。

    想来也是,秦淮八艳,个个天姿国色,江南富绅,家财万贯,风流成性,多少富家公子豪掷千金,想与董小宛共度良宵而不可得,这百金又岂会放在眼里。

    岂知那男子道:“姑娘要是不答应,只怕也不成。”

    他拍了拍掌,便有一队大汉走下船来,个个赤裸上身,手握鬼头大刀,一脸横肉,凶相毕露。

    但董小宛一脸不畏惧,因为她知道身旁有一个江南侠士,冒辟疆绝不会让人将她带走才是。

    岂知冯天玉笑道:“何必动粗,我们上去就是,正好填填肚子,何况方才被吓的一身冷汗,正要商量一下精神损失费的问题。”

    董小宛道:“冯公子尽管去,可惜我不会上船的。”

    冒辟疆道:“其实上去坐坐也好。”

    唯一的指望都决定上船,董小宛此时无依无靠,顿时绝望。

    那男子道:“既然两位帅哥答应,相信姑娘不会再拒绝了吧。”

    董小宛咬了咬牙,冷冷道:“去就去,难道怕你不成。”

    “那就请三位上船吧。”

    这时时敬迁忽的起身,道:“难道不打算请我吗?”

    未留意地上有人,当下那男子问道:“你是何人?”

    冯天玉道:“我们是一起的,他要和我们一起走。”

    那男子无奈,道:“即是如此,那就请一起上船吧。”

    缓缓走上木板,登上船,进了底舱被带到一间房间里。

    那男子道:“几位在此等候,先去报与主人。”

    那人离去后,董小宛秀目圆睁,道:“你们为什么要上船?”

    冯天玉笑道:“饿了一夜半天,当然是上来蹭吃蹭喝了。”

    董小宛白了他一眼,看向冒辟疆。

    “难道你也这么没骨气?”

    冒辟疆淡淡一笑道:“没错,我也肚子饿了。”

    想不到心中抗清英雄,竟是这般没骨气。

    冯天玉笑道:“看起来董小姐很不乐意,那刚才为何还上船?”

    一个弱女子,面对一群大汉,董小宛再不愿意也由不得他,但听她冷哼一声道:“若我不跟着来,只怕这船的主人还不一定见你们哩。”

    时敬迁道:“没错,我们能上船,那是沾了董小姐的光。”

    想起时敬迁,三人齐地看向他。

    时敬迁神色一凛,道:“怎么这么看着我?”

    冯天玉道:“难道你忘了方才被人扔下水,差点淹死。”

    时敬迁道:“原来落水了,怪不得身子那么湿,不过是谁将老子扔下水的,我要将他大卸八块。”

    董小宛闻言,吓了一跳。

    冯天玉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就是美艳如花的董小姐。”

    “原来是董姑娘。”时敬迁问:“姑娘这是何意?”

    董小宛道:“时公子沉醉不醒,我这是让公子醒酒哩。”

    “原来如此,董姑娘是一番好意。”

    这还算一番好意,董小宛如释重负,冯天玉和冒辟疆更是瞠目结舌。

    就在他们聊天之际,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子走了进来,道:“几位,主人有请。”

    他们四人跟着那女子来到了另一间房。

    但见眼前房间甚是宽敞,布置更像是一间大厅,此时厅前歌舞升平,丝竹管弦声婉转悠扬,几个身穿彩衣的女子,挥舞飞袖,手舞足蹈。

    而正厅前一张镶金太师椅上,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正看得津津有味。

    但见那人长得眉清目秀,文质彬彬,举手投足间,便有一种威仪,令人不禁觉得高不可攀。

    冯天玉四人站着,待那些舞女舞罢,那男子雪白的手一挥,舞女退出房间。

    他看着冯天玉等人道:“你们都来了。”

    冯天玉道:“阁下盛情邀请,我们又怎能不来。”

