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人!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冯天玉道:“你是什么人?”

    那黑衣人没有回答,持匕首的手一翻,反刺向冯天玉。冯天玉身子一偏,躲了开去,抓住他的手一紧,直捏的黑衣人惨叫一声,手中匕首脱手掉落。

    那黑衣人的另一只手又抓了过来,但是还未伸出一半,便被拧翻在地,摔得黑衣人惨叫一声。

    这时时敬迁也被惊醒,看见冯天玉逮住一个黑衣人,大吃一惊,走近前来,道:“这是怎么回事?”

    冯天玉道:“这人想要刺杀福临。”

    时敬迁道:“真的!”他仔细察看福临,见无伤势,道:“还好,无事。”

    冯天玉道:“你到底是是什么人?为何要杀他?”

    那黑衣人冷哼一声不说话。

    时敬迁笑道:“不说话是吧,倒要揭面看看你是谁。”

    他伸手去摘黑衣人面巾,那黑衣人虽要反抗,却被冯天玉双手掐住要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但见面巾被扯下后,冯天玉和时敬迁细看,皆面露惊色,不是因为那人长得奇异,是因为长得熟悉,却不是离去的冒辟疆还有谁。

    “怎么是你?”

    冯天玉松开了手,时敬迁大吃一惊道。

    冒辟疆站起身来,道:“我要杀了这个满清皇帝。”

    冯天玉道:“可惜我们不会让你杀的。”

    冒辟疆道:“所以我才尾随你们,打算寻机杀了他,没想到你并没有入睡。”

    冯天玉道:“这是个陌生的地方,我怎么可能敢有丝毫大意,睡下去。”

    时敬迁道:“想不到你翻墙入室的本事不小,要是也做飞贼,也许衣食无忧。”

    冒辟疆道:“今天落到你们手中,你们打算怎么样?”

    冯天玉道:“我们也算共患难一场,冒前辈说这话岂不见怪。”

    冒辟疆道:“既然如此,那我可就告辞了。”

    便要离去,冯天玉道:“冒兄真的打算就这么走?”

    冒辟疆道:“不然如何,小兄弟不让我杀这狗皇帝,我更不想见钱谦益那汉贼。”

    冯天玉知留他不住,便由他去。

    时敬迁摇头叹道:“真是一个固执的人。”

    冯天玉道:“他是固执,但是你却偷懒,竟然偷睡,方才若不是我,只怕这满清皇帝便会死于他人之手。”

    时敬迁挠头笑道:“我这不是太累了,谁想到会有人来刺杀这狗皇帝。”

    冯天玉道:“那你可要打起精神来,我先睡一下。”

    时敬迁一听不高兴,一把铺上床。

    冯天玉皱眉,道:“你躺在床上干什么?”

    时敬迁道:“废话,当然是在睡觉。”

    冯天玉道:“不是说了,让你守着满清皇帝。”

    时敬迁道:“为什么不是你守着。”

    冯天玉道:“我要睡觉。”

    时敬迁笑道:“我也要睡觉。”

    冯天玉无奈摇了摇头:“你不要逼我。”

    时敬迁道:“你以为我怕你不成。”

    冯天玉:“看来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招。”

    他使出鹰爪功,抓向时敬迁,时敬迁早有防备,便要出手阻挡,岂知冯天玉出手太快,竟是挡不住,被一把揪住,摔下床去,

    这摔得时敬迁两眼冒金星。

    冯天玉躺在床上,满脸幸福。

    时敬迁暗暗咬牙,却是无可奈何,看向一旁的福临,福临方才被惊吓住,但是现在看到时敬迁囧样,还是觉得好笑。

    时敬迁气不打一处来:“笑什么笑。”

    吓得福临缩到墙角,时敬迁顿时痛快,忽的倦意涌上心头,趴在桌子上就这样守着一夜,第二天一大早被敲门声砰砰响。

    冯天玉打了个哈欠,起身去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男子,仆人打扮,那人道:“大人请你们到厅堂一聚?”

