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话说,冯天玉自青竹楼出来以后,便成了西域七怪一致认可的朋友,而且自身的武艺又得到了他们的肯定,着实令人欣喜。

    其实从另一角度来说,西域七怪何尝不是他冯天玉的一个强而有力的外援呢?

    因为护商任务已经完成,七怪告别冯天玉后,便回西域去了。

    临走之前,陈谷广还留下一样物件——七怪令。

    武林会,江府中。

    “什么?”江随铭几乎是从阳光下掉入冰窖,不可思议道“你是说东瀛人再临中原?”

    “是,盟主。”一探子低声答道。

    “你且退下吧!”江随铭尽量平息心中的怒火和各种情绪,接着是一阵沉思。

    也难怪江随铭会烦恼,四年前,忍者兵团在中原肆虐,对武林会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连江随铭自身的性命也差点丢在那次事件中,要不是当初各大门派的人及时赶到,现在估计就不存在武林会了。

    近年来,江随铭不断扩大武林会,疯狂招收新生的门徒,不论新手的资质如何,一律照收不误。

    也许是歪打正着,正因扩招新手都接受统一的训练,出色的一批人已经茁壮成长了,随时都是武林会的一把尖锐的利剑。

    江随铭给这队人起了个称号——武之魂。

    武之魂一共有一百一十六人,每个人的整体实力相当,顶尖的高手也就寥寥几人,正是江山流、程无双、举如鼎三人。

    作为江随铭唯一的儿子,江山流的实力绝对是三人之首,若是他有一把可与风恒剑媲美的长剑,卡氏兄弟的卡殊阵绝对是鸡肋。

    正因如此,江随铭才会不顾一切手段去找一把能让自己儿子称心如意的宝剑。

    而江山流的剑法是刚劲十足的,普通的长剑在他手中,根本挥不出三剑。

    这当然是在他真正对敌的时候,高手间的对决,不会有任何花哨,想要华丽的剑法无疑是找死!

    这种刚劲的剑法对人的身体的影响也是很大的,没有代价的高强武艺根本不存在,这就是所谓的平衡,江湖的平衡,自然的平衡,一饮一啄自有定数。

    江山流所用的剑诀正是赫然一世的“烈剑诀”,此剑诀只有六式,一招一式叠加的威力,也是一重比一重高深。

    这是唯一能与“听风一剑”叫板的剑诀。

    烈剑诀主要是通过自身的内力将剑气提升到极致,提升后的剑气不仅对剑有毁灭性的冲击,对用剑的人也有极端的要求。

    所以江山流自幼“修性”,这使他有承受烈剑六式反噬的能力。

    江城外,某处。

    “山流,你来了”江随铭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昨晚一夜未眠,连夜赶到此地。

    “爹!”江山流自幼就苦心修性和习武,几乎很少能与父亲见面,声音也就有些激动。

    或许江山流揪动了江随铭心中的那根弦,长叹一声道“儿啊,东瀛人重返中原了!”

    原本有些激动地江山流登时愣了半响,心中一沉,浓浓的杀气中,还夹着丝丝哀伤。

    江随铭岂会不知他心中所想,稳下心神道“据探子回报,这次来了将近百名东瀛忍者,三大武士道高手全都来了,其中还有一个该死的人。”

    很明显江氏父子对这些东瀛人不是一般的仇恨,两个人散发出去的杀气,使得后面的百余名武之魂倍感不安。

    江山流冷哼一声道“木川拓这个卑鄙小人终于再次出现了,此番即便有那三个老家伙也难保汝姓名!”层层杀意,让江随铭都感觉到一丝寒意。

    想起死去的妹妹,江山流心痛不已,若不是心中的信念苦苦支撑着他,他连修性的第一重都过不了。

    与此同时,江城外,竹林里。

    “武林会内有何动向?”为首的青衣男子用东瀛话道。

    “少主,江府内一切平静,只是有大批武林门徒在那,而且江随铭并不在府中,老夫已派第一小队全力追查其下落。”左胸前绣着红色字样“武”的白衣老者道。

    “再派出第二组出动,”青衣男子命令道,“你给本少主一同前往,势必要找到江随铭!”

