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第一次遭遇战,冯天玉以一人之力力撼西域七怪,仍不落下风,此时此刻他实力更上一层楼,西域七怪又岂能怠慢?故而纷纷亮出各自的武器,几乎皆是如临大敌的姿态。

    冯天玉一看对面的阵容,心下有些好笑,陈谷广一马当先,手持双斧半蹲在地,非逸山和林承武一左一右,随时掠阵,尽管卡氏兄弟排在最后,但是只要一动手,分分钟都可以上前将昕云包围,使出他们的拿手绝技——卡殊阵。

    即便是出自搭把手过过招,在此时此刻也凭空生出一种紧迫感。

    所谓高手过招,无风寂静,此时有声即无声,无声胜对决。

    一时之间,双方散发出骇人的气机,不断激烈的挤压碰撞,稍有一方气机消弱,都有可能受到对方无情地进趋。

    然——

    某位叔父坐在太师椅,摸着一个紫砂壶,优哉悠哉呷了一口茶,似乎无比惬意。

    这群臭小子才消停两天,就迫不及待瞎折腾,不过也正好,竹林一战没认真观察,今天总算可以瞅一瞅自家侄儿的本事儿。

    “噫!”

    终于,随着陈谷广一声喝道,气机消弭于无形,兵戎相见,一触即发!

    铮!

    风恒剑出,冯天玉紧紧抓住对方的气机消散那一瞬的空隙,游踪步立即在平地上疾走,眨眼间冲到对方跟前。

    咣!

    剑斧交接,火星四起。

    陈谷广右手虎口发麻,斧头几欲松脱,然而他立马顺势扬起左斧劈出,好似猛虎出山。

    冯天玉不疾不徐,身形轻轻一斜,左手一记肘击,顶中陈谷广的胸膛,一口气险差没咽下去,一屁墩坐地上了。

    非逸山反应再快,冯天玉已经成功挫了七人的锋芒,并且丝毫不做停顿,一个弯步挑起了常刀的刀锋,愣是将非逸山的反击止住。

    随即,冯天玉左勾拳由下而上,仰冲非逸山的小腹,噗了一声,非逸山连连后退数步,一抹嘴角的血迹:妈呀,这小子下手可一点没留情面啊。

    非逸山哪知道冯天玉憋着坏,报初次见面的一箭之仇呢?

    冯天玉再进两步,反手一握剑,叮叮声起挡下数枚银针,一个转弯来到林承武的背后,一记扫堂腿便将其绊倒,顿时失去再战之力。

    飕飕风声,冯天玉便回到原地,似乎从未出手一般,潇洒地背剑林立风中。

    夸诚登时便从太师椅惊起,冯天玉这一连串进攻,看似无比迅速,实际犹如腾冲之势。

    毫不迟疑地说,冯天玉简直将游踪步的利索干净完美发挥,没有丝毫破绽,行动之快、出招之多更是让人目接不暇。

    冯天玉心中远未有看上去那般平静,修炼武功本是摸着石头过河的事情,特别是没有师傅教导的前提下,他愣是平白添增六十多年内力,这种不是稳打稳扎的功力,就好比沙滩上的碉堡,禁不起甚么风浪的冲击。

    然而冯天玉似乎并未察觉这个道理,只是对自己的身手有些难以置信,说白了他又在战斗场上失神了。

    卡氏四兄弟反应不算慢,不过即将动手之时,对手就已经回到原处,他们可丝毫不敢怠慢,冲上前直接围成内殊阵将冯天玉包围住。

    此时,冯天玉已经恢复清醒,似乎又把竹林一战中的反省忘得一干二净了,嘿嘿一笑,把卡氏兄弟吓得那个毛骨悚然。

    先下手为强!

    卡路位立北方,提剑立柄,脚下直直滑向前方,以动制静!

    卡圣、卡英、卡嘉见状,立马心领神会,从南东西三个方位握剑疾刺,前后相差不过一息之间,内环三刺!

    冯天玉手中的风恒剑灵动如蛇,一眨眼间便回到了前方——

    叮!

    让人始料未及,冯天玉显然没有直接迎上卡路,反而一脚挑上,仰后平移剑刺,将背后的卡圣的内刺反挑回去,随即原地旋转一圈,叮叮二声将东西两个方位的卡英卡嘉同时逼停,恰恰避开直面而来的卡路,将内环三刺化解。

    也就在这一息之间,冯天玉重新直面卡路,一脚将其踹开,陈谷广在背后一把将卡路接住,才没狼狈倒地。

    然而,卡圣、卡英、卡嘉三人并未因内环三刺的失利,放弃进攻的机会,几欲是被挑开剑势之后,又重新横剑向冯天玉抹去!

