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杜十七忽然转过身来,厉声道:“完颜无心,你居然敢偷偷摸摸的跟在我身后,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活的不耐烦了呢?”

    被夹在中间的这人正是无心剑客完颜无心,完颜无心道:“杜老前辈,我今天来不是找您老人家的。”

    杜十七道:“我知道你不可能来找我,我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子,但是,不管你找谁,你都应该光明磊落,想你无心剑客在江湖上也有些名气,难道连这点规矩都不知道吗?”

    完颜无心道:“我不愿见您老人家,就是怕您误会,谁知这误会却越来越深,其实我今天只是想找这位冒险王子冯天玉向少侠问点事情,仅此而已,别无他意。”

    杜十七道:“你们认识吗?”

    完颜无心道:“不认识。”

    杜十七道:“既然不认识,那你找他干什么?”

    完颜无心道:“这个这个”

    杜十七道:“别在我面前这个那个的,有什么就说,说完就滚!”

    完颜无心道:“我知道您老人家一直反对我追求凌儿,可您应该知道我对她是一片痴心,您反对我不要紧,凌儿拒绝我也没有关系,但是,凌儿却说她喜欢的人是冯天玉这小子,我付出了那么多,什么也没有得到,却白白便宜了这小子,您说,您说我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冯天玉有些糊涂了,他和杜凌儿在糊涂城仅仅有过一面之缘,杜凌儿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呢?再说了,自己刚刚还差点就死在了她的刀下,如果说杜凌儿喜欢他,那这根本就不合情理了。

    杜十七道:“哦,我算是知道了,原来你是来找冯天玉理论的。”

    完颜无心道:“不错!无论如何,我今天也要找冯天玉讨个说法。”

    杜十七道:“凌儿说她喜欢冯天玉你就信了,那我说你是个笨蛋你信吗?”

    完颜无心忽然愣住了,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杜老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

    杜十七道:“凌儿几乎从来没有见过冯天玉,她说她喜欢冯天玉你就信了,你还真不是一般的笨,你既然那么听她的话,那我改天叫凌儿让你去死,你干脆也死了算了。”这倒也不完全怪完颜无心笨,只是因为一个人为情所困时,智商难免会骤降。

    完颜无心道:“我我”

    杜十七道:“你什么你?你变成结巴了?还不快滚!”

    完颜无心身形一闪,忽然就消失了踪迹,杜十七让他滚,他不敢不滚,而且滚得绝对不能慢。冯天玉道:“我看无心剑客对凌儿倒真是一片真心,或许这之间有什么误会吧。”

    杜十七道:“你别提他,一提他我就生气,这小子看起来正直老实,其实一肚子的坏心思。对了,天笑,此地离无情山已经不远了,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冯天玉道:“我这次出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我想早点把该做的事情做了,才好去做其它的事情,所以,也就不便多耽搁了。”

    杜十七道:“无情山的那群王八蛋可都不是什么善类,你此行独闯虎穴,有把握吗?”

    冯天玉道:“说实话,我并没有多大的把握,但我知道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无论什么事情,不管有没有把握都一定要去试试,未必一定要等到有把握的时候才去做。”

    杜十七道:“好!就是要趁自己年轻的时候,多做一点有意义的事情,岁月不等人,青春不常在啊,你去吧,你记住:以后若是遇到什么事情,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只管说一声就行了,我虽说退隐已久,但还不致老态龙钟??????”寒来暑往城。

    总算已经到了寒来暑往城,不管这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愉快的也好,是悲伤的也罢,冯天玉都可以把他们当成是天上的浮云,不去计较,至少他现在的心情是激动而愉快的。

    大街上,一位看起来已经不算年轻的算命先生忽然拦住了冯天玉的去路,算命先生道:“年轻人,在下见你面泛红光,似有喜事临门,不如让在下替你算上一卦如何?”

    有喜事临门?冯天玉这一路上就没有遇到过一件好事,他才不会相信自己忽然就时来运转,莫名其妙的碰到什么好事。而且,冯天玉很讨厌别人拦住他前进的脚步,这算命先生一出现就恰巧犯了他的忌讳,冯天玉的心里已经有些不愉快了,他根本就不想同这种在大街上招摇撞骗的算命先生浪费时间,他冷冷的道:“没兴趣!”

    算命先生还不罢休,仿佛他根本还没有察觉到冯天玉已经有些生气了。算命先生露出一种很惊讶的样子,难以置信的道:“没兴趣?怎么可能没有兴趣呢?这可是和你的性命息息相关的事情!还有,你一定不要把我同那些招摇撞骗的江湖术士联系在一起,他们和我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这样吧,如果我算得不准的话,你就不付钱,行了吧?”

    冯天玉扭过头,像瞪仇人似的瞪着算命先生,没好气的道:“你真的很啰嗦!”说完这句话,冯天玉不再理会那算命先生,自顾自的走开了。不撞南墙不回头,算命先生碰了一鼻子的灰,想必也应该知道回头了吧?可是他没有,他好像比天下所有固执的人加起来还要固执,算命先生道:“唉!这世道,真的是做什么都不容易啊!年轻人,不如就让我免费替你算一卦吧。”

    算命先生以为天下绝没有人会不想吃免费的午餐,而且,他也以为他所说的这句话的诱惑力就算不大,也足以令冯天玉停下脚步来,谁知冯天玉竟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一样,连理都没理他。看着冯天玉渐渐远去的背影,算命先生立刻掐指一算,旋即嚷道:“年轻人,你马上就会遇到四个人”

    后面的话冯天玉已经听不清楚了,四个人?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他岂止才遇到四个人呢?冯天玉认为这算命先生纯粹就是一个没事找事的人,别人的好坏和他有什么关系呢?既然自己没有主动的去找他,他就不应该主动的来找自己!