    “好。”

    冯天玉叫醒时敬迁,押着福临来到厅堂。

    钱谦益和柳如是正与董小宛有说有笑。

    见他们三人到来,皆是起身笑迎。

    “几位早。”

    钱谦益道:“我们也是刚刚起来,便让人请你们来吃早点,这不刚喝两杯茶,你们就到了。”

    时敬迁道:“吃的在哪,快点上来。”

    柳如是道:“时公子想来是饿了。”

    她叫身边丫鬟去传膳,冯天玉和时敬迁押着福临寻位坐下。

    钱谦益看着福临,道:“这无耻之徒真的那么无耻?骚扰董小姐?”

    时敬迁道:“你别看他一付人模人样,其实他真是坏透了心里。”

    钱谦益道:“这听起来时公子好像对这人很了解。”

    时敬迁道:“了解怎么可能,不过行走江湖多年,阅人无数,自然也就什么都知道一些,像这人我一看便知将来会孤苦终老。”

    福临闻言,怒瞪了时敬迁一眼。

    时敬迁气道:“看什么看,小心挖了你的眼珠。”

    钱谦益和柳如是见时敬迁豪言壮语,心中敬佩,但是见福临一表人才,模样俊秀,却不像是登徒浪子,心中有所怀疑,却不言表。

    这时丫鬟已准备好早点,来禀告,柳如是道:“早点已准备好,几位跟我来。”

    跟着钱谦益和柳如是走长廊,过月牙门,来到一座临湖的亭子。

    亭子倒映在水里,随波纹起伏。

    几人走进亭中,坐在石桌旁石椅上,石桌上摆放着各种点心,冯天玉和时敬迁食指大动,抓起点心吃起来。

    钱谦益,柳如是和董小宛看后不禁惊的呆住。

    待二人吃饱,石桌上的点心早就一扫而光。

    打了几个饱嗝,时敬迁道:“不好意思,都吃光了。”

    钱谦益笑道:“无妨。”

    他叫下人拿走空碟,又摆放一桌点心。

    “若是不够,尽管再吃。”

    冯天玉道:“不必。”

    他看了四周湖景,但见湖中有荷花盛开,赞道:“大人府上真是漂亮。”

    钱谦益道:“过奖了。”

    柳如是道:“这个登徒浪子虽然猥亵宛妹,但是看起来却像是大户人家公子,若不交个官府,只怕他的家人会着急。”

    钱谦益道:“没错,交个官府处置,最好不过。”

    交给官府,岂不放虎归山,冯天玉和时敬迁自然不傻,但是柳如是如此说,不交给官府只怕不合情理。

    “交,我们过两天就交给官府。”

    钱谦益道:“为何要等上两天?”

    冯天玉道:“方才夫人也说这登徒浪子是大家公子,若是就这么交给官府,官府若是得到好处便会立即放人,岂不是放虎归山,若是留下教训两天再交给官府,岂不是更好。”

    钱谦益道:“也好。”

    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担心,若是这登徒浪子是大官公子,岂不给他带来灾难,想到此,忧心忡忡。

    就在几人说话吃茶之际,忽的有一个男子跑了进亭来,面色慌慌张张。

    柳如是异之,道:“阿福,出了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

    那叫阿福之人道:“方才一队官兵闯了进来,说是要搜查一个人。”

    众人惊异,董小宛,冯天玉和时敬迁暗惊。

    钱谦益道:“我去看看。”站起身来,赶往前院。

    他离去后,柳如是道:“想必官兵是来找这个人的,你们还是说实话他到底是谁?”

    冯天玉和时敬迁大吃一惊,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聪颖。

    董小宛了解柳如是,知道她心里亦憎恨满清,便实情相告。

    当得知福临非登徒浪子,而是满清皇帝,大吃一惊,道:“想不到你们这么大胆。”

    冯天玉道:“反清复明便已抱必死之心,劫持皇帝又算得了什么。”

    柳如是道:“只怕那些官军就是来找皇帝的,你们还是躲躲为好。”

    这时忽听官军吆喝声响起,时敬迁急问道:“不知有何藏身之处?”

    柳如是道:“要想躲过官军搜查只怕没有。”

    时敬迁道:“也不见得没有,我们躲到湖里荷花丛中。”

    “好主意。”他和时敬迁提着福临跳进湖里,钻进荷花丛里,荷叶茂密,将他们遮得看不见一丝人影。

    他们才躲藏好,便有一队官兵走来,为首的是钱谦益。

    钱谦益走进亭急道:“夫人,那三个人呢?”