    冯天玉岂能让他们如愿,一个翻身便点在卡圣的剑上,止住他的冲势,卡圣一惊,猛然发力想甩掉剑上的人。

    不料冯天玉借着此间的力道,再次翻身回到原地。

    卡英卡嘉因为失去目标,一时手足无措,而冯天玉正是趁着此空隙,再次一脚伸向卡嘉,噗地一声,卡嘉便被踢飞出去。

    西北方向失守,卡殊阵一下子被破解!

    冯天玉微微一笑,反手一个肘击,将冲上来的卡英击倒在地,蹬蹬数步,一把挑开卡圣手中的剑,缴了他的械,还把风恒剑横在他的颈脖上。

    “妈呀!”卡圣怪叫一声,便坐倒在地,顿时失去再战之心。

    想必,卡氏兄弟从未想过有如此狼狈的一天吧,只是冯天玉也无意在他们心里留落阴影,爽朗一笑伸出手来:“卡二哥,起来吧。”

    卡圣羞射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让昕云将自己拉起来。

    然而,林承武似乎还不甘就此结束过招,实在太快了,根本还没让冯天玉使出那一招可怕的剑式,故而嗖嗖两声,两根银针从他的手中激射而出。

    冯天玉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种程度的暗器对他而言,实在有些轻而易举,衣袍一挥,竟将两根银针反射回去,险差没钉中林承武的小蛋蛋,八月十五忙往后挪了挪,一脸挫败。

    非逸山作为西域七怪的武力之首,显然也不会轻易认输,一把暗红的常刀紧握得发烫,这一刀几乎倾入他全身内力,且听他道:“昕云,且吃我这一刀!”

    冯天玉欣然应道:“好!”

    举剑迎上。

    轰!

    刀剑交织,内力斑驳的冲击波,将两人所站之处轰出一片洼坑——

    烟尘四起。

    片刻,烟尘消散,只见冯天玉已经回剑入鞘,正肩抗非逸山结实的手臂,看来这一番争锋,高下立判。

    非逸山一刀用尽了所有力气,内心暗暗叫苦,这可能是他出道后第一次如此丢人,虽然生死相搏他还能强上几分,但是循规蹈矩来讲,他竟然没能让冯天玉使出那一招剑式,这一张老脸实在有些放不下,干脆装起晕来了。

    这时,其余六怪也来到交接中心,一看老二非逸山昏迷过去,有些着急,林承武何其精明,使了一个眼色,众人便了然于胸。

    陈谷广一把接过冯天玉肩上的非逸山,笑道:“昕云你小子可以啊,不错,我们几位大哥都不是你的对手。”

    冯天玉不好意思道:“逸山哥没事吧,我下手没个轻重,让他昏迷过去了。”

    林承武接过话,嘿嘿笑道:“没事,二哥皮肉厚的很,特别是脸皮,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嘿!你臭小子,”非逸山一下没忍住,推开陈谷广,骂道:“看老子揍不死你!”一拳送了个熊猫眼给林承武。

    结果林承武急眼了,一番打闹,昏天暗地。

    陈谷广也没管他们瞎折腾,而是满脸诚恳的对冯天玉道:“昕云兄弟,其实我们这次回到中原是有要事相求,不知你可愿随我等到西域走一趟?”

    其实经过刚才的交手,陈谷广清楚知道眼前这位小伙子,很有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人,所以向他发出邀请。

    冯天玉一愣,有些不解,不过很快回答道:“陈大哥见外了不是,就咱这情分,说不上什么请求,有事尽管吩咐我不就是了。”

    陈谷广见昕云如此爽快,有些犹豫道:“只是此事可能会有危险,昕云兄弟不再深思熟虑一下吗?”

    “嘿!”冯天玉锤了一下陈谷广的肩膀,“陈大哥这么说我可要生气了,不过去西域之前,我还有一些事要解决...”

    说着,他的目光有些温柔。

    一番比斗以后,众人在夸诚的招呼下回到竹楼用膳,期间,冯天玉把陈谷广的提议跟夸诚说了。

    闻言夸诚思索了一下便答应了,他心里有些打算还没讲出来,却先被陈谷广给捷足先登了。

    不过,也是时候让昕云走一趟西域,夸诚相信倘若自家侄儿有缘,必定能让他探秘听风一剑的秘闻,说不定还能见上夸听风一面。

    想当年,就是夸诚想远去西域一趟,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是因为夸日骥万般阻挠,另一个是自身功力不够,即便侥幸到达目的地,恐怕也得不到接引。