    但是,冯天玉果然很快就遇到了四个人——四个看起来和大街上的其他人格格不入的人,不论这大街上是怎样的熙熙攘攘,你很容易就能够把他们分辨出来。其实,这四个人都和冯天玉打过交道了,他们就是:小九、愚老,章龙、左崖。能够同时遇到这四个人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这件不容易遇到的事情却偏偏让冯天玉遇到了。或许,他刚才真的应该听那算命先生一言的,可是哎!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可是的了。事情既然发生了,不管好坏,都拿出勇气去面对吧。

    冯天玉双手摸着自己的头,他现在觉得自己的一个头忽然变得比两个头加起来还要大,他只能苦笑着道:“嗯,各位,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小九道:“确实很久不见了,我们倒是托你的福,还将就过得去。只是,想不到你居然还活着,这实在令我们感到意外。”

    愚老道:“我们这一次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无论如何也要给你做个了断了。”

    章龙道:“上次让你逃脱,纯属意外中的意外,如今我们四人联手,就绝不会再出现任何意外了。如若你还想着逃脱,那就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了。”

    左崖道:“其实我很想知道欧阳刀是不是你杀的,如果是的话,那我们就杀了你,正好替他报仇;如果不是你,我们仍然会杀了你的,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这是非常时期不得不采取的非常手段,还请你千万原谅。”

    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冯天玉现在是一嘴难敌四口,只听见他们如连珠炮似的你一言我一语,冯天玉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即便有话想说,也插不上嘴,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四个人都说完了,冯天玉才有机会道:“我就知道每次遇到你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是,这一次我们能不能换个解决问题的方式呢?”

    小九道:“我们之间,要么你死,我们活;要么我们死,你活,这就是唯一的方式了,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前一种可能性要大得多。”

    愚老道:“如果你现在就已经感到害怕了,你不妨直接说出来,我们或许可以考虑换一种温文有礼的方式。”

    章龙道:“冯天玉,上次没能和你好好的切磋,让我遗憾了很久,我实在不想让自己再遗憾下去了,我今天就是冲着你来的,所以这一架,我们非打不可!”

    左崖道:“当然,我们也乐意接受你自杀谢罪,但是,我想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大家都不必浪费时间了,动手吧!”

    冯天玉还能说什么呢?他根本就说不过人家。既然已经无话可说,那就只有动手了,而且,冯天玉非动手不可,反正早晚都是要动手的,干嘛不早一点动手呢?冯天玉已经动手了,他手上已经握紧了刀,他的刀已经挥向了离他最近的章龙,他以最娴熟最简练的手法,用最直接最有效的招式,企图以最快的速度在最短的时间里收到最理想的效果,但是,冯天玉仿佛真的小看了章龙,章龙的反应一点儿也不迟钝,动作一点儿也不生疏,刀来剑挡,见招拆招。一个多月不见,章龙的剑法仿佛又精进了不少,看得出来,他在被呼延百炼打败之后,确实又费了一番苦功。

    四人联手,势力非凡。这让冯天玉苦不堪言,他感受到四面八方都是剑影,仿佛自己已经被包围了起来。不!他并没有真正的被包围起来,他上可飞天,下可遁地,只可惜冯天玉不会遁地,如今只有飞天这唯一一条可行之路。冯天玉忽然腾身飞起来,半空中还旋转着使出了刚刚学会的刀中绝招‘惊天变’,这是他自学会这一招以来的第一次使用,他本来还不知道这一招的威力到底有多大,但是,一看到小九、愚老,章龙、左崖全都瘫倒在地上之后,他终于相信用这一招来对付凶神大约也是没有问题的。

    就连冯天玉自己起初都不相信自己能够绝对的战胜他们,躺在地上痛苦呻吟的这四个人更加的难以置信。四人联手,居然还打不过冯天玉,这事若是传到江湖上去,岂不成天大的笑话了吗?如此一来,江湖十大杀手的威名何在?以往的辉煌战绩也都无法再理直气壮的摆上台面来,若是再向别人炫耀说自己曾经杀了某某,又杀了某某,别人肯定就会拿起这件事情来说事:那你们怎么就没能杀掉冯天玉呢?

    所以,这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这还关系到他们能否再在江湖上立足的问题。四个人如今都受了伤,而且都伤得不轻。站在他们面前的冯天玉已经不再是冯天玉,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他们根本就不认识的人——一个会让他们深感恐惧的人。现在,除了眼前的冯天玉以外,忽然又出现了一个人,如果说冯天玉可以要了他们的命,那么,这个人却无疑可以要了他们的魂。当这个人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四个人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就好像真的吓得连魂儿都没有了一样。原本因痛苦而呻吟的人,不敢再发出一丁点儿声音;原本因痛苦而颤抖的人,一动也不敢动。就好像这四个人都麻木得没了感觉,变成了没有生命的枯木一样。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一出现就能带来这样的震动?这个人看起来既不英俊,也不潇洒,本来并没有多大的年纪,却非要装得像个小老头一样;他的穿着很随便,但他绝不会是一个随便的人;他的表情很呆板,但他又绝对不像是一个呆板的人;他的手里拿着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剑,这把剑被他保养得一尘不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