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不知过了多久,冯天玉从昏迷中醒来,只觉得全身麻痹不已,浑身的经脉还略微感到疼痛。

    睁眼一看,七张不同却熟悉的脸孔出现在模糊的视线里,待适应以后,看了看周围,那是一间干爽简易的竹楼。

    布满血迹的衣物早已被换了,躺在卧榻上的冯天玉心中一暖,低声道“诸位大哥,非常谢谢你们救了我。”

    “看你这话说的,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陈谷广很是坦率地说道,且不论在青竹楼一番交谈甚欢,便是冯天玉直率豪爽的性格,也是深得他欣赏,大有相见恨晚之意。

    冯天玉并不是拘谨之人,心里认了对方的恩情,十分庆幸交到了性命相托的好兄弟,过了一会才说道“方才之事...”

    “已经解决了。”陈谷广冷哼一声,显然他对那些东瀛忍者也没有好感,甚至还有些厌恶。

    “嘿嘿”林承武不怀好意笑道“昕云兄弟,你方才那一招剑式着实强横。只不过,这一招似乎对你的经脉有着很大的损伤,所受内伤的情况,是我从未见过的形式。”

    冯天玉苦笑道“没错,听风一剑乃先祖自创的剑法,招式十分凌厉,不过对自身经脉伤害也挺严重的。”

    顿了顿,林承武有些犹豫道“你之前是否服用过天山宝莲?我见你心脉沉稳,并无损伤的迹象,也幸亏如此,你的内伤出奇的没有大碍。”

    冯天玉挣扎起来背靠坐着,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先前曾与东瀛忍者短兵相接,后来中了毒镖,被断嵇山下一户人家所救,所用的药物正是天山雪莲。”说罢,他的目光有些温柔。

    “对了,方才有一名叫夸诚的人,自称是你的叔父,这里便是他带我们来的。”陈谷广突然想起了还在竹楼外的某人。

    “诚叔?”冯天玉惊喜道“他如今人在哪里?”说罢挣扎着下榻。

    “正在楼外静候。”林承武冷静答复。

    “哎,昕云兄弟别急,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我让几个小子请他进来便是。”陈谷广连忙劝道。

    “好、好,快让他进来,我有要事问他!”冯天玉一脸紧迫。

    七人同时对望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苦苦笑着。

    冯天玉这才察觉自己的失礼,满是歉意道“是我太焦急了,还望各位大哥见谅。”

    “你小子呀,这脾气像我。”陈谷广爽朗一笑“行了我们先出去,让叔父进来!”

    其余六人似乎对此见怪不怪,可能是对自家老大的脾气了然于胸,对冯天玉毛躁的行为并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只是感觉情景有些似曾相识,洒然一笑。

    七人出去后,夸诚便进来了,见到冯天玉同样一脸迫切,说道“云小子,老头子到底教了些什么你,这才多少年,连二重碎此等招式你都能使出来了?”

    “呃,”冯天玉一愣,不好意思道“也没教什么啊,运气使然,运气使然,嘿嘿。”

    冯天玉对夸诚的印象,并没有因为八年未见而淡忘,反倒是说不出的想念,毕竟自从父亲过身后,叔父待他便如亲生儿子一般。

    “你小子少扯犊子,听风一剑能是靠运气就可以使出来的吗?我都练了三十多年了,这不连第一重斩还得遭受反噬。”夸诚似对自己不满道。

    夸诚拍了拍冯天玉的肩膀:“你倒好,剑耍起来跟玩似的,更重要的是你竟然连第二重碎都给使出来,这是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是真的运气使然,我没有拿借口搪塞叔父。”冯天玉认真道,接便把在断嵇山下发生的事情跟夸诚详细说了。

    夸诚听了啧啧称奇“想不到你小子还有此等奇遇,好好,将来夸氏一脉肯定要在你手中名扬江湖!”

    “嘿嘿,没有的事啦,你跟爷爷不是一直把我当作夸家的中兴之子么。”冯天玉摸了摸脑袋笑道。

    一提到夸老爷子,夸诚的脸就变得阴沉起来,闷声道“少在我面前提那老家伙!”

    “叔父,你这是什么话!当年爷爷也是为你好,强行提升修行的后果有多严重你还不清楚吗?”冯天玉一听也上火了,显然对当年夸诚不辞而别很是生气。

    夸诚自是心中了然,若果当年他心性未稳却强行提升,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甚至丢掉性命。

    不过,只要是为了夸家的荣耀,夸诚拼死争取又何妨?