    一高兴,夸诚把自己陈酿的米酒拿出来,给几个小子壮行。

    一番推杯换盏后,夸诚语重心长地说道“小陈,小辈之中你年纪最长,此去西域也不过是回到你的家乡,把昕云交代给你,叔父我甚是放心。“

    陈谷广哪能听不懂夸诚的意思,连忙给他斟满了酒杯,端起自个的酒杯保证道“请叔父放心,即便我等丢了性命,也必定保昕云安然无恙。”

    冯天玉喝了点酒,脑袋昏酡酡的,嘟囔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陈大哥,方才我可是赢了你们的,别说得我好像不中用一般。”

    听得冯天玉的醉话,众人哭笑不得,夸诚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脑门“你呀你,喝了点酒尽会说瞎话,也不怕嚼了舌头。”

    “就是就是,”林承武不怀好意笑道“话说,刚才是谁说要去翠山村找你心爱的小人儿来找?”

    听闻此言,冯天玉脸色涨红,顿时酒醒三分,急眼道“林承武你这个小毒物说什么呢你,我、我...”

    夸诚听得有趣,也知道是个什么事,便说了“行了昕云,是该跟你去一趟翠山村的,好久没跟梁天文唠嗑了,他家的小闺女我可见过,俊俏得很,这门亲事叔给你说了。”

    “叔父!”冯天玉目瞪口呆。

    林承武一脸得意,心想道“小子,哥还治不了你了?”

    卡氏兄弟们快没笑岔气,一个劲给昕云灌酒,说甚么早日成婚、喜结连理、早生贵子啥的,恨不得马上闹洞房。

    只有非逸山这个万年老鳏夫一脸幽怨:你们这样很容易挨揍的...

    次日。

    断嵇山下。

    翠山村。

    某家院门外。

    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猫着腰绕院子转了好几圈,似不得其门而入,最后弓着腰从门缝往里面看了一会。

    然而,他突然觉得背后吃紧,八月十五一痛,连人带门一同进院去了。

    门居然没拴上!

    天旋地转的脑海里徘徊着这么一句话。

    “文坚哥!”一声娇俏的惊呼让地上的人精神一振,以神鬼莫测的身法弹了起来,衣袍一抖,一脸莫名的潇洒,随后深情望向那靓丽的脸庞。

    可在那名女子眼里满是警惕,望着突然破门而入的七名不速之客,冷清道“你们是谁,何以无故闯入民宅!”

    为首腰负双斧的汉子一愣,失神片刻,随后一笑,侧开身形,紧接着后边六人让开了一条通道——

    “诚叔...”美眸惊喜一闪而过,随即脸蛋一红,修长的睫毛微微抖动,眼波流转间,已低下螓首,轻喃道“夸诚叔父...”

    原来,夸诚出现的那一刻,他也侧开了身体,让出同样一脸涨红的某人,期期艾艾半天,实在忍受不住周围怪异的气氛,不知哪来的勇气冲了上前,一把拉着熏红了脸的梁蓝儿跑出门外——

    西域七怪一下起哄了,欢呼声让脱逃的一对小人儿不由加快了脚步,消失在众人眼中。

    这下崔文坚急眼了,麻痹的冯天玉,居然趁我不留神偷袭蓝儿。

    眼看着就要追出去,且听见一众大汉指骨清脆、揉拳擦掌,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崔文坚。

    啊——啊——啊——

    小小的院子里响起惨无人道的痛吟声。

    夸诚哭笑不得,也不阻止他们一下,毕竟见得西域七怪没下狠手,由着他们闹去吧,摇了摇头,提着两坛女儿红便进屋找梁天文去了。

    一入门,正见梁天文捏着一粒花生米顿了一下,尔后放进嘴里,拍了拍手道“老诚怎么几天不见脚步变得如此轻飘,掐指一算,花盈这几天应该回来了,老大不小的,要注意节制啊,今儿来找我,是抓上两剂药补一补?”

    夸诚眼睛都不带眨一下,开门见山道“呐呐,看到我手上提的两坛女儿红没,八年前我们可是说好了的,今儿便是替我家侄儿上门来提亲的!”

    砰!

    梁天文拍案而起,气急败坏的指着夸诚骂道“夸诚你这个卑鄙小人,当年被老爷子赶出英山镇跑来我这哭诉,妈的竟然把老子灌醉,还哄我把蓝儿许给你家臭小子,无耻,无耻之尤啊!”

    “嘿嘿。”夸诚对梁天文的指控视若无睹,拉出凳子就往上坐,酒坛往桌上一放,从木盏上拿了两个茶杯,一拍坛口扯开红绸,给杯子斟满,也不招呼一下梁天文,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