    “是”白衣老者带着第二组的忍者,往江城方向袭去。

    在青竹之上的末梢,站着一名白衣少年,背上蔚蓝的长剑尤为刺眼,清风一动,那人便落地站立,嘴角一弯,似乎在想些什么。

    “谁在那里?”青衣男子警惕道,说的却是地道的中原话。

    白衣少年缓缓从茂密的竹林走出,青衣男子看到眼前的人不禁有些惊讶。

    且不论他潜伏在竹林中不被察觉,临近一看,此人衣着朴素无华,可从他的眼神里似乎看到耀眼的金芒,背上的长剑更是杀气锋芒,好像稍有威胁存在就会在第一时间内会发出它非凡的剑势。

    竹林的周围皆有东瀛忍者埋伏,也就是说在白衣少年出来的那刻起,便被重重包围了。

    青衣男子却没有从面前的人脸上察觉到一丝慌张,显然还带有一蔑轻视。

    有意思,此人必有过人之处。青衣男子暗自对白衣少年下了定义。

    碧绿的竹叶随风晃动,此时除了耳边荡漾的“刷刷”声,好似静的让人心房跳动的声音都能听见。

    大概是嗜血的东瀛忍者等着不耐烦了,武士刀不知在何时悄然抽出,只是那一道道耀眼的白光使得竹影都为之抖动。

    铮!

    杀气在一瞬间充斥天地,游踪步下的人影快速移动。

    血!

    顿时溅起,近处的三名忍者不知何时已死在风恒剑下。

    周围的忍者见状,立即以自身最快的速度靠近冯天玉,纷纷出刀斩向他。

    就在一道道武士刀靠近冯天玉半步以内时,风恒剑再次舞动,然此次的长剑剑身,竟凭空流动着淡淡的气流。

    叮叮叮...

    斩向冯天玉的武士刀应声断飞出去,随即便听到他大喝一声“听风一剑——第一重斩!”

    刹那间,包围上来的十几个东瀛忍者停留在原地,颈上无一不有一道鲜红的划痕。

    呲呲呲...

    血液纷飞,一个个东瀛忍者就像落地花生一般,鲜艳生花!

    快!准!狠!

    听风一剑三要素,当应如斯。

    利用内力将剑身周围的气流转化为劲风,无形化有形,在挥剑的瞬间,剑势形成风刃,顺着出剑轨迹斩劈开来!

    由内力催化的风刃,别说是这些劣等的武士刀,就是坚硬如玄铁,也会应声而断!

    见得手下一一死去,青衣男子却冷冷一笑,他显然是以为冯天玉在呈强弩之末的姿态。

    不得不说,尽管听风一剑之势强横霸道,但是仅仅这一招,便会将冯天玉体内的功力消耗大半。

    再说了,使用烈剑诀会造成内伤的事情,同样也适用在听风一剑上,若不是冯天玉“修性”已达三重,此时此刻的他应该先吐上三两血再说。

    看情况,如今的冯天玉脸色苍白,内力也消耗了七成以上,他即使再不好受,逃跑的能力还是有的,若说受伤可能就难以避免了。

    刚才的十几个东瀛忍者,想必是杀人不眨眼的凶残杀手,而且他们之间的默契,也是通过血与汗的考验,才达到的高度配合。

    如若不是冯天玉当机立断使出听风一剑,那么他很有可能会在刚才的乱刀之下,被剁开十块八块。

    周围的东瀛忍者,显然被方才毁灭性的一剑吓到了,如今皆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不过,久经腥风血雨的东瀛忍者们,很快就意识到他们誓死效忠的少主还在这里,冷静下来的他们,手中的武士刀只怕握的更紧了。