    当年夸日骥将夸诚的冲动死死摁住,愣是把欧阳世家带来的屈辱吞到肚子里去,十分屈憋。

    冯天玉年纪小尚未懂事,当然不清楚当中的恩怨情仇,夸诚也不想旧事重提,淡淡道“罢了,往事不必再提。”

    “那叔父会跟我一起回英山镇吗,爷爷这些年嘴里一直念叨着你,看得出来爷爷是非常想念你的。”冯天玉见夸诚似乎有些松动,连忙乘胜追击。

    想当初冯天玉之所以出英山镇来到江城,很大原因是夸老爷子“指点”的,说白了他就是被赶了出来。

    “不,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夸诚脸上没有一丝波动。

    冯天玉很是无奈,他们一家子的脾性就是倔,谁都不肯先低头认输。

    但是接下来夸诚的一句话无疑是石破天惊:“那老家伙早就死了,回去英山早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什么!?”冯天玉心中万分惊骇,气息顿时紊乱,接着体内气血翻腾,几番吐血险差昏过去,但很快便有一股凉爽的气流在他的经脉中运转,才把情况稳住。

    “唉,那老家伙对你也算是用心良苦啊,云小子你可别把夸家的脸丢光咯!”夸诚一边嘱咐,一边将自身的内力灌入冯天玉的经脉之中。

    冯天玉似乎对这种近乎疯狂的内功灌顶毫无不适之状,体内的经脉对不断流入的清爽气流,便如鲸吞一般悉数归纳到丹田,并渐渐壮大和巩固,最终趋向平和稳定。

    江湖上似乎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如此灌顶之法,偏偏在冯天玉身上发生了,而且还是接连不断的流入。

    夸诚与梁天文所习得功法,都是一脉相承的,所以在传功的时候并无反噬的情况,两人皆是三十多年内力毫无保留地传给冯天玉。

    这就让初出茅庐的冯天玉,一下子变成拥有六十多年内力深厚之人,简直可以称得上江湖绝无仅有特例。

    至于是福是祸,谁又说得清楚呢?

    体内再次平白增添三十年内力,冯天玉也是始料未及的,稍有分神便被夸诚提醒道“集中精神!”

    冯天玉了解到叔父的用心后,便连忙进行调息,福至心灵,心中立即默念修性的心诀,慢慢巩固涌入的功力。

    见此状况,夸诚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走出了房门。

    “诚叔,您这是怎么了?”陈谷广见夸诚从屋内出来后,脸色无比苍白,脚步全然没了先前的沉稳,似乎有些轻飘。

    夸诚有这状况也很正常,换谁一下子失去三十多年内功,都会体力不支,虚弱无比。

    夸诚勉强笑道“没、没事”说着拍了拍陈谷广的肩膀“感谢你们对昕云的照顾,他小子交到了好朋友!”

    “您的脸色不太好,不如进去休息一下吧,承武你过来为诚叔把把脉”陈谷广显然还是不放心,关切道。

    “呵呵,没事儿!缓一下便好,我去厨房为你们准备些吃的,累了一天也该肚子饿了吧”夸诚笑道。

    “那便有劳诚叔了!”七人同时抱拳道。

    夸诚颔首微笑,便径自走向煮饭屋。

    这座竹楼是早些日子才完工的,也许是早有先见之明,也不至于到了晚年无处安置、不得安生。

    再说了,过些时日,秋月来临,花盈还会回到这里陪伴夸诚,届时一同退隐江湖,便是极好的。

    这一片竹林是刚才战场的另一头,周围有一排长长的栅栏将竹楼团团围住,而竹楼的右边正是煮饭屋,左侧是一片花果园,右侧却是一分小菜园。

    夸诚时常来此处打理园内作物,花盈不时也会回来打扫竹楼内的卫生,故而这一带竹园林间倒是清新无比、生机依然。

    正此时——

    氤氲在房间之中,有一股淡淡墨色的气流,正迅速的环绕在冯天玉的周围,浑身上下皆有韵动旋转的气流。

    冯天玉心如止水,默念修性心法,转念之间,修性之心突破五重,达到八重,临近圆满,即是说,此刻听风一剑三式“斩、碎、灭”,他都能运用自如。

    “哈!”一声沉喝,冯天玉终于调息成功,内力充沛的他,战意盎然!

