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作者:鱼语雨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最强医圣掌清继承两万亿还看今朝巅峰奇才海贼之神级火影系统轮回乐园极品鉴宝

笔下文学 www.52bixia.com ,最快更新侠义清天最新章节!

    会客厅内有短暂的安静。

    门外的光线映在那名白衣少年的背后,地上的黑影仅凭少女的执意拉手,勉强相靠在一起。

    座上的众人的目光轻轻扫过那娇憨的笑脸,便停留隐藏在明亮光照之下那颇为青涩的脸庞上。

    此人夸听风,年仅十六,却有让江湖上许多武林人士都不可小觑的实力,一套凌厉霸道剑法更是傲视群雄,所向披靡,无人能及。

    如今中原江湖上鲜有不知这位年轻剑客的,尤其是参与江城竹林一战,三大门派四大分支的青年才俊们。

    据西域七怪快马加急的信件中所言,冯天玉拥有雄浑的内力,曾经得到两位武林高手的灌顶传功。

    西域七怪曾与之切磋,竟连冯天玉的衣角都碰不到,就轻易落败,西域七怪对其尤为推崇,更断言其必定能为他们解决布尔挞拉的困境。

    闻名不如见面,今日一见,不得不说,四位家主对这名年轻人有些不看好,毕竟这稚幼的脸容实在难以令人信服。

    而且,这小混蛋还不给老子撒开俺宝贝女儿的小手!

    “你说你是冯天玉就冯天玉吗,你有证据证明你就是来自中原的冯天玉吗,这布尔挞拉谁不认识我陈家长子谷广,你别不是来这坑蒙拐骗的吧?”

    陈宾令面无表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不爽的气息:

    “来人,先把这小子给我擒住绑好了,交由刑罚厅好好审问一番!”

    话音刚落,数名黑衣人出现在会客厅周围,且见他们脚步沉稳,现身身法飘逸,显然功力不凡。

    卡斯密一脸疑惑,嘴上却快速道“老陈你疯了,没看见君儿还被那小子抓着手吗!”

    闻言,仁手宽和林贾哦了一声,表情忍俊不禁,无奈地摊摊手,这老陈可真是...

    冯天玉何其聪敏,方才讶于事情巧合感叹人生处处是缘分,一个不小心就被旁边那位姑娘握住了手。

    现在情况不妙,又见几位家主表情诡异,连忙收回自己的手,从怀里掏出当初在茶楼陈谷广给他的七怪令。

    “这是谷广大哥留给我的七怪令,天玉初登府上不懂规矩,各位伯父还请见谅。”

    陈宾令见冯天玉可算撒开他那双爪子,冷哼一声,摆了摆手,那些黑衣护卫便又消失在厅上。

    “呵呵,天玉小哥别紧张,老陈只是开玩笑,既然你是承武他们的朋友,那就把这当自家行了,不用拘谨。”林贾见场面一度很尴尬,连忙打圆场。

    卡斯密不满地瞪了一眼陈宾令,方才笑道“对对对,当自家人就好,老陈不欢迎你,你往卡叔家里住。”

    仁手宽也对冯天玉慈祥一笑道“欢迎你来布尔挞拉作客,待林家小子醒了,叫他带你来府上小住几天。”

    “才几天?”林贾不屑道“天玉,你尽管来我家住,住多久都行,保证有好酒好菜招待。”

    这时陈佩君总算清楚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一脸窘迫,羞得满脸通红,嘟着嘴娇嗔道“贾叔和宽叔又要吵架了,君儿要回房了,不管你们啦。”

    怯怯得望了一眼身边的冯天玉,陈佩君娇羞的逃了出去。

    冯天玉并未多想,只留意到仁手宽话中疑似小毒物昏迷的事情,便看向仁手宽询问道“这位伯父,请问刚才您说林二哥怎么了?”

    仁手宽一愣,也有些疑惑了,不过还是解释道“林小子他们在茶楼遇袭,如今在昏迷当中...”

    “什么!”一股狂暴的听风流从冯天玉身上散发出来,迫切道“蓝儿呢?蓝儿没事吧?”

    陈宾令一挑眉头,虽然迎面吹来的听风流刮得面上发疼,但是质问道“什么,什么蓝儿?”

    “梁蓝儿,我离开之前,她应该跟陈大佬在一起的,如今她人在何处?”