    眼看,下一轮的攻势便要开始了。

    此时,沉默的青衣男子忽然一摆手,那些忍者便灰灰的退到一旁。

    青衣男子自有思量,眼前此人,尽管已大不如从前,只是想要擒杀他,还得多费些心思。

    如若此刻仍在大东瀛,他恐怕会对困兽之斗喜闻乐见,但此地毕竟是中原,漂洋过海带来的忍者可不禁消耗。

    刚才派出去追查江随铭下落的两队忍者,不一定能全身而退,若是接下来的时间里,没有足够的人手,要铲除武林会和各大门派,就雪上加霜了。

    故而,青衣男子决定亲自出手斩杀此獠。

    青衣男子自出道以来,只动过两次手,第一次是杀死自己的师父,第二次则是在四年前与江随铭的一战。

    要不是四大门派的掌门及时赶到,江随铭早已命丧黄泉,哪有今日武林会的风光?

    不过,今时今日的青衣男子,通过四年的闭关修炼,实力突飞猛进,同样不可与旧日相提并论。

    冯天玉早就在出手之前,盘算好逃跑的路线和方式,现在又见对方为首之人准备出手,当下不再迟疑,一个箭步冲上前,直刺青衣男子。

    咣!

    刀剑交接声中,冯天玉顺势抽身退去,转身之间,迅速穿梭在竹上林间。

    嗖!

    咔咔!

    两根柱子应声断开两半,而冯天玉的背部中了两道忍镖,鲜血顿时涌出。

    而冯天玉只是身形一缓,又以更快速的步伐,消失在竹林之中。

    武林会,江府内。

    “您快走,夸管家,一定要找到盟主,在此之前,我等誓会掩护您撤退!”

    “唉,你们...”

    “哼哼,今天,尔等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听起来是蹩脚的中原语音。

    夸诚暗叹一声道:“各位弟兄的好意,夸某今日便是死在武林会,也绝不会丢下你们自己逃跑的!”

    “夸管家...您这又是何苦呢!”话虽如此,一众新手门徒还是感动的不可交加,手中的兵器握得更紧了。

    只是,偷袭武林会的东瀛忍者们的实力,与他们这些新丁实在不是一个等级。

    单凭对方二十名忍者,付出一半的代价,便可将二倍人数的武林会门徒斩杀殆尽,如今诺大的江府内,也只剩下八个门徒了。

    见此情况,夸诚心中一横,再也顾不上暴露些甚,沉喝道“听风一剑——第一重斩!”

    一声喝罢,数十道风刃应声划过十几名东瀛忍者,就连为首一名白衣老者,也不可幸免,被三道听风流震伤,一时没忍住还吐了一口恶血。

    此时的夸诚何尝好受?连吐数口血,只能苦苦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手中的长剑早已震成碎片。

    后边还没动手的东瀛忍者见此情况,纷纷连射数道忍镖,直扑向夸诚。

    “吾命休矣!”夸诚认命般闭上眼睛。

    叮叮叮!

    长袖挥舞,忍镖悉数掉落。

    转眼间,江随铭便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久久不见动静,夸诚暗暗称奇,不由睁开眼睛,只见江随铭一脸担忧的望着他。

    江随铭正想扶起他,夸诚心中一暖道“江兄终于赶回来了,这样我就放心了...”话还没说完,他便晕了过去。

    江随铭见状,连忙接住夸诚不让他倒下,心意一动,雄厚的内力便源源不绝地输入夸诚的体内,大大缓解了经脉的流动畅通。

    刚才挡下忍镖之人,不是谁,正是江山流。

    看着自幼便处处关心和包容他的诚叔叔昏迷过去,江山流眼眸里布满了血丝,怒吼一声道“武之魂,都他娘的将这些东瀛人宰了!”

    在屋檐上的武之魂成员听得命令,纷纷亮出兵器,掠下门墙与地上的东瀛忍者缠斗起来。

    白衣老者见情况不对劲,下意识想要逃,可一见到周围的屋檐上都有人戒备着,暗骂大意,怎么就没发现被这么一大群人包围了呢!