    柳如是道:“哪里三个人?就我和宛妹三个人。”

    钱谦益道:“就是那三个男人。”

    柳如是道:“夫君这是糊涂了,哪里有三个男人。”

    官兵见二人说个没完,急道:“到底有没有见过三个人?”

    柳如是和董小宛看着官军手上的画像,正是时敬迁,冯天玉和冒辟疆的画像。

    柳如是道:“没有,这几天都呆在家里,并没有出去,不曾见过生人。”

    那官兵头子道:“那方才钱大人又说见过其中两个人?”

    董小宛道:“其实钱大人是昨晚夜里出门时见过其中两个人,他们凶神恶煞,吓了钱大人一跳,钱大人现在仍心存余悸,是以胡言乱语。”

    那官兵头子问:“钱大人,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钱谦益见冯天玉三人消失不见,柳如是又欲掩盖,只好顺着她们的意。

    “没错,我记错了,是昨晚遇到了其中两个,他们朝东门方向跑的。”

    “钱大人,看来你真是老糊涂了。”

    几个官兵转身离去。

    钱谦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道:“那三个人哪里去了,他们可是官府通缉的要犯。”

    柳如是道:“对官府是要犯,对我们来说却是英雄。”

    钱谦益道:“要犯也好,英雄也罢,他们现在藏在何处?”

    “我们藏在这。”

    但听“哗啦”一声响,只见冯天玉和时敬迁提着福临从湖里荷花丛跃出,漂进亭中。

    钱谦益知道二人是通缉犯,甚是恐惧,吓得连退,差点跌进湖里。

    冯天玉道:“多谢夫人相助。”

    时敬迁冷哼一声,气道:“你这老头,竟然带着官兵来抓我们,怪不得冒辟疆当你是汉贼。”

    钱谦益吃惊道:“你们是复明社的人?”

    冯天玉道:“虽不是复明社的人,却有相同的目标。”

    钱谦益道:“只道二位是通缉犯,实是不知二位是反清复明的义士,若是知道,定然不会告知官府。”

    时敬迁道:“如此最好,若不是方才令夫人相助,我便一掌劈死你个汉贼。”

    钱谦益吓得直发颤。

    “两位放心,必定保守两位秘密。”

    “那最好。”

    董小宛道:“看来官府正在找你们两个,你们若是出去,只怕会被发现。”

    柳如是道:“没错,正在关键时刻,还是留在府上避一避才好。”

    冯天玉道:“有容身之所自然再好不过,只怕会给钱大人带来不便。”

    钱谦益笑道:“不必,两位义士反清复明,令人敬佩,我为前朝旧臣,自然也是想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希望两位留在府上,避过风头再走。”

    冯天玉道:“既然如此,那就叨扰了。”

    他二人告辞,便带着福临回到客房中。

    时敬迁道:“那钱谦益果然和冒辟疆说的一样,道貌岸然,幸好有柳姑娘,不然就被官兵找着了。”

    冯天玉道:“柳姐姐为人侠义,实乃女中豪杰也,想一个七尺男儿,却不如一个女流之辈。”

    时敬迁道:“即是如此,你也觉得钱谦益虚伪小人,为何还留在这?”

    冯天玉道:“此时想必满城戒严,还是留在这里躲避为好。”

    时敬迁道:“若是那钱谦益偷偷告密怎么办?”

    冯天玉道:“相信他不会,若是真的告密,便杀了他。”

    时敬迁道:“但愿你记住你说的话。”

    他昨晚累极,不禁躺在床上休息。

    冯天玉看着福临,而也正直勾勾看着他。

    冯天玉解开他的哑穴,问道:“你有什么话要说?”

    福临道:“你是我见过的人中最特别的一个。”

    冯天玉道:“能得到一个皇帝这么赞许,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福临道:“自然是应该高兴,有何可难过?”

    冯天玉:“你夸我,可我却要杀你。”

    福临道:“你不会杀我,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他们被仇恨蒙蔽眼睛,而你看得更远,你知道天下大势,若是杀了大清皇帝,会引起更多人惨死。”

    冯天玉道:“看来你很了解我。”

    福临道:“了解算不上,但是觉得你是个对手,若是你当上义军首领,或许我会寝食难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