    林贾等人也震惊冯天玉气势如此凌厉,不过见他红着双眼,隐隐在失控的边缘,连忙劝道“天玉你先别急...”

    砰——

    就在此时,跌跌撞撞的陈谷广突然出现在会客厅的门坎,声音颤抖道“昕..快..快城北青狱..救蓝...噗~”

    陈谷广话还没说完,突然一口热血喷涌而出,直直昏倒在地。

    “谷广!”众人一阵惊呼,仁手宽见状连忙赶到其身旁照料。

    “蓝儿..蓝儿..城北...青狱帮!又是他们!”冯天玉恍惚自语道,突然震怒。

    刚想冲出门外,林贾连忙拦住他,迅速道“天玉侄儿你先别急,你人生地不熟的,让伯父给你带路!”

    见此状况,陈宾令也顾不上陈谷广,当机立断道“暗卫速速集合,随我等一同赶赴城北青狱帮所在!”

    一声令下,倾巢出动!

    此刻,布尔挞拉城变化难测,风云涌动。

    城北一处大宅。

    不得不说,张龙等人还是有点本事的,虽说他们令黑魁徒给布尔挞拉城的四大家族下马威,但是在短短数月内在城北稳住阵脚,并拥有一座大宅,也算是一种其他马贼所不具备的本领。

    可那毕竟是凡人之间的小伎俩,想要掺和楼兰后裔与狱王何臣麟之间的事,还是太自不量力了。

    黑白无常安广迦和贝比息,从狱王何臣麟被夸听风封印在拉布草原深处后,便一直守在封印附近,确保封印免遭族人觊觎,以及防止狱王冲破封印。

    只可惜六十年前夸听风从中原归来后,便与世长辞了。

    在此之前,为了寻找合适的后人,夸听风曾往返中原西域多次,可都徒劳无功。

    终于在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后,夸听风将会聚楼送出的灵玉交给夸日骥,并嘱咐日后若有他的记名弟子前来索要,一定要转交给那个弟子。

    除非,夸家的后人能够将听风一剑融会贯通,否则,这块灵玉一定要送出去,并交给那名未知的记名弟子。

    夸日骥何等骄傲的一个人,无论是对自己的儿子还是孙子,他都抱有极大的希望。

    只可惜,原本有希望继承夸听风意志的夸义英年早逝,二儿子夸诚又不成器,唯有将全部期待放到冯天玉身上。

    所幸的是冯天玉并没有让夸日骥失望,否则他也不会将夸听风的佩剑风恒剑交给自己的孙子。

    要知道,这把风恒剑可是连夸义都未曾见过,这也是夸诚在第一次见到冯天玉没有认出自家侄儿的原因。

    至于夸日骥的执念,玄红月了解得很,所谓的中兴夸氏剑宗,无非是为了从他手中拿回属于夸家的灵玉罢了。

    可玄红月知道,想要收回那块灵玉,除非夸家真的出了一名中兴之子,否则他怎么对得起当年夸听风那一剑指的传功之恩!

    夸听风何许人也?

    在中原上,他之所以被人称为剑神、剑圣。

    那是因为夸听风剑法无双,以无数次惊艳的剑招,战胜一个个江湖成名已久的大剑豪,成为一代剑术宗师。

    听风一剑?

    那是夸听风在中原成名以后,浪迹西域,集百家所长,排万家之短,苦苦钻研出来的剑法。

    也正是夸听风自创出如此违逆常理的剑法,他才机会得到了来自会聚楼送出的灵玉。

    而这块灵玉,更是让夸听风在听风一剑的基础之上,窥破天机,触摸天道之规则,领悟了一丝凡人根本不可能洞悉到的灵魂之道!

    因为窥视到这一丝灵魂之道的真谛,夸听风从精气神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比如,他能看见游走在人间的孤魂野鬼。

    在机缘巧合之下,夸听风从一名黑魁徒的手下,救了安广迦和贝比息,也是从那时起,他才真正了解到,领悟了这一丝灵魂之道意味着什么。

    夸听风从安广迦和贝比息口中得知了,关于有万千冤魂加身的狱王何臣麟的事情。

    尤其在得知何臣麟利用楼兰后裔对安西都护府发动战争后,夸听风决定要用这一丝灵魂之道阻止他的阴谋!