    探子回报后,江随铭第一时间出城联系在外的武之魂,再赶回来的时候,武林会已经被这些东瀛忍者占据了。

    本来武之魂的动静也不小,只不过没想到东瀛来者如此松懈,毫无警惕之心,便瞬间占领了武林会的各处屋檐。

    一来是不打算放过任何漏网之鱼,二来还能随时搭救遇险的兄弟,简直一举两得。

    此时的白衣老者,已经被两名武之魂的剑手纠缠住了,想要逃跑已是不可能了。

    白衣老者心中愤怒不已,体内的功力倾泻而出,浑然生厉的掌风将身边的二人一一震伤,顺势抽出腰间的武士刀,残忍地将两人劈开两半。

    随即,白衣老者从衣间摸出一枚信号弹——

    嗖!

    一阵青烟冲天而上,砰地一声,天上浮现出一枚樱花印。

    江山流自然一眼就认出白衣老者的身份,武士道三大高手之一,江户灰原。

    看见朝夕相对的武之魂兄弟被人分尸,早已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一个箭步冲前,挥剑刺去!

    咣!

    刀剑交接,双方皆退了半步,旋即两人身形一转,不约而同地对了一掌。

    咚咚,两人大退。

    江山流自是清楚以普通的招式,是绝不可能击败江户灰原的,心意一动,暗暗催动内力,澎湃的内力顺着剑身涌上剑尖,长剑一下子变得炙热起来!

    再次身形交错时,江户灰原的武士刀应声断开,步伐一缓,右掌生生被砍下了!

    可生性为“忍”的武士道精神,使得江户灰原忍住剧痛毫不作声,可曾经冠绝江湖的“烈剑诀”又岂会轻饶谁?

    “啊~!”江户灰原的精气神一下子崩溃了,一股燥热无比的气流,顺着断掌处窜进浑身经脉,炙热、剧痛已经完全占据了他身体上的每一个神经。

    江户灰原本想以自身的内力压制这股狂躁的气流,不料,他越是调息,便越是增强烈剑气流的侵蚀能力。

    半响。

    “噗!”江户灰原双目暴睁,全身经脉尽碎,吐血身亡。

    然而,此刻的江山流也绝不好受,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遭到“烈剑诀”的第三式肆意反噬,浑身内息动荡不已。

    正值此时,大院内部的东瀛忍者们也被悉数铲除,不过江府以外却起了騒乱。

    原来,看到信号弹以后,青衣男子带着另外两名武士道高手迅速往江城赶来,此时此刻,一群东瀛忍者已经与外围的武之魂厮杀起来了。

    见状,生性倔强的江山流强作精气神,愣是将经脉燥热的内力平复下来,只觉喉咙中有一丝腥甜。

    院内的武之魂收拾好院内的忍者后,也纷纷提起兵器看着他,江山流一挥衣袍,当先率领众人走出大门。

    大门以外,兵荒马乱,喑哑血气。

    江山流第一眼便死死盯住打斗人群中的某人,恨恨道“木川拓,别来无恙啊!”一字一句,字字泣血。

    青衣男子顺着声音一看,先是一愣,随后面露苦涩道“江大哥,您还好么?”

    “哼!老子用不着你假惺惺,”江山流怒视青衣男子“明年今日,便是你的死忌!”

    “江山桑,难不成还在为玉儿的死耿耿于怀吗?”木川拓轻轻叹息“玉儿因在下而香消玉殒,我也深感悲痛啊!”

    江山流似乎听到了天下间最大的笑话,面目狰狞道“你这个畜生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小杂碎!”

    木川拓对江山流的侮辱充耳不闻,自顾自道“当年在下也是逼不得已,江随铭此人人面兽心,竟然暗中下毒毒害家父,我若不派来手下忍者,又如何在龙潭虎穴中救出我的父亲?只是我未曾料到玉儿...”

    “住嘴,无耻小贼!”一声叫骂打断了木川拓的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