    那男子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可没有邀请你们,我只邀请了那位姑娘。”

    冯天玉道:“我们是这位姑娘的保镖,她到哪,我们得跟着。”

    那男子道:“姑娘倾国倾城,美貌如花,有几位护花使者,倒是不足为奇,我亦无为难你们的意思,请坐。”

    那男子面前有两排桌椅,冯天玉四人坐下,冯天玉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那男子道:“姓福名临。”

    “福临?”冒辟疆道:“倒是个吉利的名字。”

    福临道:“客气了。”

    时敬迁道:“少来那些客套,快说邀请我们家董小姐所为何事?”

    福临道:“兄台倒是急性子,也无太大事,只是方才我在船上游览湖景,看到这位姑娘立在船头,心生好感,便想请吃一顿饭,如此罢了。”

    时敬迁道:“即是吃饭,那就吃饭呗,罗里吧嗦个没完没了。”

    福临呵呵一笑,离开座位,道:“诸位请跟我来。”

    又要换房间!

    时敬迁心中气恼,四人跟着福临来到隔壁一间房,但见房子宽敞与方才的厅子不相上下。

    房子中央有一张方形桌子,桌子上铺设着黄绸桌布,桌上有十几道菜,鲍鱼鱼刺,熊掌燕窝,皆是珍贵食材烧制,隐隐有香味飘来,诱得冯天玉等人口水几乎流出来。

    盛菜的盘子几乎金银器打制,使得满桌酒菜看起来甚是夺目。

    桌子四周有几张软垫椅子。

    几个标志且身材婀娜的女子环伺在一旁。

    福临坐在正前方一张椅子上,道:“几位请坐。”

    冯天玉四人在两边椅子坐下。

    福临手一摆,四周侍女退出去。

    “现在几位请享用。”

    时敬迁口水直流,道:“真的可以吃?”

    福临道:“想吃便吃,不想吃便不吃。”

    他虽说,却无一人动手。

    福临道:“为什么不吃?”

    冯天玉道:“这菜得你先吃才行。”

    “原来你们怀疑菜中有毒。”福临苦笑摇了摇头,他拿起金制筷子每道菜尝了一口。

    菜全都试尝完毕,道:“怎么样,现在可以了吧。”

    他话说完,几人已伸出手将盘中食物一扫而光。

    福临看他们的吃相不禁瞠目结舌,特别是董小宛,竟然也不顾形象,撕咬着一只熊掌。

    很快盘中食物吃得一点不剩,几人揉着圆鼓鼓的肚子,打着饱嗝,冯天玉道:“阁下邀请吃饭,现在饭也吃了,我们可以走了吧?”

    福临道:“不急,我还有话要与姑娘谈谈。”

    时敬迁打了个饱嗝道:“有话快说吧。”

    福临道:“我们还是回到方才厅子上去说吧。”

    几人又走回到方才厅子里,坐在椅子上,冯天玉道:“不知福兄还有何事?”

    福临道:“没事,只是想请大家看一场舞。”

    冒辟疆道:“刚吃饱,再来一饱眼福,倒是不错的享受。”

    “那便是同意了。”福临拍了拍掌,但见一队衣着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女子手中捧着一个花篮,花篮里盛满鲜红花瓣,这些女子一进厅,大厅立即充满花香。

    冯天玉道:“这是要跳的什么舞?”

    福临道:“一种新编制的舞蹈,叫落花流水。”

    董小宛道:“世上竟然有这种舞,倒是想看看。”

    “好,那就开始吧。”

    但见那些舞女开始挥舞云袖,如流云似水,偏偏起舞,起伏不定,将捧花篮的女子围在中间。

    捧花篮的女子也没有闲着,手抓花瓣向上抛洒,与周围挥舞云袖的女子相配合,显得如行云流水一般,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美感。

    冯天玉四人看得如痴如醉,待女子舞毕退去方才收回神。

    福临道:“怎么样?这舞不错吧?”