    冯天玉一跃下榻,开始舒展筋骨,浑身骨骼发出清脆的响声,他揉了揉指骨,忽然觉得有些技痒,暗暗思量这一次究竟进步几许。

    身在其中或许在意,但是冯天玉一声猛喝,显然惊动了外边的西域七怪,几乎同时,七人齐齐来到房门之前——

    吱呀。

    竹门被打开了,铺天盖地的气势让首当其冲的七人气息一窒,咚咚数声,七人摇摇欲坠,很吃力的站在房间之中。

    冯天玉一看,连忙把身上的气势收回,颇为不好意思道“抱歉,诸位哥哥,方才在运功,一时忘了把势收回。”

    呼——

    七人同时松了口气,相互看着彼此,有些惊疑不定。

    见七人不讲话,冯天玉上前数步,疑惑道“陈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事情吗?”

    “啧啧啧,”林承武语气轻佻,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冯天玉“我说你小子练功也未免太不讲清理了吧,怎么就一次一个样呢,跟当初在集市看到你的时候,完全不是一个境界!”

    “嘿嘿”冯天玉摸了摸鼻子,道“运气使然,运气使然”

    陈谷广显然有些不满林承武的轻佻,斥道“小武休要开玩笑,昕云兄弟有大际遇,是值得高兴的事,注意一下你的态度!”

    闻言,林承武讪讪一笑,自认理亏。

    冯天玉见了,连忙解围道“陈大哥言重了,其实我这也称不上什么际遇,只不过在方才,叔父把他的一身功力传给我罢了...”

    “甚么?”林承武再次瞪大眼睛看着冯天玉,不可思议道“原来流传在中原江湖上的灌顶传功真的存在?”

    得到冯天玉的肯定后,林承武有些崩溃道“天呐,怪不得你们中原武林高手林立,难不成全是因为这个缘由?”

    见其余六人深以为然的样子,冯天玉赶紧解释道“这不是承武哥想的这样的,江湖上的一等一高手鲜有灌顶传功的可能,就我所知,只有我们夸家一脉功法奇异,才有灌顶传功的基础。”

    有些话冯天玉没说出来,那就是夸听风创造出来的修性心法,只要有类似的心法,便有可能接受同一脉的功法的内力灌顶。

    “竟是如此!”林承武这才有些平静,对夸式一脉的武功啧啧称奇。

    此时的陈谷广心里同样很激动,一想到即将要开口拜托冯天玉办的事,更加有信心了。

    卡路似乎猜到了陈谷广的心思,便开口说道“昕云,为兄见你功力大涨,着实有些技痒,不如让我们陪你练练手吧。”

    冯天玉显然没有察觉西域七怪脸色有些不对劲,反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高兴道“一如当初在市集?”

    卡路刚想回答,陈谷广接过话来“一如当初在市集!”语气无比坚定。

    林承武倒有些担心,开口劝道“昕云你身上的伤还没好,比试的事情,再过几天你伤好了再说吧。”

    “我没事,身上的伤早已经好了!”冯天玉一听到可以大试身手,拍了拍胸膛,兴奋得不可开交,受伤神马的早抛到九霄云外了。

    这时陈谷广也反应过来,自己是有点操之过急了,按耐住心中的迫切,只好道“昕云你小子怎么老是这么毛躁,太不像样了!”这句话倒是说得脸不红心不燥。

    “呃,咳咳。”冯天玉一呛,险差没倒下,闷闷道“好吧,都听陈大哥的!”

    几乎是同时,除了卡路的三位卡氏兄弟松了口气,同时白了一眼卡路:这货怎么那么不懂事,见过鬼难道还不怕黑吗?

    别说刚才进门渗人的气势压迫,就是不久前看到冯天玉那一招听风一剑,那是暗自心惊的好吧,你居然还想主动跟他比试,是不是皮又痒了?

    尽管非逸山一脸冷酷的抱着刀靠在墙上,心里居然也是感到一丝庆幸,不得不说,跟冯天玉第一次相遇比,现在的他更加令人倍感压抑。

    冯天玉倒没有想到西域七怪心中心思各异,刚想说些什么,便听到门外传来夸诚的喊声:

    “臭小子们,赶紧滚过来吃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