    安广迦和贝比息为了感激夸听风的义举,自愿奉他为主,让夸听风好一阵无奈,不过他也没刻意去纠正,反而开始教他们武功和剑法。

    不出意料,虽然安广迦和贝比息对习性经融会贯通,但是对于听风一剑,他们也无法习得一二。

    后来,随着夸听风对灵魂之道的不断求知,逐渐摸索出有关阴阳平衡的功法,便将这套功法教给安广迦和贝比息,只是当时谁也不知道他们日后成为了黑白无常。

    当然,这里的黑白无常,跟人间所讲的厉鬼勾魂无常索命有很大的区别,至于为什么会叫这个名称,估计是为了满足贝比息内心的恶趣味罢了。

    说到这,有人可能会奇怪,能够领悟一丝灵魂之道,和探索出阴阳平衡功法的夸听风,他的寿命怎么会比黑白无常还要短暂?

    那自然是为了维持拉布草原恶灵封印的缘故,

    当时楼兰后裔的那些游牧人,几乎全部成为狱王何臣麟的信徒,甚至丝绸之路上的不少城镇,也有居民信仰狱王。

    势单力薄的夸听风和黑白无常,又如何揭穿何臣麟的真实面目,又如何平息战意日渐高涨的狱王信徒?

    正所谓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夸听风选取了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方法,那便是先将何臣麟消灭了再说!

    想要接近何臣麟,首先得先解决他身边的那些黑魁徒,当时的黑白无常可没现在的本事,一剑消除一个黑魁徒。

    但夸听风的听风一剑,可是能窥破天机、洞察灵魂之道的绝世剑法,对待只有一魂二魄的黑魁徒自然是手到擒来。

    在湮灭了十几个黑魁徒之后,夸听风终于和何臣麟交上手了。

    这一战不能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但是天昏地暗虚空破碎,两人的交锋确实做到了如此恐怖的战况!

    这二人具体的交战情况,就连一直从旁观看的黑白无常都无法得知。

    一开始黑白无常还能见到两人交手的身影,越到后边,他们已经被退到了十里以外的地方了。

    最后的结果,就像大家所了解的一样,何臣麟被封印在拉布草原的深处。

    夸听风经此一战,因受伤过重,再也无法继续探究灵魂之道,这让黑白无常很是愧疚和痛苦。

    原本一场浩浩荡荡的楼兰复辟之战,也因为狱王何臣麟被封印而胎死腹中。

    那些楼兰后裔,也正式成为了拉布草原上的游牧人,并且分裂为三个不同派系的民族。

    剩余的狱王信徒,以及其子孙后代,成为了日后拉布草原传说的传播者。

    至于那些没有被完全清除的黑魁徒,则是逃窜到丝绸之路上周边的国家,不知所踪。

    不时还出现在安西都护府的一些城镇作恶作乱,黑白无常就是在后来解决黑魁徒引起的騒动,逐渐为人所知...

    原本张龙只是一个小团伙的头目,后来跟臭味相投的文小虎和马如结拜为兄弟,便一并上马为贼,流窜在丝绸之路上。

    这些年来没少强行跟过往的商队做“买卖”,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商队开始重金聘请保镖护商,他们的日子便越来越难过了。

    某天小胡子马如便出主意说,不如到拉布草原劫那些游牧人吧?

    张龙本来就是狱王信徒的后裔,小时候没少听自家长辈跟他讲有关拉布草原的传说,所以对那也是相当忌讳。

    可转念一想,为了养活手下一众弟兄,去你的恶灵传说,干了!

    没曾想这一笔买卖没干成,却招了个了不得的麻烦回来,那可不就是正主狱王何臣麟吗!

    不过好在,虽然请了尊邪神当家作主,但是他们真的在布尔挞拉城站稳脚,扛起了旗啊!

    可关键好日子没过上几天,一下子被黑白无常打回了原形,关键他们还真的想到这两位爷是谁了。

    活了近两百年的老妖怪,他们能不清楚吗,否则那些个黑魁徒能一个个悄无声息地被消除掉吗?

    好在黑白无常没打算跟他们计较,这笔买卖不成,咱还能继续回去当马贼不是,虽然有点对不起那位邪神大人,但是你们神仙打架,我们这些小鬼可经不起折腾。

    故而,听到安广迦说放他们一马,张龙赶紧道“原来是二位大人,小的也是鬼迷心窍,一时听了蛊惑,绝不是有意...”

    “行了,赶紧滚出布尔挞拉,没空听你们叽歪!”贝比息冷冷斥道。

    “是,好的二位大人,小的这就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