    董小宛道:“就与名字一样,行云流水,令人赏心悦目,加上阵阵花瓣清香,令人心旷神怡,两者结合便是鼻目渲染。”

    福临闻言赞道:“说,说得好,想不到姑娘竟是行家。”

    冯天玉道:“行家也好,输家也罢,东西吃了,舞也看了,现在我们该告辞了。”

    福临道:“可惜这场舞后,你们不能走。”

    时敬迁道:“当然不能走,你还没有给董姑娘一百两金子呢,还有我们的精神损失费。”

    福临笑道:“只怕给你们一千两,你们也没有力气拿走。”

    他话一出,时敬迁大笑起来:“竟然说我拿不走一千两,就算百万两,我也是拿的动的。”

    福临道:“若是以前都是相信,可惜你们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话一出,冯天玉等人觉得不对劲,急忙试着运功,但是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冯天玉道:“怎么会这样,是你下了药?”

    福临道:“没错。”

    时敬迁道:“什么时候下的毒,我怎么没有闻出来?”

    福临道:“你们都是走江湖的,要是在菜里下药,定然一尝便知,是以我使用了无色无味软管散,加上方才的花香,你们纵然武功高强,阅历丰富,也防不胜防。”

    冯天玉道:“你为什么那么做,我们与你无怨无仇!”

    福临道:“我只是想与这董小姐吃饭,可惜你们不识趣,非要跟着来,是以只好将你们收拾掉。”

    冯天玉道:“你到底是谁?”

    福临道:“我就是我,还有有一个老朋友要见你,冯天玉。”

    对方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冯天玉大吃一惊,问:“那人是谁?”

    福临道:“放心,你很快便会看到。”

    他拍了拍掌,便有一队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将冯天玉三人带走,只留下董小宛。

    此时只留下董小宛一个人,她不禁害怕,福临看出她的恐惧,道:“不必害怕,我不是坏人。”

    这话只怕傻子都不信。

    “你下药算计我们,现在还说自己不是坏人,实在可笑。”

    福临道:“其实我只是不舍得你离开,才出此下策。”

    董小宛闻言,不禁感动,虽然不知真假。

    “我们素不相识,福公子又何必如此。”

    福临道:“你没见过我,我却是见过你,你是秦淮八艳之一,董小宛。”

    董小宛奇道:“我们真的见过面?”

    福临摇了摇头:“我是在画上看到,只是你比画上的人漂亮多了。”

    说着,从金椅旁的画筒里抽出一幅画,将画卷摊开,便见纸上画着一个女子,那女子手持花扇,甚是妩媚妖娆。

    依稀可以看出画中女子便是自己,董小宛大吃一惊。

    福临道:“姑娘美若天仙,令人喜爱,我是慕名而来,寻找姑娘。”

    董小宛听后,甚是感动。

    “公子何必如此。”

    福临道:“自从见过姑娘这番话,便朝思暮想,辗转反侧,吃饭不香,从千里之外来寻你,想不到今天找到了你。”

    董小宛道:“你想怎么样?”

    福临道:“实不相瞒,我就是当今大清皇帝,想要将你收入宫中做贵妃。”

    大清皇帝!董小宛听后,一脸难以置信。

    福临道:“不知董姑娘可愿意?”

    董小宛摇了摇头,道:“皇宫便是一个牢笼,鸟飞进去就不能再自由飞,小女不想面对高墙深院,何况也高攀不上皇上。”

    福临闻言,面露失望之色。

    “你不必急着答复,就在这待上几天考虑一下,我会派人照顾你。”

    他召来几个侍女,将董小宛带到卧房去。

    再说冯天玉,时敬迁和冒辟疆三人,亦中了软骨散之毒,被带进一间材房中。

    时敬迁欲哭无泪,道:“这下好了,方才吃饱了,等会只怕要被做成人肉包子的肉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